發表於 BDSM 實踐繩縛紀錄

繩縛手記 – 最後的貓樓上

好久沒談繩縛了,是說這系列的主題明明是《繩縛手記》,但都快變成我和女友專門放閃的空間了。不過我原本的便是所有計劃本來就是 BDSM 相關的主題都算,而她這麼變態,所以應該不算偏題⋯⋯吧?

但不可否認,「繩縛」絕對是我在這系列文章中非常重要的成分,因為這是啟發我進入 BDSM 圈的根本原因。

因為繩縛,讓原本孤僻的我多了很多與不同人交流的機會,也因此交了許多朋友。

男的、女的、男跨女、女跨男,加上男同、女同、雙性,再結合 Top 、Bottom 等不同屬性組合起來,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各路形形色色不同的朋友。

雖然過去我一直都明白世界上什麼人都有,但我其實並沒有真正理解這件事。

也許是一直身處在同溫層的關係吧?

多數時候,周遭的人不一定和自己有這麼大的差異,想法也沒有這麼不同,雖然大家都知道人與人不一樣,卻沒想到其實人可以這麼不一樣!

直到我開始參與 BDSM 圈的活動,我才真的密集見到許多「真正不同的人」。

是我過去完全無法想像——思考方式、行為邏輯完全不能理解的不同。

這裡每個人都不一樣,甚至也不一定能用我上述的方式定義他們,

也因為在這個名為 BDSM 的另一個同溫層中,許多人以自己的不一樣為榮。

所以很多隱藏在各種身份下的人,才願意敞開心胸,透露出一點自己的不同。

說不定生活周遭也有很多這樣的人,只是因為各種因素,才隱瞞自己的本性。這麼說的話其實我也算是其中一員,至少我沒事也不會對周遭的人透露自己——的變態。

不會對身邊一群香草同事們在講各種黃色的幹話時,冷笑說:「龜甲縛?我也會啊,要不要來試試?」

但可能也因為我有這麼一丁點小小的變態,我才有榮幸能接觸圈內的——諸位變態們!

真是可喜可賀。

因為即使想法再不同,但我所接觸的大多數「變態們」真的都是很棒的人。

所以變態又如何?

我就特別喜歡我女友的變態!耐我何?

總之,原本繩縛佔據了我大半的空餘時間,如果沒事的話就會去練繩。

至於去哪裡練習呢?

自然就是今天要談的貓樓上了。

這是一個小小的空間,幾乎每個週日晚上都會有固定的時間,有大略固定的一群人在那裡玩樂或練繩。

而這裡是我真正初學繩縛的地方,是我最常練繩縛的地方,是我交到圈內最多朋友的地方,是我第一次讓我在圈內產生歸屬的地方,還是我和女友第一次正式綁綁的地方。

而那次和女友綁綁的照片,也成了我的代表頭像,現在回頭才驚覺原來我和她在這麼早的時候便產生連結了。

人與人的相遇就是這麼奇妙,那時誰想得到她會成為我的女友呢?

而這一切都發生在小小的貓樓上,雖然場地本身沒有意義,是人賦予了意義。

而這裡成了我諸多意義的地方。

只可惜因為疫情,因為各種原因,包含交到一位漂亮寶貝可愛萬歲色色棒棒的女友 ,所以我已經漸漸不太去了。

這期間貓樓上似乎也經歷過多次轉變,不過我也已經不清楚了。

不過去年的某一天,我聽聞貓樓上現有的場地因為各種原因不能再用,必須改到別的地方辦了,而且也不確定改到別的地方辦後續會如何?

既然如此,那最後一次在原場地辦的貓樓上自然是鐵定要去看看的。

這次的活動不對外公開,也不是平常的繩聚會,而是由幾場表演組成,而且幾位已經離開台灣的主辦也透過視訊連線參與。

表演非常棒,有在大陸遠端連線的表演,有主辦人搞笑的表演,還有和我同時學繩,但我現在已經看不到車尾燈的同學的表演,最後還有一場小小的頒獎典禮。

而小弟我,也收到了一項奇怪的獎。

忍不住感嘆貓樓上真的是一個非常棒的場地,氣氛良好,場地有人看,環境也不錯。主辦非常的認真,我對此有非常多感謝。

曾經叫囂自己會常駐於此,不會這麼簡單就告別,但有時話真的不能說得太滿。人生總是會有許多意料之外的變化,畢竟當初誰也不會想到會出現新冠疫情,同時我也不曾想到真有怪怪的妹子會喜歡上有這麼一點怪怪的我。

而我也才知道我真正更想要的是什麼。

有了女友,我才發現我變得不太想綁女友以外的人了。

原來對我來說,繩縛並不只是技藝而已。

但偏偏女友因為學業一直沒空陪我去活動,所以我也因為沒人可綁變得不怎麼去繩會,其中自然也包括貓樓上。

或許對我而言,繩縛和女友,我似乎更傾向選擇女友。

即使其實她也希望我選擇繩縛,但至少對現在的我來說,繩縛已經不再是我主要追求的目標了。

我的興趣很多,追求也很多,想自己學彈琴,想學鉤針,想寫色情小說。對我來說,做任何東西都要有一個明確的目標。

我曾花了約五年的時間完成一部色情小說,不是為了成為厲害的色情小說家,而是想寫出一部可以自己在晚上「使用」的小說,為此我願意花費五年的時間。

而我下一個夢想是出書,出 BDSM 相關的書。不需要大賣,也沒打算成為暢銷作家,就是想解人生成就。而為了這個目標,我開始寫這一系列的文章練習。

另一個夢想是學鉤針,想用鉤針鉤出各種可愛的 R18 糟糕物,一邊褻瀆一邊取悅女友,聽起來感覺就很爽!目標是能鉤出一個她覺得很可愛,但又很糟糕的東西。

但是繩縛,我目前缺乏一個明確的目標,讓我少了許多動力,因為我沒想要成為厲害的繩師,對我來說它不過是我和女友情趣的一部分,而她最喜歡的反而是 Spanking 。若真有追求,我反而應該要去學習 SP 的技巧才是?

所以雖然這次是貓樓上這個場地的最後一次,但說不定真有可能是我個人參加貓樓上的最後一次了。

雖然頗為感傷,但新的場地交通不太方便,而我已經沒有這麼大的動力特地去那裡了。

⋯⋯

⋯⋯

不過話同樣也不能說得太滿,畢竟未來一切都說不準,我也沒打算放棄繩縛,誰知道未來會如何呢?

搞不好以後貓樓上的地點就改在我家旁邊,那我不去好像也太不好意思了吧?

同時一切都可能有意外,而女友就是我的意外,她的存在就是來打破我的計劃的,說不定哪天她心血來潮,天天陪我去繩會也未可知?

說起來,我是一個喜歡做計劃的人,做什麼事都會做計劃,每天的每個行程都會先安排好,就連娛樂這件事也會安排在計劃內。

好比說我會訂好——「晚上十一點到十二點是娛樂時間,必須放下手邊的事情好好耍廢」、「週末其中一天不可以用功,必須廢一天」等等。

但就是有這麼一個神秘的存在,邪惡的混亂之源,可以隨意打破我完美的安排。

「我明天會回家!」

沒問題!那我明天就來開發新專案,爭取完成一項指標。

隔天。

「我不回家了!」

沒問題!那我把今天的計劃往後挪,改到明天執行,今天買瓶啤酒,陪女友看片片。

「我今晚還是回家好了!」

還是沒問題!那我晚上自己喝酒,一邊開發專案好像也很爽?

「抱抱很舒服,我不想回家了。」

仍然沒問題!那我就⋯⋯⋯幹!沒這樣玩人的吧!?

所以說,說不定哪天女友一聲令下,我就又會乖乖定期出現在各大活動場所,一邊笑呵呵的欺負女友了。

誰說不可能呢?

贊助商連結

作者:

BDSMer|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 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