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遊記

繩縛手記 – 裸奔露營

某天女友突然吵著要參加一個 BDSM 圈內的露營活動,既然領導有旨,自然要滿懷感恩,恭敬的接受。

這是一場私約的活動,大約有十多人參加。

雖然圈內不同類型的活動我已去過不少,但我個人卻從沒參加過露營。準確來說,是我從來沒露營過,一次都沒有,無論圈內圈外。

童年因為沒啥錢,所以沒參加過多少出遊類的行程,因此成年後,我特別喜歡去這類童年想去但是沒機會參加的活動,像是遊樂園玩、動物園參觀之類的,有點像是自己對自己的補償吧?

對於傳說中的露營,我自然是十分期待。

繼續閱讀 “繩縛手記 – 裸奔露營”
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手記 – 打打日常

宅男的夢想,就是交到一個漂亮的女友。

女友,簡單兩字,承載著許多人的夢想。

總覺得只要擁有了,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可以有各式滿滿的好處。

對男生來說,最重要、或通常也是相當重要的好處就是可以滿足色色的需求。

這方面我可以很自豪,甚至可以很得意說——我的女友非常能滿足我!

繼續閱讀 “繩縛手記 – 打打日常”
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筆記-我不怪,所以我有話要說

我一直認為我屬於正常人中稍微比較怪的人,或是勉強算是怪人⋯⋯中比較不怪的那一個,距離——真.怪人,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走進圈內,舉目所見皆是怪人,有人是怪中之怪,有人是怪上加怪,還有人是怪中巨怪,史詩級的怪中霸者。反正各種怪人都有,搞得我正常的像是個怪人⋯⋯

繼續閱讀 “繩縛筆記-我不怪,所以我有話要說”
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九)蛻變

上一章

「賤貨,去挖洞吧。」學姊指著靠近懸崖邊緣的一處位置道。

「好的。」

接著學姊回頭向我解釋道:「這裡是我們長時間調教的地方,所以都會固定挖一個洞,可以方便上廁所和倒餿水,離開的時候再用土蓋上。」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怎麼調教小苗的嗎?」學姊指著小苗一點一點挖出的洞。

繼續閱讀 “戀奴虐 – (二十九)蛻變”
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七)同居

上一章

既然學姊來到我家,那麼小苗自然就沒有資格待在房間了。

平常沒事的時候,我就要求她待在廁所,膝蓋伸直,屁股高舉,將臉伸進臉盆內泡著,嘴巴可以換氣,但鼻子一定要在水裡。有事的時候,就會用橡皮筋對著小苗光溜溜的屁股或奶子射擊叫她過來。

繼續閱讀 “戀奴虐 – (二十七)同居”
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六)反思

上一章

待在房間,我開始反思自己的做法,我明白自己方才做過了頭,已經超出原來的界限了。

從最初的憤怒、假裝、愉悅……到現在好像完全超出自己的控制了……

我不確定這樣做是對是錯,我只能以我自己的方式處理,我自認已經做到了學姊的要求,但接下來呢?我要一直這樣對待小苗多久,學姊才能滿意呢?

雖然是為了滿足學姊而放任自己的慾望,但慾望這頭野獸,一旦放出來了,自己真的還能再放回去嗎?

繼續閱讀 “戀奴虐 – (二十六)反思”
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五)垃圾

上一章

小苗找到我的時候,我正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準備看好戲。

我剛剛將鋼筆交給一位在附近玩耍的小男孩,想必他能給我帶來很多樂趣。

只見小男孩一見到小苗便立刻衝過去拉住小苗的裙子大聲說道:「剛剛大哥哥說姊姊可以讓我當馬騎!」

繼續閱讀 “戀奴虐 – (二十五)垃圾”
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二)歸途

上一章

「咦?」小苗驚訝的抬起頭。

「現在,這裡,在我面前脫掉妳的那件破裙子。」

小苗吃驚的看著我,眼神似乎在懇求我收回命令,但我不為所動,只是冷冷的看著她,並示意她快一點。

她的眼睛慢慢變得通紅,終於回道:「是的,主人。」

繼續閱讀 “戀奴虐 – (二十二)歸途”
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一)傻瓜

上一章

五分鐘後,小苗咬著一個水桶回來,學姊起身來到教室後面拾起一塊骯髒的擦地布隨手往窗外一扔,慢悠悠地道:「現在罰妳帶著水桶去樓下用剛才的布把自己的腳擦乾淨再回來。」

「⋯⋯是的,主人。」

「在哪裡撿,就在哪裡擦,明白嗎?」

繼續閱讀 “戀奴虐 – (二十一)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