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八)真意

上一章

聽到能回家,小苗忍不住想快點回去。

我瞪了她一眼,她只好放慢腳步,乖乖跟在我後面,不敢超過我的步伐。

我刻意慢走,享受小苗的焦躁。

來到巷口,我回過頭看,全身赤裸的小苗正瑟瑟發抖,徬徨的目光正不停的穿梭在我和前方人來人往的大馬路。她恐懼的神情毫不掩飾,也許前陣子的遭遇徹底改變了她對我的印象,開始恐懼我這個主人了。

我緊繃已久的臉色微微放鬆,將自己身上的包包扔給她,然後手指向她身前的包包不語。

小苗接住包包,然後看著指向她的食指,表情困惑,正當我打算進一步解釋時,她緊張地左右瞧了一下,忽然神色嬌羞的湊過來,捧起自己高挺的乳房,讓自己的右乳頭對著我指向她的手指點了一下。

我一時沒意會過來,愣了一下,才意會小苗以為我在指她的胸部,但⋯⋯但要怎樣的誤會才能領會成這個意思啊?

錯愕過後,我忍不住大笑出來,陰沉再也裝不下去。我笑著打開小苗手上的包包,將包包裡頭的碰巧帶來的薄外套親手為她披上,接著緊抱著她道:「放心,我很久以前就說過我一定會好好對妳的,我到現在都還沒有忘記,既然現在妳是聽我的,就不用擔心學姊怎麼說了。」

「⋯⋯」誰知小苗的反應竟不如預期,只有沉默。

她想了一下,回道:「小奴一直都明白您只是做給姊姊看的⋯⋯主人願意好好對小奴,小奴很開心⋯⋯真的很開心⋯⋯可是這樣姊姊應該不會高興的⋯⋯所以希望主人還是和之前一樣就好⋯⋯」

我面容一冷,打斷她:「我是主人還是妳是主人?需要妳來命令我怎麼做?」

「⋯⋯可是小奴⋯⋯小奴是奴隸。」

「奴隸存在的目的是什麼?」

「目⋯⋯目的?小奴覺得應該是奴隸要服從主人的命令,滿足主人的慾望吧?」

「不對,並非只懂得服從主人命令的就是好奴隸,能讓主人開心的才是。」我打斷了小苗的話道。

「說到底『調教』只是為了讓奴隸學習如何取悅自己罷了,所以關鍵還是主人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的寵物才對。」

「不可否認,如果主人就是喜歡讓奴隸痛苦哭泣,那麼自然就該狠狠的折磨她⋯⋯但反過來說,如果主人更喜歡讓奴隸開開心心,那奴隸就必須開開心心給主人看才對!」

「小苗,我希望妳能開開心心--這是我的命令,讓主人我能好好寵愛妳,讓我好好補償先前對妳……的總總,好嗎?」

小苗想了一想,終於露出笑容,可愛地對我說:「好的!親愛地主人。」

雨過天晴,先前我們之間壓抑的氣氛一掃而空。我首先為她買了幾件衣服,下午又去看了一場電影,一直玩到天黑才回家。

晚上因為學姊不在,所以我讓小苗上了床,和我一起睡覺。

感覺又回到當初我和小苗快樂的相處時光⋯⋯我想,雖然小苗還是得繼續當奴隸,但卻可以是快樂的奴隸!如果當奴隸只有苦痛和恐懼,這樣也太悲傷了⋯⋯只要我在,我絕對不容許讓這樣的事發生!

***

隔天我們和學姊一起去學姊的秘密地點玩,由小苗負責開車載我們去,學姊對忽然有了衣服的小苗沒有什麼表示,看來已經默認了我現在才是主人的事實,並沒有對小苗的打扮有什麼意見。

山路走到一半,我們忽然轉向,路面開始凹凸不平起來,又過了一段,連車都走不了了,只好下車用走路。

終於,我們來到一個懸崖,一眼望去,整片山盡在眼前,風景十分壯麗,我看得目瞪口呆,沒想到距離家園這麼近的地方,竟然有這種景色。

「這是什麼地方?妳怎麼發現的?」

「自然是我千辛萬苦找的。」學姊淡淡地道:「如果她惹我特別不爽的時候,我就會帶她來這裡調教。」

「這裡怎麼調教?」

「先別提她了,現在可是我們的時間,先來把野餐墊鋪好再說。」學姊突然抱了過來。

「也是。」

實際和學姊相處後,才發現看似理性的學姊其實比想像中的還要黏人,非常喜歡和我抱抱,時常就這樣掛在我身上不放手,就像是無尾熊一樣。我非常喜歡學姊這樣可愛的一面。

抱了一會兒,我們才一起合力,把東西鋪好,我們一起度過了快樂的野餐,然後看著陽光漸漸落下。

「說起來,我們還沒有真的建立關係對吧?」學姊看著遠方,突然問道。

「呃⋯⋯好像是耶?」

「我已經認同你了,但你願意接受這樣的我嗎?」學姊看著我,表情認真,一字一句仔細的問道。

「我⋯⋯」正要回答前,我禁不住開始回憶從前,想到自己從認識學姊,到數年間相處,到終於發現自己喜歡她,然後暗戀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鼓起勇氣告白。接著忽然就發生了一大堆事情,先是被學姊打槍,然後小苗的到來,發現學姊才是始作俑者,然後又花了不少時間才得到學姊的認同⋯⋯

費了這麼多心力,花了這麼多時間,一直以來追尋的戀情終於有了結果,我忍不住露出微笑,點點頭道:「當然沒問題。」

「好棒!我好愛妳!」學姊撲了過來,向我索吻。而我也回應了學姊,我們斯磨了一會兒,除去了各自的外衣,我這才發現學姊裡頭竟然穿著性感露胸的女王裝。

「咦?」

這時學姊突然將我撲倒,然後拿出不知道哪弄來的手銬將我的手腳銬住。我一時反應不過來,所以沒有大力掙扎,等我意會過來後,已經動彈不得了。

「呃⋯⋯妳想做什麼?」

「放心,才不會對你幹嘛,你是我的甜心,又不是我的奴隸⋯⋯但有件事我必須先說明清楚,我很會吃醋,我不能容忍有人能和我爭寵。」

「爭寵?⋯⋯妳是說小苗嗎?」

「沒錯。」

「咦咦咦咦!?可⋯⋯可是妳不是說不介意和我共享奴隸嗎?」

「我是說我不介意和男友共享一個女奴,但我可沒說我能容忍和另一個女奴共享同一個主人啊。」

「等等!?共享主人?」我愕然道。

「話說你就不好奇,為什麼我非要你成為主人不可嗎?」

「這個……」

「畢竟男友能接受我的嗜好和男友養成同樣的嗜好是兩嘛子事,對吧?」

「呃⋯⋯」

對啊?如果真的是為了要讓個性相合,其實學姊應該把我訓練成 M 奴才對吧?這樣個性更合,不然其實我只要肯認同她的嗜好即可,沒有非要一定也成為主人才是?

「⋯⋯所以是為什麼?」

「因為我不只想要你做我的男友——」學姊眼盯著我,一字一句的道:「我還想要你要成為我的主人。」

「妳的主人!?可是妳不是 S 嗎?」我愕然道。

「我其實是 SW,而且更偏 M,我雖然對女人有施虐慾,但男人卻更有強烈的受虐慾,你看我對小苗有多殘酷,那你就能想像我其實更希望有男人能更殘酷的對待我--而我希望那個人就是你,你願意成為我的主人嗎?」

我愕然的看著學姊,看見她認真的眼神。

「真⋯⋯真的可以嗎?我是說⋯⋯妳想當我的性奴隸?」

「是的,如果可以選,比起當你的女友,我更想當你專用的性奴隸,我是認真的。」

「什麼話都聽?像小苗的那種?」

「沒錯,什麼話都聽,你可以用對待小苗甚至更過份的方式對我都行,我絕對不會忤逆你的命令,即使要我去裸奔,讓我去被人輪姦,甚至要求我去公開賣淫都行。」

「為⋯⋯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

「因為這正是我渴望已久的夢想,我內心最強烈的慾望。」

「那麼⋯⋯即使我命令妳⋯⋯和小苗和睦相處,一起當我的性奴都成?」

學姊微微一笑,忽然將我的內褲塞進我的嘴巴裡。

「嗚!?」

「當然可以,我滿是小聰明的男人,只可惜我現在還不是你的奴隸,如果成為你的奴隸,我自然什麼都聽你的。」

學姊用手貼著我的嘴巴道:「先別急,等等人家就是你的了,但在此之前得先把你的嘴摀著才行,不能讓你破壞我最後的表演。」

接著她轉頭對著小苗道:「小苗,從現在開始,妳必須全程背對著我們,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不能看向他。」

「……好的,姊姊。」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