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七)同居

上一章

既然學姊來到我家,那麼小苗自然就沒有資格待在房間了。

平常沒事的時候,我就要求她待在廁所,膝蓋伸直,屁股高舉,將臉伸進臉盆內泡著,嘴巴可以換氣,但鼻子一定要在水裡。有事的時候,就會用橡皮筋對著小苗光溜溜的屁股或奶子射擊叫她過來。

即使這些折磨非常消耗體力,但我有時仍會在凌晨時把她叫醒,不准她睡覺,並命令她一絲不掛的去陽台以臉貼地面,屁股對外的姿勢,對著空氣不停重覆寫「我是賤貨」四個字,直到清晨五點左右的清潔工快要來時,才放她進房。

不過叫她進房前,我有時會拉著學姊和小苗玩你丟我檢,將她的衣服扔到樓下,然候讓她自己去下樓去撿。我會一件一件丟,從她的拖鞋開始,等她撿完穿完上樓,我才會再丟第二件,第二件可能是一條襪子,然後是手環,一共會跑好幾趟。時間越晚,被發現的可能性越高,所以她也只能拼了命的衝下樓去撿,有時我還會扣著上衣和裙子不丟,讓她發急。

就這樣,我和學姊一同在陽台欣賞早晨的陽光,而小苗則一絲不掛,頂著被別人發現的恐懼,樓上樓下疲於奔命的來回奔跑。

學姊基本不過問我對待小苗的方式,只是近距離在旁邊看我調教小苗,但在她身旁,我卻不自禁的不停加碼加碼再加碼⋯⋯已經基本不把小苗當人看了。

如果心情不好時,我便會要求她裸身站直,手靠腦後,讓我當拳擊沙包,我特別喜歡針對她的奶子和肚子攻擊。如果當天很不爽,還會要求她張腿讓我踢下體。有時不想親自動手,我便會要求她跪在地上自己用手打地板,每一下必須用全力,平常不打個幾百下不會放過她。

這幾天學姊時常和我膩在一起,有時會回去睡覺,現在我們也會一起做愛,基本上和我女友沒什麼兩樣。

「說起來我一直有點好奇妳之前說的秘密地點在哪裡耶?雖然妳家很有錢,但妳們小時候應該還是沒辦法租房不被家人發現吧?」

「喔?你說我調教小苗的地方嗎?那是在荒郊野外,不用租喔⋯⋯說起來那邊挺漂亮的,剛好明天有空,我們一起去野餐怎麼樣?」

「當然好⋯⋯嗯?等等!所以意思是我終於符合妳的要求了嗎?」

突然想到學姊之前說我要達成她的要求才會帶我去她們的秘密地點。雖然不知道學姊為什麼要我達成要求才帶我去,但我也確實因此對那個「秘密地點」感到好奇。

「我想⋯⋯應該差不多了吧?」

我終於忍不住,裝作不經意地問道:「所以妳會把小苗送給我了嗎?」

「你真的想要嗎?」學姊笑了,然後道:「好啊。」

太好了!我終於成功了!

費了這麼多時日⋯⋯咦?

我成功了嗎?

那接下來怎麼辦?我接下來該做什麼?是放小苗自由?還是要留下她?

這樣學姊會接受嗎?如果我對小苗太好,學姊會不會有意見?我們之間怎麼相處?小苗自己又是怎麼想的?我們的關係還能變回先前那樣嗎?

「既然要把小苗給你,那我應該要先做一下準備。走,我們去小苗家。」

「喔⋯⋯呃⋯⋯好。」我回過神來,決定先走一步算一步,畢竟學姊的小心思非常多,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會真的放過小苗,將小苗交給我⋯⋯

***

到了小苗家,學姊對著小苗道:「接下來把這些攝影機、調教的東西全部拆下來,裝進垃圾袋。」

「咦?」小苗訝道。

「這位仁兄成功贏得妳的主導權,所以這些東西就不用了。」學姊努努嘴,看向我這邊。

「咦⋯⋯這⋯⋯可是⋯⋯」

「聽見了沒?」

「聽⋯⋯聽見了,主人。」

就這樣,在小苗忙著拆攝影機的時候,學姊讓我抱著她坐在小苗家的床上,我一邊享受著學姊嬌小而柔軟的身體,一邊看著學姊指揮小苗將家裡存在「主人」的證明都拆除掉。

「然後接下來把妳所有的衣服、鞋襪全部拿出來,全裝進垃圾袋。」

「⋯⋯什麼?」

「聽見了沒?」

「聽⋯⋯聽見了,主人。」

小苗打開衣櫃,將自己所有衣物也全塞進塑膠垃圾袋中。

就這樣花了大概半個小時,小苗才把所有的衣物全部裝進垃圾袋裡,別看她是奴隸的身份,所有衣服包含鞋襪還是足足裝了兩大袋,再加上先前整理的東西,足足有五大袋之多,而且每個看來都重得不得了,小苗也因此弄得累得氣喘吁吁。

「把這些垃圾全都搬出大樓,明白嗎?」

「明白了。」

接著學姊拉著我的手,離開小苗家,看著小苗一袋一袋的把東西搬出來,這些東西非常重,小苗一個人一手提一袋,沒走幾步路就沒力氣了。小苗見我們似乎沒有要幫忙的意思,只好一次提一袋,先走一小段路,然後再回頭拿另一袋的方式前進。

等到小苗將垃圾袋都搬出小苗家後,學姊才道:「賤貨,跟著我走。」

於是,學姊一馬當先,拉著我的手走在前面,還不時回頭催促小苗快一點。我不知道學姊想做什麼,所以任其施為,我們每走一小段路會停下來等小苗,等小苗搬完後,再走下一段路。傍晚的太陽依然火辣,小苗不停喘息,臉上全是熱汗,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也全濕一片,露出身前明顯的激突。

終於我們來到後巷最近的垃圾桶前,學姊命令小苗道:「把雜物全部丟進垃圾桶,然後把裝衣物的垃圾袋丟到旁邊的舊衣回收箱。」

「等等?妳那些攝影機都不要了嗎?」我驚道。

「反正我又用不到了?」學姊白了我一眼。

「可是也太浪費了吧?」

「用不到佔空間才是浪費,快丟掉。」

這時小苗也停下來問:「那這些衣服⋯⋯」

「衣服怎麼了?反正奴隸都要送人了,全捐掉正好,而且衣服的狀況很不錯,可以幫助許多需要幫助的人,不好嗎?」

小苗對於學姊的命令遲疑了很久,才回道:「好的,主人。」

我想了想,也許這是學姊在表達自己的不高興吧?算了,反正也不是我的錢,之後再稍微哄一下她好了⋯⋯

只見小苗狠下心,將垃圾袋一袋一袋的扔進回收箱。箱子入口的設定是只進不出,所以現在開始,小苗除了身上的衣服,再也沒任何衣服可以穿了。

正當我預備往回走時,學姊叫住了正準備跟著我回家的小苗。

「等等,我是叫把妳全部的衣服扔進舊衣回收箱⋯⋯」

學姊手指向小苗身上的衣服道:「還有衣服沒扔。」

小苗霎時脹紅了臉,低下頭,小聲的說:「在這裡脫嗎?」

「笨蛋,在哪裡脫有差嗎?」

「啊⋯⋯對喔。」小苗似乎才想起自己的衣服已經全都在舊衣回收箱裡了。就算在其他地方脫衣服,仍是得光溜溜地走回來丟,倒不如在這裡脫還可以盡快結束⋯⋯

話雖如此,在這大白天脫光衣服,並將衣服全扔進舊衣回收箱。這意味著在這之後,小苗無論在何處,都沒有任何衣物可以遮擋自己的身體了。

小苗求助地看著我,但我也只能保持沉默,因為我還不是她真正的主人。

「快點,我沒時間陪妳耗。」

過了一會兒,小苗終於鼓起勇氣,快手快腳的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並且扔進回收箱。

「主人⋯⋯」小苗摀住自己的身體,請求學姊快點讓她回去。

「還有鞋子。」

「⋯⋯鞋子也要?」小苗趕忙將鞋子、襪子全塞進回收箱。

從現在開始,小苗已經完全一絲不掛,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遮擋別人的視線了。

學姊對著小苗道:「從今以後,不管什麼情況,以他的命令為優先,永久有效,明白嗎?」

「咦?這個⋯⋯明白了。」

學姊這時才對我道:「好了,我已經把全新原裝的玩具交給你了,接下來就你自己處理了,恕不退貨。我先回家一趟,明天再找你去我們之前說過的秘密地點玩。」

說完,學姊就離開了。

感覺就像刻意留下距離讓我可以和小苗相處一樣。

⋯⋯這是給我時間決定的意思嗎?

讓我決定之後要怎麼對待小苗,究竟是讓我繼續和過去一樣和學姊一起虐待小苗呢?還是從此放她自由?

學姊是希望我選擇前者還是後者呢?應該是前者吧?感覺後者有點像是對她的背叛⋯⋯但女人心實在不好說⋯⋯

等等!?

剛剛學姊的說法是「以我的命令為優先」而不是放棄當小苗主人,換言之如果我放棄當她的主人,反而會讓小苗回到學姊手上。

是這個意思嗎?果然暗藏玄機啊。

看了我的選擇也只能有一個了。

只是⋯⋯我有我的做法。

我深吸一口氣,把腦中雜七雜八的想法全扔掉,然後盡量用平靜的聲音說:「跟著我回家吧。」

「是的,主人。」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