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六)反思

上一章

待在房間,我開始反思自己的做法,我明白自己方才做過了頭,已經超出原來的界限了。

從最初的憤怒、假裝、愉悅……到現在好像完全超出自己的控制了……

我不確定這樣做是對是錯,我只能以我自己的方式處理,我自認已經做到了學姊的要求,但接下來呢?我要一直這樣對待小苗多久,學姊才能滿意呢?

雖然是為了滿足學姊而放任自己的慾望,但慾望這頭野獸,一旦放出來了,自己真的還能再放回去嗎?

用滿足學姊為藉口的施暴,我是否其實樂在其中?

我想了許久,還沒想出過所以然,便聽見小苗在敲門。

不管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主人,小奴回來了。」

我打開房門,看見渾身赤裸一臉悽慘的小苗。

「怎麼搞得這麼髒?」

「因⋯⋯因為小奴才剛從垃圾桶爬出來⋯⋯」

「臭死了,不准妳進來。」我指著外面道:「在外面罰站。」

「可是主人,現在是下課時間了,走廊很危險。」小苗有些焦急的道。

「有聽見我的命令嗎?」

「⋯⋯有的,主人。」

她順著我指著方向,來到走廊對面的牆,面對著房門口罰站。

她旁邊剛好有一個凸起的樑柱,其寬度可以勉強躲一個人,但必須顛腳貼在牆上才能完全擋住視線。

我命令她雙手從背後交握,這樣一來胸部就會稍微挺出去一點,如果這樣靠得近一些,是有機會看見乳頭的。

「保持這個姿勢不許動,不准遮擋身體,就算被人看見也一樣,聽到了沒有?」

「聽到了,主人。」小苗表情不安,身體微顫,似乎和我一樣聽見了大門轉開的聲音,有人要進來了。

「等會下課時應該會有人經過這裡,諒妳也不敢亂動,不過要是我出來發現妳不在,妳就等到明天再進房吧。」

「好的,主人。」

本來想說先讓她罰站半個小時後再放她進來,沒想到沒過幾分鐘,門外就突然傳了一陣大叫聲:「有裸女在這裡啊!」

我嚇得連忙趕出門,想把小苗先拉進房,沒想到出門後定眼一瞧,眼前竟然站著學姊,而小苗則是在旁邊嚇得大口大口的喘氣。

「妳怎麼過來了?」我訝道,接著又忍不住抱怨:「叫這麼大聲幹什麼?妳不是知道狀況嗎?萬一被別人發現怎麼辦?」

「不,我不知道狀況啊,所以我才來看看。」學姊依舊波瀾不驚,溫柔地微笑道:「想看看你把小苗調教得如何?」

「呃⋯⋯總之,要不要先進來,萬一被別人看到⋯⋯」

「看到就看到,反正丟臉的又不是我,是這個賤貨⋯⋯只是⋯⋯看起來不夠啊⋯⋯」

「不夠?」

「對,不夠,我只想問你,就算小苗被人看見了又如何?」

「這⋯⋯萬一被發現了不是很麻煩嗎?」

「你是主人,你不用在乎她。」

「但是⋯⋯」

「喂,賤貨。」學姊沒理我,轉頭對著小苗道:「如果妳被別人看見了,別人問妳在這裡做什麼,妳會怎麼答?」

「小奴會說是自己發春,自己脫光光跑到別人家門口自慰。因為發春,所以也就不顧後果的這麼幹了。」

學姊對著目瞪口呆的我道:「就這麼簡單。」

「這⋯⋯」

「別管她了,我可以進來嗎?」

「當然。」我連忙側身讓學姊進房。

學姊也不直接進來,而是拉著小苗的頭髮讓她往前趴好,然後側身坐在她背上,讓小苗背著進房。

「說起來賤貨妳怎麼這麼臭啊?」

「因為小奴在門口罰站前,一直在樓外的大垃圾桶裡待著。」

「幹!」學姊聽罷趕忙站起來,一腳把小苗踢倒,罵道:「妳怎麼不早說!?」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學姊失態,忍不住笑了。

學姊看見我笑,噘起嘴。

看著她的表情,我不由得癡了,這恐怕是她第一次對我露出這樣可愛的模樣。

學姊看著我,似乎明白我的想法,笑了笑,接著輕輕地問道:「借我你的浴室讓我洗澡,可以嗎?」

咦?學姊是什麼意思?

我有些遲疑地道:「可以是可以,但妳有帶衣服嗎?喔!對喔,妳可以穿小苗的,妳們身材差不多⋯⋯」

學姊瞪了我一眼,道:「神經,我怎麼可能會穿這賤貨的髒衣服?」

「那妳要穿什麼?」

「我想穿你的衣服,一件T恤就可以了,可以嗎?」

「咦?!這⋯⋯當然可以。」

我訝異的看著學姊拿著我的T恤走進浴室。

如此赤裸裸的暗示?我轉頭看了一眼同樣赤裸裸的小苗,她低下頭,不發一語。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洗完澡的學姊渾身帶著濕氣,全身只穿著一件T恤便從浴室走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頭髮放下,打扮如此性感的樣子,我不由得看得目不轉睛。

她很自然的來到我身邊,身體往我身上靠。

忽然被只穿著單衣的學姊靠在身上,我有點手足無措,一時之間手不知道往哪裡放。

「想摸就摸,我不介意。」

「呃⋯⋯」我猶豫了一下,才把手放在學姊肩上。

「怎麼?你摸小苗不是摸的很開心嗎?想揉就揉,想抓就抓,怎麼就不敢摸我?」

「⋯⋯」

哼!誰怕誰?

於是我的手順勢伸進學姊的衣服內,握住學姊的柔軟的乳房。

嗯嗯,以手感來說學姊的胸部和小苗的一樣好摸,而且明顯比小苗大了不少。

「如何?還算滿意吧?」學姊即使被摸著胸部,還是如此大方不做作。

我忍不住開始逗弄起學姊的乳頭。

「嗯⋯⋯啊⋯⋯」學姊隨著我的逗弄開始呻吟,感覺敏感度也相當好。

「這個⋯⋯挺滿意的⋯⋯話說⋯⋯妳打算在這裡過夜嗎?」

「嗯?難道你不願意?」學姊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呃⋯⋯但是為什麼呢?」

「因為我想看,我想看你怎麼對付小苗的,你現在嚴格控制小苗的行動,雖然我確實也覺得很愉悅,但很多時候我就不知道你們倆在做什麼了,誰知道你們是不是背地把她當成小公主呢?所以我只好親自來看看了,你不會反對我來你家住吧?」

「怎麼可能!」

「那就好,我很開心。」

「只是……我實在不明白妳為什麼這麼在意小苗?妳的目的不是單純的想讓我成為調教師而已嗎?」

「這個嘛……其實小苗是我爸媽的養女,我名義上的妹妹。」

「什麼?!」我驚訝的看向學姊,一個陰暗的想法湧現,我想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道:「難道是因為是收養的,所以妳們才這樣對她嗎?」

「才不是。」學姊白了我的眼,回答道:「收養需要經過嚴格的審核,我爸媽可寵她的呢。」

「所以妳是嫉妒?」

「你是要責備我嗎?沒錯,我就是嫉妒!她比我聰明,比我可愛,我討厭她。」

「所以為了報復,妳才把她調教成性奴隸?」

「不是我讓她變奴隸的,她在來我家之前就已經壞掉了,她有極強烈的不安全感,在被我發現她的秘密後,主動請求我當她主人的。」

「什麼秘密?」

「你現在也知道了,她是變態、重度被虐狂和賤貨。」

「但她畢竟是妳名義上的妺妹。」

「怎麼?又不是我把她變成賤貨的?反正我越罵她越開心,何樂而不為?」學姊轉頭對小苗問道:「我這樣罵妳,妳怎麼看?」

「很喜歡,想被多罵一點,主人。」

學姊回頭看向我,說:「你瞧?」

「這個⋯⋯好吧。」

「雖然你不是故意的,但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喜好也不一樣,請不要將你自己的感受想當然爾的套在別人身上。」

沒想到學姊對此意外的認真。

「呃⋯⋯好吧,對不起。」

「所以妳爸媽都不知道這件事嗎?」

「當然,她表面上是我爸媽寵愛的女兒,私底下才是我的奴隸。」

「那妳是怎麼不讓他們發現的?」

「小心一點就成了,大學搬出來住後更是簡單,而且其實我還有一個秘密地點,可以在那裡盡情調教她,滿足她下賤的慾望。」

「秘密地點?哪裡啊?」

「⋯⋯等你什麼時候通過我的考驗,得到小苗後,我會帶你去的。」學姊想了想,輕聲道。

之後,我們陷入了短暫的沈默。

「話說⋯⋯你要上我嗎?」

「咦?妳願意嗎?」

「你只摸我胸部,怎麼知道除了胸部以外,其他的你也滿意?」

「呃⋯⋯確實如此。只是我不是還沒通過妳的考驗?」

「無所謂,我住下來本來就打算給你上的。」

「咦!這⋯⋯」聽到學姊的回答,我感覺有點小得意,畢竟自己心愛的女人願意讓我上,我當然要覺得非常高興,但⋯⋯小苗怎麼辦?

「你在意小苗?」學姊依舊很敏銳。

「呃⋯⋯」我想了想道:「確實在意,但她是我的奴隸,和妳不一樣,所以我覺得還可以。」

「那如果我不是你的女友,而是你的奴隸呢?」

這啥?問救女友還是救媽媽的問題嗎?

「呃⋯⋯我也不知道,那就再說嘍。」

「也是。」學姊點點頭,似乎也沒打算深究這個問題。

她低頭除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她絕美的胴體。

而我的反應也很簡單,很直接的撲倒了她。

那晚我們做了愛,令人意外的是學姊竟然還是處女。

「很意外嗎?我可不像小苗那樣的賤貨,我的第一次必須是你,不能是其他人。」

非常直球的告白,學姊真的很霸氣。

但我喜歡。

此時此刻,我確認了我還是喜歡學姊。

和過去一樣。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