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五)垃圾

上一章

小苗找到我的時候,我正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準備看好戲。

我剛剛將鋼筆交給一位在附近玩耍的小男孩,想必他能給我帶來很多樂趣。

只見小男孩一見到小苗便立刻衝過去拉住小苗的裙子大聲說道:「剛剛大哥哥說姊姊可以讓我當馬騎!」

小苗嚇得摀住自己的裙子,以免讓人看見自己滿是污物的內褲。

不過接著她顯然注意到了男孩拿著的鋼筆,明白是我交給他的。

小苗有點為難的看著附近玩鬧的小孩們,然後抬頭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嘆了一口氣,點點頭。

「這是大哥哥借給我的,說這樣姊姊就會聽我的話!」小男孩似乎怕小苗聽不懂,還舉起手上的鋼筆大聲說道。

「是的,姊姊是你的了,你可以隨意使用姊姊,姊姊什麼話都聽你的,包含給你當馬騎的要求⋯⋯」小苗一邊說一邊對著小男孩解開自己衣衫的鈕扣,然後將衣服往兩邊拉開,露出自己雪白的乳房。

「在此之前,先給你展示一下姊姊的身體,請過目⋯⋯」只見小苗就在男孩面前除去自己的內褲,並張腿蹲下,展露自己最隱密的私處,同時雙手,接著雙手握拳舉到胸口兩邊,接著伸出舌頭,並且上上下下讓乳房亂顫,嬌媚討好的看著小男孩。

正是完美的奴隸問安姿勢。

「姊姊現在為您請安,希望您會喜歡⋯⋯主人。」小苗恭謹地道。

小男孩驚訝的看著小苗,似乎有點好奇面前那兩團奇怪的肉球,忍不住用手指搓了幾下,接著好像又想起了自己本來的目的,大聲道:「我想要騎馬!」

「好的,姐姐當馬給您騎。」

這時附近的家長看到小苗驚人的舉動,急急忙忙跑過來拉開自己的小孩,然後對著小苗怒罵:「妳搞什麼東西?妳瘋了嗎?賤貨!」

小苗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敢回嘴,低頭讓那憤怒的媽媽咆嘯。同時因為小男孩沒有允許她停止,所以仍保持自己淫賤的姿勢⋯⋯繼續不斷上下搖晃自己的奶子。

結果最後反而是那個媽媽退縮了,也許是看到小苗一邊哭泣一邊做這種舉動讓她有點毛毛的,但她似乎覺得自己放不下面子,所以用力推了小苗一把,將她推倒在地,然後拉著男孩的手把筆扔到一邊,接著罵咧咧的拉著小男孩離開了。

我這時才站起來,笑著撿起地上的鋼筆,把哭得唏哩嘩啦的小苗拉起來,整理她的衣服,對她柔聲的說:「乖,妳做得很好,真的很賤,令人感到噁心。」

「嗚嗚⋯⋯」

「我剛剛把妳精彩的表演錄下來了,等會兒傳給妳,記得放到網路上讓大家欣賞。」

「⋯⋯是的。」小苗抽泣著,但依然毫不遲疑的遵守我的命令。只是她對我的眼神不再如果過去一般,而更多變成了恐懼。

注意她畏懼的目光,我終於確認了自己竟然真的愛上了折磨小苗的感覺,看著她頂著紅腫的眼睛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而我卻只感到愉悅。我再也無法欺騙自己,原來自己可能真如學姊所說,有當調教師的天賦?

也許我和學姊其實沒什麼不同,一樣的殘忍和冷酷,不過這不是我們的問題,一切都是小苗太過下賤的關係!

是她勾引我成為她的主人,是她教會我如何當好主人,一切都是她,都是她的關係!

我忍不住大聲狂笑道:「哈哈哈哈哈哈!我在搞什麼啊?妳本來就是我的東西,叫妳和豬交配妳就得交配,根本不用問妳意見,我當初一定是瘋了才會讓妳當女友,妳所有一切都是我的,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為什麼要管自己的馬桶是否愛著自己呢?能上就行了啊!」

***

從此以後,我的日子過得更快活了,隨時都有一個玩具任我隨便玩,原本的顧忌拋去後,想發洩就盡情發洩,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早上小苗會負責將早餐準備好,並且服侍我吃早飯和上廁所,接著她會在我上課路途中,趕往公園撒第一泡尿,並錄下來傳給我當作證據。

有時如果我覺得拍得不錯,我會要她以「粉紅穴穴」名義上傳網路,但如果我不滿意,我可能就會要求她在附近拍個露出或是自慰影片上傳。

最近在學校上課以外的時間,小苗都會盡可能的待在我身邊,遠離她的朋友。一方面是因為沒穿內衣可能會被發現,一方面是為了如果想上廁所時可以就近請示我。

對別人而言,我和小苗的感情似乎變得更好了,每天形影不離,連回家也在一起。

回到家,小苗會繼續充當最卑下的傭人打掃家務,沒事就待在角落罰站。

對我而言,小苗在身邊既可以方便調教,同時她也是一個理想的出氣筒,心情不好就找她出氣,完全不用管她的心情。而且這個出氣筒會根據排泄的生理周期主動討打,非常稱手。

這天小考考完,我覺得分數不盡理想,於是便決定提早回家找小苗的麻煩。

走進家門,小苗正在哼著歌洗澡,見到我意外的提早回來,頓時失了聲,她畏懼的看向我,並用非常恭謹的語氣向我問安道:「主人,您回來啦。」

在我的要求下,現在小苗只能開著浴室的門洗澡,讓我能隨時察看她洗澡的情況。此外我還不准她用熱水,不准用洗髮精、沐浴乳,而且必須站在澡盆上洗澡,洗澡時水不可打溼地板,必須全裝在澡盆,不能裝滿,也不能倒掉。

不能把水倒掉是因為澡盆的水其實也是她飲用水的來源,這樣可以避免浪費太多水在她身上,有效減少資源的浪費。

「唱啊?怎麼不唱了?唱幾首變態的歌來聽聽。」

「嗚⋯⋯好的⋯⋯你是大雞雞,我是海咪咪,我們天生一對,沒人比我們相配,你用大雞雞填滿我,我用海咪咪給你溫暖⋯⋯」小苗順著我的意思,唱起了最近學的小黃歌,原本浴中輕鬆的哼曲,立刻變得淫穢不堪。

我走進浴室,來到小苗面前仔細端詳她的胴體,由於我限制她的用水量,而且為了避免讓水濺出澡盆,小苗都是蹲著用溼毛巾擦洗身體為主,是以現在她的身子只有些微的溼意。

小苗不曉得我想做什麼,有些緊張的看著我。

「怎麼?表情這麼緊張?怕我吃了妳?」我冷笑著,雙手各捏住她的兩顆奶頭,使勁上提,接著又朝不同方向又拉又扯。

「沒有的事!主人無論對小奴做什麼,都是奴的榮幸。」小苗恭謹地回道,為了方便我蹂躪她的乳房,她無視自己乳頭的痛楚,將姿勢改為跪姿,將雙手背到身後,並盡可能的挺起自己的胸膛。

「是嗎?」我拿起小苗的漱口杯從馬桶舀了一杯水,緩緩地從她的頭上倒去。只見冰涼的馬桶水順著她的身體往下流,一直流到她每天充當飲用水來源的澡盆。

「頭往上張開嘴,來--」我對著她的嘴吐了一口口水,然後回頭又舀了一杯馬桶水,往她嘴上倒,只見水瞬間便灌滿她的嘴巴,來不及吞下的水往外溢出,搞得她滿臉都是,眼睛都睜不開。

幾杯水下去,小苗全身濕淋淋,身體開始發抖。

「冷不冷?」

「報告主人,小奴會冷。」

「會冷的話狠狠打幾下就暖和了。」我猛然一拳擊揮向小苗的肚子。

「啊啊啊--」小苗猝不及防,痛呼失聲,抱起肚子彎下腰抽蓄不止。

「誰准妳亂動的?跪好。」

「嗚嗚⋯⋯是的,主人。」小苗勉力直起身,將雙手繼續背在身後。

我戲謔地看著她,手指在她腰間輕輕搔癢。

「嗚嗚⋯⋯」小苗咬緊牙根,不敢亂動。

「如何?還會冷嗎?」

「這個⋯⋯奴⋯⋯」

「說實話。」

「奴會冷。」

聽到這句話,我立刻對準她的肚子用力揮拳,一邊揮一邊問她會不會冷,而她則是不停的回答自己會冷。

到了最後,她被我打到幾乎直不起身,彎下腰不停的乾摳。

我扯住她的頭髮將她的臉提起來,仔細端詳她美麗又因痛處而扭曲的臉。

「為什麼妳要這麼賤?為什麼我這樣對妳,卻還想當我的奴隸呢?」

「奴⋯⋯」小苗話還沒說完,突然低頭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鼻水就這樣順著嘴巴、下巴滴下來。

「幹!髒死了!」我罵道,接著又是賞了小苗的奶子好幾個巴掌。

「對⋯⋯對不起主人,小奴不是有意的⋯⋯」小苗聲音有點發顫。

「算了。」我換了一個話題問道:「是說前陣子是不是有人向妳告白啊?」

「是的,但小奴拒絕了。」

「那為什麼沒向我報告?」

「因為平常就有,奴不是很在意⋯⋯」

她話還沒說完,我便一個巴掌打在她臉上,罵道:「馬的,騷貨!還要到處勾引人家?」

「報告主人,奴絕對沒有!」

「行了,我不是來聽妳辯解的,站起來腳張開,自己用手將妳那噁心的賤屄拉到最開。」我淡淡地說。

「⋯⋯是的,主人。」

「腳再張大一點,踩在澡盆外也沒關係。」我下著指令,讓小苗的雙腳用幾乎是半蹲的姿勢讓腳踩在澡盆外面,而她的私處毫無遮掩的暴露在我眼前。

接著,我朝著她的私處使勁一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苗哀號著直接往後跌倒在地上,差點把浴盆都掀翻,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站起來,繼續。」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只是隨口問問,並不是很在乎答案為何,但真聽到時,自己卻比原先想像的還要不爽。

「是⋯⋯的,主人。」小苗掙扎地站起來,乖乖地擺回剛才的動作。

「手別擋到我⋯⋯哼。」我再次對她的下體用力踢,在她的痛苦的慘叫聲中,我一次又一次的命令她重新站好,自己張腿,自己分開陰唇讓我踢,我覺得我的心好像再次崩斷了什麼。

好像一切都無關緊要了。

最後踢到我自己都嫌煩了,便命令她道:「晚了,別浪費時間洗澡了,怎麼洗都一樣髒,現在去把房間清一清,今天垃圾車會來。」

「可是小奴洗澡前已經清理過了⋯⋯」

「哼,誰知道妳剛才有沒有偷懶?照原來規矩重清一遍。」

「是的,主人⋯⋯那現在小奴還要喝水嗎?」

「喝。」

聽到我的命令,只見她回頭跪在澡盆前,頭伸進澡盆,屁股翹高高的,然後開始喝起自己的洗澡水。

之前為了怕她因為不能隨時上廁所而不喝水,所以我規定她洗澡前要喝,洗澡完也要喝澡盆的水,而且要喝到自己再也喝不下為止。

對她而言,這兩次的喝水也必須盡可能的喝,畢竟如果澡盆水太滿,下次洗澡就不能用水了。

等到喝飽以後,她便起身擦乾自己的身子,準備穿上換洗衣物去打掃。

這時我搶過她的衣服,往地上一丟,道:「用這個。」

「是的,主人。」

她稍微猶豫了一下,便拾起地上的衣服走出浴室。

現在小苗除了課業外,還要花大量的時間處理繁重的家務,我要求她必須裸體跪在地上用單手勞作,而且還只能使用非慣用手清潔,因此光是清潔便需要花大量的時間。

至於她的慣用手,自然是負責做她最擅長的事--自慰。

身為性奴,自然是必須要在任何時刻都有感覺,保持溼潤,這樣才能隨時隨地都能抬起屁股讓我操。我會不時地檢查她的小穴,如果我發現不夠溼的話,就會被我嚴酷的懲罰。不過這一當然為了讓小苗這個賤貨開心的,所以我要求她一旦覺得自己快要高潮,便要自己去拿房裡的電蚊拍電擊自己的乳頭,直到慾望消除為止,所以每次打掃對小苗來說都是煎熬。

見她拿著自己的衣物默默跪在浴室門口擦地板,我氣不打一處來,抬起浴室那已經約四分之一滿水的澡盆,就直接對著小苗的頭上倒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苗嚇得驚叫出聲。

「乾的衣服怎麼擦?白痴。」

「對⋯⋯對不起。」小苗瑟瑟發抖,開始哭了出來。

我毫不理會哭泣的小苗,蠻橫地要求小苗用她自己的衣服擦拭房間各處,連房門外的地板也不放過,小苗的衣服變得又皺又髒。

「主人,小奴打掃完了。」小苗低著頭,跪在我面前。

「房裡是打掃完了,但還有一個髒東西沒處理。」

「咦?還有哪裡⋯⋯」小苗慌忙的看向四周,檢查是不是有哪裡沒注意到。

「妳。」

「⋯⋯是⋯⋯是小奴嗎?」小苗看看自己,嘆了口氣,道:「主人說得對。」

「這個垃圾袋不夠裝,換最大的。」

「是的,主人。」

「提去垃圾場後,自己進去。」

「是的,主人。」

「對了,衣服不是垃圾。」

「⋯⋯明白了,主人。」

於是小苗只好保持光著腳,渾身赤裸的模樣,提著垃圾袋出門。

離去前,她回頭問道:「請問小奴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垃圾還想回來?⋯⋯嗯,聽到垃圾車聲後再回來吧。」

「好的,主人。」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