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四)禁尿

上一章

「求主人,小奴想尿尿⋯⋯」

到了下午第一節下課沒多久,快要憋不住尿意的小苗找上我,她懇求道:「如果不能上家裡的廁所,可否上外面的公用廁所呢?」

「廢話!當然不行,廁所就是廁所,沒在分家裡還是公用的。」

「那男廁呢?」小苗咬牙問道。

小苗顯然明白我就是想羞辱她,所以嘗試找各種我可能接受的方案。

但我絲毫不領情。

「有沒有搞錯?讓妳這種成天想被男人上的賤貨去男廁?」我露出鄙夷表情嘲笑道:「哪有這麼爽的事?妳想太美了。」

「⋯⋯那小奴該怎麼做?」

「干我屁事?別煩我,正趕著去廁所……」我冷冷地道,接著繼續往前走。

「求求您!」小苗拉住我的手,著急地哀求道。

我猛然甩開她的手,面色一冷道:「誰准妳碰我了?」

「對……對不起,主人。」小苗有些驚愕地看著我,半晌說不出話。旁邊經過的同學則紛紛側目看過來,不知道我們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我沒理會她的驚訝,甩開她的手轉身就走。

我悠閒的上完廁所後,正準備去上今天的最後一堂課時,突然聽到小苗站在樓梯間四下無人的角落輕喚著我。見我注意到她,便不管不顧的直接在這可能有人會經過的地方,五體投地的跪下。

「小奴想向主人道歉,小奴不該只顧自己卑賤的感受,嘗試改變主人的意志……小奴的痛苦不是主人需要在意的事情,小奴存在的目的是用來取悅主人的!」小苗邊說邊爬,一直跪爬到我腳邊,「小奴更不該私自碰觸主人尊貴的身體,懇請主人原諒小奴,再給小奴一次機會……」

「看來妳終於有一點理解自己卑賤的地位了。」我微微露出笑容。

「小奴正在非常努力的憋尿,但恐怕還是快要控制不住了。如果這正是主人的期待,小奴會欣喜的讓主人觀賞小奴失禁時醜惡的模樣,但若非如此,請主人給予愚鈍的小奴指示……」

「真拿妳沒辦法……」我淡然道:「站起來,把內褲拉到膝蓋。」

「好的,主人。」小苗點點頭,也不看周圍,俯身便直接褪下內褲。

「妳的包包裡有水瓶吧?」

「有的,主人。」

「懂我意思嗎?」

小苗紅著臉點點頭,她從包包拿出水瓶,打開蓋子,背靠著牆,蹲下身子並張開大腿,將水瓶放進兩腿間對準。

「站著上。」

小苗愣了愣,起身微微半蹲,張開雙腿,一手掀裙、一手拿水瓶對準自己的股間。

「尿。」

小苗深吸一口氣,一道水柱激射而出。

「停。」

「咦?」小苗聞言,驚呼一聲,原先掀裙的手死死按住股間,才止住自己的尿水,再抬起手時,手上全是自己尿液。

「為……為什麼?」小苗怯嚅地問道。

「因為我高興。」我微笑道:「等會兒記得把水瓶裝滿。」

說完我便去上課了,上課的時候,突然收到小苗傳過來的訊息:「主人,小奴快要憋不住了,怎麼辦?」

「……好吧,允許妳尿在水瓶內,但是下節課來找我時,水瓶內的液體都要回到妳的體內,懂嗎?」

「可是水瓶是滿的⋯⋯」

「笨蛋,喝完不就空了?」

「好⋯⋯好的。」

下課時,小苗來找我的時候,她的走路姿勢非常憋扭,應該有乖乖遵照我的指示憋尿。我示意她跟著我,隨口問道:「後來怎麼樣?」

「小奴舉手和老師說想去廁所……」見我面色不善,小苗趕忙接著道:「但小奴沒有去廁所,而是在樓梯間……尿……」

「然後呢?」

「尿到水瓶快滿為止,接著之後在下課前喝完後,便來找您了。」

「尿的時候有灑出來嗎?」

「有一點,但小奴有舔乾淨。」

「很好。」我點點頭,領著小苗離開學校,來到我們之前散步的公園。

小苗走路一拐一拐的,顯然快要憋不住了,恐怕再不讓她上廁所,她就會直接在路上失禁了。

「再忍一會兒。」

「好……好的。」

我們又回到之前來過的公廁旁,不過我這次沒打算讓她進去,而是直接領著她來到廁所後面,這裡有一片草地,可以直接眺望市中心。

「這裡沒人,把衣服脫了。」

「好的。」小苗點點頭,除去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整齊的放在包包上。

接著我指著廁所後方的排水溝道:「畜生就要有畜生的樣子,但總不能真放任妳隨地大小便,這樣太沒家教了,以後妳就在這裡脫光衣服大便,尿尿就去草地上尿,有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小苗點點頭,急著道:「……請問小奴現在可以尿尿了嗎?」

「先來我面前跪好。」

「是的,主人。」小苗來到我面前直直的跪在草地上。

我掏出肉棒,對著小苗的臉便開始排尿,我隨意揮灑,讓尿液灑遍小苗的全身。冷風一吹,小苗的身體開始瑟瑟發抖。

「幫我清乾淨。」我毫不憐惜的用肉棒拍打小苗的臉龐。

「好的,主人。」小苗用嘴含住我的肉棒,將我的剩餘的尿液舔乾淨,接著從包包拿出手帕,小心翼翼的將我的肉棒清理乾淨。

看著小苗認真地服侍我的肉棒,我發覺自己好像慢慢開始享受這個過程,原本氣惱她不在乎自己的身體、自甘墮落行為,希望她重新振作的心情似乎也漸漸淡去……

我也漸漸壞掉了嗎?

我甩甩腦袋,用盡量冷酷的聲音道:「今天就先這樣吧,接下來隨妳便了,尿完自己回家。」

接著我便欲轉身離開,離去前轉頭一望赤身裸體,全身沾滿尿液跪在地上的小苗,心中突然湧起一陣慾望,總覺得……總覺得--還想要更多!

更多!!

「……我記得妳之前有和我做過那個看起來很下賤的『奴隸問安』姿勢,妳還記得嗎?」

「小奴記得,主人。」

「現在做給我看。」

「好的,主人。」小苗大張雙腿蹲了下來,雙手舉到胸口兩邊握拳,接著伸出舌頭,並且上上下下讓乳房亂顫,嬌媚討好的看著我。

「好,妳現在用這個姿勢尿。」

「是的,主人。」小苗維持同樣的姿勢,開始放鬆尿道,尿水隨著她上上下下的跳四處亂撒,弄得自己全身都是。

「哈哈哈!髒死了!」看著她醜惡的模樣,我哈哈大笑,終於止不住自己黑暗的慾望,下定決心就想看小苗哭泣的樣子。

等到小苗尿完,準備拿衛生紙時,我用腳將小苗的內褲踢向小苗,道:「不要浪費寶貴的衛生紙,用這個擦就好。」

「好的,主人。」小苗拾起自己的內褲,猶豫了一下,便往自己的股間拭去。

發覺小苗有些為難的表情,我決定變本加厲,繼續道:「決定了!以後妳的內褲專門就用來擦屁股,大小便都用內褲擦,擦完再穿回去,知道嗎?」

「……知道了,主人。」小苗這次的回應明顯比之前勉強,遲疑一下問道:「請問什麼時候能換內褲?」

「每天好像有點太爽了?三天好了。」

「明白了。」

「嗯嗯,妳可以穿衣服了。」

「好的。」小苗面無表情的一件一件地撿起自己的衣物穿上,包含剛剛才擦過自己尿的內褲。

看著眼前剛才光溜溜看起來淫蕩變態的小苗,慢慢變回一付外表清純的模樣,我忽然覺得有些不滿意。

⋯⋯得要有人看見才行!

看著她有些通透的衣服,我道:「決定了!除了妳的內褲要用來擦屁股所以可以穿著,以後妳永遠別再穿內衣了,最好隨時都要能讓我看見奶頭,明白嗎?」

「明白了,以後小奴就不穿內衣了,請問要現在脫嗎?」

「別急,先來看這個。」我隨手從包包拿出一支鋼筆,對著小苗道:「看清楚了,從現在開始這支鋼筆就代表我的信物,誰拿著這個信物,不管是誰,即使是三歲小孩的童言童語,妳也必須當成聖旨無條件絕對服從……無論大人小孩,人類還是非人類,有機還是無機物,只要拿著信物,它就是妳的主人。放置在電視機的座上,電視劇演員的對白妳也必須聽從,叫妳跳海就跳海,叫妳裸奔就裸奔,懂嗎?而且只要有人對妳宣示信物,就要問安喔。」

「好的。」

「自己判斷什麼樣的行為會是我喜歡的,來試試看。」說完,我除下我一隻鞋,並將鋼筆放在我的球鞋內。

只見小苗立刻恭謹的跪在球鞋前,對著球鞋說道:「您好,我的您最下賤的奴隸,由於您是初次當我的主人,所以讓奴來為您解說如何使用奴……」

接著小苗便開始詳細的解說如何使用她的身體。

「……此外,小奴最基本的用途是清潔用具……」小苗說著說著,將手背在身後,開始用舌頭舔舐球鞋表面的髒汙……

這顯然是小苗判斷目前最適合的服侍球鞋方式。

看著小苗表演了好一會兒,我才拿起球鞋裡的鋼筆,這時我注意到小苗竟然真的是用崇敬的眼睛看著我的舊球鞋,我感到快意無比,覺得小苗的奴性真的是超乎我想像,同時也感到異常的滿足。

「幹得好,就是這樣,現在妳去附近找垃圾桶,找到後就當場把內衣脫掉丟進垃圾桶,然後再回來找我,明白嗎?」

「明白了,主人。」

「記住當場脫,明白?」

「明白。」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