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三)廁所

上一章

回到家沒多久,我便見到小苗打開房門,跪著進來。

我暗嘆了一口氣,看著她自己將雙手背在身後,緩緩跪行來到我的腳邊,然後低頭舔拭我的鞋子。

「⋯⋯妳在做什麼?」

「小奴想道歉,小奴先前欺騙主人⋯⋯」小苗一邊舔一邊道。

「妳⋯⋯」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應對。

不知為何,耳邊再度響起學姊的話:「如果不知道怎麼做的話,憤怒是一種很好的催化劑。」

我盯著她,嘗試在心中醞釀出對她的憤怒,但很快的我發現似乎已經用不著這麼做了。

有些東西一旦放下就放下了,不需要再來一遍,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

「妳不需要道歉,也不用擔心因此而受到懲罰。」我冷笑道,提起右腳踩向她的頭,將她的頭重重地壓在地上,道:「以後不准妳親我的腳背,妳現在只配舔我鞋底。」

「啊!痛!⋯⋯是,主人。」小苗痛呼失聲,但還是趕緊回應我。

「妳痛苦我開心,這本來就是妳的本份,我想懲罰就懲罰,不需要等妳做錯什麼。」說話的同時,我右腳不停的轉動,小苗不停哀嚎的同時,嘴裡還在不停地道歉。

我向前彎下腰,重心靠向右腳,重壓使得小苗慘叫聲變得越來越大⋯⋯

「閉嘴。」

霎時,房內安靜了下來。

我伏身靠近小苗的耳邊說道:「妳不過是我私人的物品,我先前只是錯誤的使用我的玩具罷了。」

我舉起右腳對著小苗命令道:「塞進嘴巴裡,看看妳的賤嘴多能塞。」

「是的,主人。」小苗跪在地上,深吸一口氣,想先除去我的拖鞋,沒想到我的腳順勢往前一踹,小苗頓時往後跌倒在地上,還「碰」一聲撞到頭。

「嗚嗚嗚!!!」小苗拼命忍住痛呼聲。

而我毫不憐惜的繼續命令道:「妳要連同我的鞋子一起塞嘴巴,懂嗎?」

「懂,主人。」小苗揉了揉後腦勺,忍住痛,張開嘴,想將我的腳抬起來往嘴裡塞。沒想到我卻將腳定在地上,抬不起來。

「我為什麼要配合妳抬腳?蠢貨!」我寫意地看著不知所措的小苗,繼續說:「不是還有舌頭嗎?」

「好的。」小苗只好乖乖趴在地上,盡可能地伸出她的丁香小舌,擠進我鞋子和地板的縫隙。

我笑了笑,用力踩住小苗的舌頭。

「嗚嗚嗚嗚!」

我輕柔地說:「請不要忘記,妳是人,擁有一切人的權利。妳是教授乖巧的學生,系上的校花,不少男人的暗戀對象……但對我來說,妳只是一件物品,一個玩過即丟的洩慾玩具,而且妳還得欣然接受,妳明白嗎?妳這個騙子!」

「嗚……嗚……小奴明白。」

我放鬆腳的力道,讓小苗能夠將舌頭伸進我的鞋底,然後一吸,將我的腳姆指連同鞋子一起含進嘴巴。她雙手在地上一撐,身體往前滑了一小步,進一步的將我的幾隻腳指和部分的腳掌也吸了進去。她乾嘔了幾下,然後再也塞不進更多了。

我決定幫助她一把,將腳往前伸進她的喉嚨,她立刻開始咳嗽,並且流出許多唾液和不知名的液體。

「好噁心。」我又把小苗踹開,踩在她身上用她的衣服抹了幾下,擦乾她的唾液,然後嘲笑道:「不行啊,該訓練了。妳塞自己的腳吧。」

「是的,主人。」小苗改坐在地上,用力提起自己的右腳,然後盡可能塞進嘴巴裡,其醜惡的模樣看得我哈哈大笑。

我突然覺得心情好了很多,笑道:「別塞了,以後每天自己練習,聽到了嗎?」

「聽到了,主人。」

***

這天晚上,小苗刷完牙,抱著被單楚楚可憐地看著我。

「小奴現在不能上床睡了,對吧?」

「廢話。」

「明白了,主人。」小苗只好低下頭,默默地脫下衣服,打算和以前一樣將衣服鋪在地板上睡覺。

這時我跳下床站起來,右腳直接踩在小苗的臉上。

「啊啊啊啊啊!」小苗猝不及防,劇烈的衝擊使她哀嚎出聲,表情滿是痛苦。

「賤貨,吵什麼吵?閉嘴!」

「嗚嗚⋯⋯」聽到我的罵聲,小苗趕緊摀住嘴巴,忍住痛楚。

我對準小苗毫無防備、赤裸的肚子就是一踹。

「嗚嗚!」小苗痛得縮起身子,眼淚都流出來了。

「擋路的東西,誰說妳可以睡地板了?妳以後都滾去睡廁所。」

「是的,主人,小奴以後⋯⋯」趁著小苗說話之際,我一隻腳趾便順勢伸進小苗的嘴巴,截斷小苗的話。

「行了行了,我去上廁所,妳去睡覺。」

「要等主人上完廁所嗎?」

「蠢問題!妳睡妳的,我上我的啊!」

「是⋯⋯是的。」

於是我們一同進了廁所,我冷笑的坐在馬桶上,看著小苗小心地將衣服鋪在廁所相對乾燥的地面上,由於廁所空間狹窄,小苗實際上只能蜷曲在馬桶旁的地板上睡覺。

在我的命令下,她的臉必須面對著馬桶,讓我的腳可以踩到。

就這樣,我一邊大便,一邊用腳趾頭逗弄小苗的鼻子。同時還不停地辱罵小苗:「賤貨、賤貨⋯⋯」

小苗忍受鼻子被我腳趾玩弄,然後默默忍受我的辱罵。

「哼,以後妳上廁所必須經過我允許,知道嗎?」

「知道了,主人。」

上完廁所,我也不沖馬桶,任由惡臭飄蕩,在洗水台洗完手後,彎腰拾起小苗充當棉被的裙子擦手,然後隨手扔到一邊,最後確實地關上門,免得臭味跑出廁所。

我隔著門大聲的說:「繼續對著馬桶,不准換方向睡、不准沖馬桶、也不准蓋上,聽到了嗎?」

「聽到了,主人。」

***

早上醒來,便見到小苗已經跪在床邊等著了。我看著小苗,感覺自己的心變得越來越冷。

「妳早上有上廁所嗎?」

「報告主人,小奴沒有上。」

「那妳想上廁所嗎?」

「非常想,小奴從昨晚就沒有上了……」

「嗯,我知道了,把嘴巴張開。」

「是的,主人。」小苗恭謹的回完,便乖乖張開嘴巴。

而我二話不說,起身直接將肉棒塞進她的嘴裡,然後開始尿尿。

「嗚嗚⋯⋯」小苗果然訓練有素,雖然一開始似乎有點猝不及防,但卻又很快反應過來「咕嚕咕嚕」開始吞嚥,竟然真能做到一滴沒漏。

等小苗清理完我肉棒後,我淡淡的問道:「早餐呢?」

「已經準備好了,主人。」小苗提了一袋從早餐店買的蛋餅和一杯豆漿給我,我點點頭,將豆漿交給小苗示意她幫我端好,接著直接坐在床上開始吃早餐。

這時我注意到小苗跪在地上的雙腿一直不停侷促不安的扭動,她似乎想嘗試張口想說什麼,但最後還是沒有開口。

隨著時間過去,她的雙腿扭得更厲害了。剛剛還被迫喝了我一泡尿,真虧她竟真還能忍到現在。

好不容易等我吃完早餐,我卻只是慢條斯理的收拾上課要用的東西,絲毫不理會小苗哀求的眼神。

終於等我準備出門時,小苗才終於忍不住開口懇求道:「拜託,主人……小奴快要忍不住了。」

「⋯⋯哼!」我回頭望著她冷笑道:「妳只要不當奴隸就不用聽從我的命令了啊?」

「不可以,小奴⋯⋯必須是奴隸。」

「即使我一直不讓妳上廁所也無所謂?」

「只要是主人不同意,小奴拼死也會努力憋著。」

「喔?這是妳說的,過來。」我拉著小苗來到廁所,然後讓她雙手抱著頭,靠在牆上,並且將雙腿分開與肩同寬。

地板還放著小苗昨晚睡覺用的衣服,應該是等會小苗上課要穿的,我將衣服用腳踢到小苗雙腿正下方,道:「沒有我允許,不准妳尿出來,明白嗎?」

「明白……」

沒等小苗說完,我對準小苗的肚子就是一拳。

「啊!!」小苗忍不住彎下腰,痛呼失聲。

「站好。」

我冷酷地一拳又一拳揮向小苗的肚子,而小苗則一聲又一聲苦悶的低哼。

我不斷調整拳頭的落點,確保小苗脆弱無比的肚子各處都有被擊打到。

終於--伴隨著一道激流落下,小苗同時也哭了出來,尿水沿著小苗的大腿間流下,匯聚成幾道水流,沿著大腿、小腿和腳背一直流到廁所的地板和小苗的衣服上。

有些難聞的騷味撲鼻而來,我皺了皺眉頭,對著小苗罵道:「媽的!廁所都被妳弄髒了。」

「嗚嗚嗚⋯⋯」

「所以妳沒聽我命令就尿出來了,妳說該怎麼辦?」我嫌惡地摀住鼻子,滿臉鄙夷的問道。

「嗚嗚……請主人賜罰。」

「好,我罰妳從今以後再也不能用廁所了,看妳怎麼辦?」我冷笑道,接著也不理會在廁所哭泣的小苗,就這樣背起包包出門去上課了。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