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二)歸途

上一章

「咦?」小苗驚訝的抬起頭。

「現在,這裡,在我面前脫掉妳的那件破裙子。」

小苗吃驚的看著我,眼神似乎在懇求我收回命令,但我不為所動,只是冷冷的看著她,並示意她快一點。

她的眼睛慢慢變得通紅,終於回道:「是的,主人。」

她扭曲著臉,默默地褪下裙子,露出純白的內褲。

周圍的行人訝異的看著我,想說發生了什麼事?然後發現我們倆人的狀況似乎不太妙,不住朝這邊瞄過來。

「果然還是白色的好啊,剛好和骯髒的妳有強烈對比。」我嘲諷的對她道,心裡感到黑色的滿足,接著我繼續下一步指示:「現在把鞋子脫掉,將兩隻鞋的鞋帶綁在一起。」

「好⋯⋯好的。」

「別緊張,我只是想羞辱妳,不是想毀掉妳。」我蹲下來拾起小苗的那雙鞋,對著已經淚流滿面的小苗道:「來,把鞋帶咬住。」

「嗯嗯,看起來很適合妳……」我退後一步,冷笑著打量小苗,接著指著她的上衣道:「等等,我覺得妳胸罩正確位置應該在更上面才對。」

「……更上面?」小苗戰戰兢兢地問道。

「操妳媽的,懷疑啊?」

「對……對不起……」小苗忍住哭,手伸進自己的上衣內側將自己原先就已經被我弄跑位的胸罩推得更上去。現在她的胸罩已經完全失去意義,卡在胸部上方,甚至可以直接從衣領上看見。而輕薄的上衣也讓激突顯得特別顯眼,而學姊寫的「賤貨」也隱約可見。

小苗現在的造型太詭異,周圍的行人不時會偷瞄幾眼,但個個都快步走過,我想像中的場景並沒有出現。不過也許這樣才是正常的反應,畢竟誰也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留下來可能會惹上什麼麻煩。

「請問這樣夠了嗎?主人?」

「行了,我們這就回家吧……對了,妳可以用手拿著裙子擋住妳的大屁股,但不可以擋前面,明白?」說完,我轉身就走。

就這樣,我們一前一後往回家的路上走去,我不時回頭瞧哭得唏哩嘩啦的小苗,她臉上掛著的鞋子一晃一晃,咬著鞋帶的臉龐已經哭得有些扭曲,上衣凸起一塊醜陋的胸罩疙瘩,雙手則緊緊抓著自己的裙子貼在屁股上,但又乖乖地露出前面白色的內褲,她腳上的襪子被骯髒的地面弄得鳥黑,走路一拐一拐的。

「等等……前面有一群人。」小苗突然駐足,驚慌地對我說道。

「唉呀,不想讓那溼溼的小褲褲給別人看對吧?」我指著小苗身上的內褲嘲笑道。

小苗點點頭。

「簡單,看我的。」

在小苗的驚呼聲中,我伸手用力扯開小苗的衣領,幾顆鈕扣掉落,露出小苗雪白的奶子。我右手伸去,食指、中指使勁捏緊奶頭,小苗的驚呼瞬時變了味道。我用力往下扯,小苗痛得跟著彎下腰,然後忍不住小力敲打我。

「這樣彎腰,他們不就看不到了嗎?我對妳真好!哈哈哈!」

「嗚嗚……」

我見她不敢用力的掙扎,笑了笑,然後就這樣捏著她的乳頭繼續往前走。

一路上,我保持將手放下到平常走路的高度,因此小苗被迫一直彎著身子走。經過的那群人個個都停下腳步,瞪大眼睛看著小苗。有的和身邊的竊竊私語,有的直接拿出手機拍照。我不管不顧,面色如常的拖著她走,捏著奶頭的手指不時用力捏幾下,享受小苗的哀鳴。

很快的,隨著離出巷口越來越近,人潮眾多的大街近在眼前,小苗的腳步越來越慢,終於她忍不住停下腳步,一臉哀求地看著我。

見她停下腳步,我低頭在她耳邊小聲的說:「想不想要我改拉妳的陰毛?拉斷一搓再一搓,回到家剛好變白虎,如何?」見她還在猶豫,我補充道:「要的話,先把內褲脫掉,免得礙事。」

「小奴會乖乖地走的。」小苗急忙回道。

「來不及了,現在把內褲脫掉。」

小苗訝異的張大嘴巴,似乎想不到平時溫柔的我竟然可以做到這麼冷酷。

「怎麼?想反抗命令嗎?」

「沒⋯⋯沒有,主人。」於是小苗顫抖著雙手,當著方才那群人的面前脫下自己下身最後的遮蔽。她匆匆想將內褲交給我,而我則拍開她的手罵道:「髒死了,自己的內褲自己拿。」

小苗身上沒有帶包包,只好將內褲揉成一團握在手裡,但露出來的部分還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出那是一條女用內褲。由於不敢遮住自己露出大半邊的胸部和寸絲未縷的下體,只好羞紅著臉,忍受周圍行人的注視。

「好吧,出巷口前妳可以整理一下上衣,並且穿回裙子和鞋子。」

一聽到我如此說,小苗鬆了一口氣,放下鞋子,並且趕忙將裙子穿上,同時整理好自己的上衣和胸罩的位置,不過鈕扣的部分已經被我扯壞,所以只好盡可能別讓它往兩邊敞開就行。

等小苗將一切整理妥當後,我下了新的命令:「掀裙子,然後提著。」

「咦?」

「懷疑啊?我說過要拉妳陰毛,不掀裙我怎麼拉?」

「是的。」小苗別過臉滿是羞恥地掀起裙子。

我手伸過去,抓著她一搓陰毛就往前走。

「在街上可以允許妳將裙子放低一點,但我的手不想碰到裙子,明白嗎?」

「明白。」

就這樣,我們一直保持這個姿勢走回家,雖然盡量選擇人少的地方走,但我們還是被很多人發現,承受了許多人的注目禮,而小苗的陰毛也被我拔斷了好幾搓。

而小苗被拔掉陰毛時的痛呼反而讓我的嗜虐心高漲,所以我會故意突然改變走路速度硬扯她的陰毛。等紅綠燈時,我也會不停的拔,聽著她小聲哀號。

好不容易到了家門口,小苗終於鬆了一口氣,想拉著我趕快進門。

「等等,剛剛我說想讓妳變白虎,妳想讓我食言嗎?」

「呃⋯⋯對不起。」

「裙子脫掉,腳張開站好。」

「是⋯⋯是的,主人。」

就這樣,我就在家房門口硬拔她的陰毛,將直接可以用手拔的全部拔掉,拔到她的陰部又紅又腫,開始滲出血絲。

「嗚嗚……」

看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小苗,我可以感覺到她現在又累又餓,我和學姊在教室分食她帶來的麵包時,小苗還在外面努力找自己的鞋子。雖然我現在一點都不餓,但估計小苗已經快餓慌了吧?

「我再給妳一次機會,妳可以選擇現在就這樣回家,無論是回妳自己的家還是學姊那兒都無所謂,之後我就會把妳當普通的學妹對待,但如果妳進來我家,那麼我就會盡我所能的折磨妳,直到學姊願意接受我為止,妳自己看著辦吧。」說完,沒等小苗回應,我便打開門進房了。

留下小苗在門外,一個人。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