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十一)傻瓜

上一章

五分鐘後,小苗咬著一個水桶回來,學姊起身來到教室後面拾起一塊骯髒的擦地布隨手往窗外一扔,慢悠悠地道:「現在罰妳帶著水桶去樓下用剛才的布把自己的腳擦乾淨再回來。」

「⋯⋯是的,主人。」

「在哪裡撿,就在哪裡擦,明白嗎?」

「⋯⋯小奴明白。」小苗苦著臉,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請我幫忙求情,但見我沒有表示,只好乖乖咬著水桶準備再爬出教室。

「等等。」我突然道。

小苗欣喜的看著我,以為我回心轉意。

我指著小苗脱下來的襯衫道:「擦地布本來就髒,估計是擦不乾淨了,改用這個吧。」

小苗愣愣地看著我,似乎不敢相信我的改變。

而我則狠下心,冷冷地對著小苗勾勾手道:「拿來。」

小苗看向學姊,又看向我,輕輕嘆了一口氣,乖乖回頭爬向自己放在地上的衣服,然後用嘴巴叼著自己的襯衫來到我面前。

接著我學著學姊將小苗的衣服往窗外一扔,然後道:「帶著水桶下去用妳的衣服將妳的臭腳洗乾淨,聽見了沒?」

「⋯⋯聽見了。」小苗無力的點點頭,然後再度咬著水桶離開教室。

「做得不錯,我喜歡。」學姊對著我點頭讚許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苗才終於咬著水桶回來,她跪趴在地上,任由我和學姊蹲在她身後仔細檢查腳掌。

「好吧,看起來挺乾淨的⋯⋯」學姊說道。

小苗鬆了一口氣,以為今天的噩夢可以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學姊拍手接著道:「現在我原諒妳之前偷偷站起來撿鞋的錯誤了,不過妳還是得完成我的命令——爬著去撿鞋!」

學姊拾起小苗的一隻鞋交給我,自己則撿起另一隻鞋,我們很默契的一起將兩隻鞋分別往兩邊的窗外丟出去。

「再去撿一次吧!」

「主人拜託不要!」小苗大急,現在不比剛才,已經接近下課時間了,人潮明顯比剛才多,雖然這附近比較偏僻,但還是有可能會有人經過,現在出去一定更危險。

「不對吧?」我不理會小苗的哀求,轉頭對學姊道:「這賤奴明顯沒有反省的意思,去撿個東西還在那邊嘰嘰歪歪⋯⋯」

「你說得對極了,真是太糟糕了!你說怎麼辦?」學姊笑道。

「跪好。」我撿起小苗的上衣,將她的雙手綁在背後,然後道:「這是給妳的懲罰,等會兒不准用手,跪著去撿,腳底一樣不能碰到地。」

「你確定嗎?這樣她更容易被發現,膝蓋也可能受傷喔?」學姊慢悠悠地道。

「乾我屁事,我開心就好,妳有意見嗎?」我冷冷地道。

「沒有意見。」學姊美滋滋地道。

「……哼。」

***

這次小苗離開得特別久,好不容易才回到教室。她回來時一直哭得不停,眼睛都腫了。

「怎麼搞這麼久?」

「……差點被看到了,躲……躲很久……」小苗抽噎道。

「行了,別廢話。」學姊不耐煩地道:「快過來讓我看妳的腳。」

我和學姊一同蹲在小苗身後檢查,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絲毫不理會小苗方才的遭遇。

「你覺得……」

「還行,應該真的是用爬的。」

最後我們終於認可了小苗的努力,放了小苗一馬。這時天色將晚,學姊好像覺得有點累了,便打算回家。

「這賤奴就先交給你了,隨便命令她,她會聽你的話,這是我認可的,繼續加油吧!」學姊笑眯眯地道。

看著學姊離開教室遠去,我看向跪在地上的小苗,沉默了一會兒,問道:「所以妳真的是在騙我,明明另有主人,卻假裝被拋棄?』

「……是的。」

「所以妳真的從一開始見面就在騙我?」

「是的,刻意當主人的奴隸,刻意討好主人,全都是刻意的……」

「……是嗎?」

「是的。」

「這樣啊……好吧。」

我嘆了一口氣,忽然覺得滿是疲憊。

只知道自己是個傻瓜,在那邊自我陶醉。

算了……

也不管跪在地上的小苗,我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教室。

***

離開系館沒多久,小苗便追了上來。

「怎麼?妳還想跟過來,不回到妳主人的身邊?」

我回頭看向小苗,她雙眼紅腫,身上穿著全是汙漬和皺褶的衣服,正靜靜跟在我身後。

「主人要求我聽你的話……」

「但我又不是妳的主人,妳為什麼要聽我的話?」

「主人說的……」

「那如果我要妳不聽學姊的話呢?」

「不行,因為她才是我的主人。」小苗愣了一下,但還是很快地答道。

「那我呢?」

「大概……大概算半個吧?」

「妳知道妳現在跟著非常不爽的我會付出什麼代價嗎?」

「沒關係,如果您不爽,可以在奴身上發洩你的怨氣。」

「妳為什麼要做到這個份上?是因為什麼把柄嗎?」

「沒有。」

「所以妳真的是自願當她的奴隸嗎?」

「是的。」

「我要怎麼確定這是不是學姊要妳騙我的?」

「因為剛才學姊明確要求小奴聽您的話,所以奴不會騙你。」

「那妳為什麼要自願當奴呢?難道我和學姊這樣對妳,真的會因此感到興奮?」

「其實⋯⋯如果是學姊,奴更多是感到痛苦和恐懼,並沒有什麼快感⋯⋯」

「那不當奴不就成了?」

「這個⋯⋯」

「所以到底是為什麼呢?」

「因為⋯⋯」小苗明顯不知道怎麼回答,最後擠出一句:「⋯⋯大概是因為小奴太賤了,不當奴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妳可以做妳自己,不用非要當奴隸不可。」我頓了頓,忍不住接著道:「如果妳願意的話……就做我的女友吧,怎麼樣?」

「那你和學姊怎麼辦?」小苗瞪大眼睛問道。

「不用在意她,我只想問妳的想法。」

「奴⋯⋯」小苗想了想,最後還是搖頭道:「奴就是奴⋯⋯不用在意小奴,趕快把小奴玩壞,您就能和她交往了。」

小苗說完,微微一笑,似乎一點也沒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終於忍不住怒道:「為什麼妳這麼不在乎自己吧,難道妳主人叫妳去自殺,妳就會真的去自殺嗎?」

「如果是主人要求的話⋯⋯沒錯。」

「妳!」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終於下定決心,狠聲道:「好!我倒要看看,妳是不是真如妳所說的這麼賤!」

就在人來人往的校門口,我突然一把抓向小苗的胸部。

小苗沒想到我會在人來人往的校門口這麼直接,嚇得急退好幾步。

「回來。」我的聲音很冷。

「……這裡有人……」小苗低下頭,但還是乖乖走回到我面前。

「我和學姊最大的不同,就是如果妳真不願意,妳可以選擇不聽我的,不同擔心我報復……」我的雙手慢條斯理的從小苗上衣下緣伸了進去,推開擋路的胸罩,開始用力搓揉她的奶子。

「但反過來說,如果妳願意聽我的,就表示妳真的就是這麼賤,沒錯吧?」

「……沒錯。」小苗低著頭,雙手平放在身體兩側,任由我大力的折騰她身前的那兩團爛肉。

「是嗎……很好,現在把裙子脫掉!」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