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十九)教室

上一章

也許是因為尷尬,隔天早上小苗並沒有一如既往出現在房間,房間空蕩蕩的,感覺十分不習慣。我一方面十分後悔昨晚的衝動,但又覺得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自己也許還是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到實驗室時,發現她早已在自己的座位上了。

猶豫了許久,我想讓彼此冷靜一下也好,因此沒去找她,而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念書。

結果念了好半天,卻一頁進展都沒有,回頭一瞧,發現剛才念的一點也沒進大腦。

書怎麼都讀不進去,煩躁的我開始偷偷看向小苗。

小苗也在念書,但念沒兩頁就看一次時間,感覺她也不如表面般平靜。

我偷瞧著她,她似乎也知道我在偷瞧著她。

沒有言語,只有尷尬的氣流在實驗室中環繞,不知道何時才會散開。

最後她似乎下定決心,起身收拾自己的背包,還沒待到傍晚便離開了實驗室。

這期間,她沒有和我說一句話,不過離開前她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微妙。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注意到有人傳訊息過來。

會是小苗嗎?

卻沒想到傳訊息過來的竟是學姊。

「我想和你談談,可以嗎?」

***

我帶著困惑,來到系上的一間小教室。

一路上,我不停思考學姊找我的用意,難道是因為經過這陣子的沉澱,讓她產生了不一樣的想法,決定答應我的追求?

問題是我現在已經有了小苗,我該答應嗎?可小苗才剛拒絕我的追求,我是否還需要在意她的感受呢?

我到底在想什麼?感覺自己就像見一個愛一個的渣男,唉……

是因為我和小苗今天奇怪的反應,讓她覺得自己有機會嗎?

但實話說不管小苗答不答應,我都無法忽視小苗的存在,畢竟即使她不願意當我的女友,她也仍⋯⋯和我有某種程度的「親密關係」。

我總不能和學姊說:「小苗只是我的性奴隸,妳不用在意她⋯⋯」

不過這也許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學姊找我只是談別的事情也不一定⋯⋯

千想萬想,卻沒想到打開教室門,映入眼簾的卻是--

小苗!

她全身赤裸的站在黑板前,雙腿分開,雙手搭在後腦勺,而學姊正用著黑色的麥克筆在她胸口寫上大大的「賤貨」兩個字。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發現小苗身上到處都是汙言穢語,甚至還有紅痕,明顯被很殘忍的責打過了。

教室地板全是小苗背包裡灑落出來的東西,上面滿是骯髒的腳印。

「學姊妳在幹什麼?」我怒氣迸發,衝上前去想把學姊和小苗拉開。卻沒想到反而是小苗挺身擋在我和學姊之間。

「咦?」我驚疑不解,停下腳步。

而學姊還是一如既往的一派雍容,用她特有的溫柔語調對我對我說道:「你不是喜歡我嗎?這麼快就想始亂終棄了?」

「什麼……始亂終棄?」

「你不是號稱喜歡我嗎?怎麼卻和這個賤貨告白了呢?」

學姊知道我昨天的告白!?

「妳怎麼知⋯⋯」霎時我的背後冷汗直冒,猛然想起小苗今天的奇怪反應,我忍不住脫口道:「難道妳就是小苗的前主人嗎!」

「不對喔~」學姊輕輕搖頭,一手抓住小苗的頭髮,往後一扯,讓小苗的臉對著我,接著另一隻手狠狠地捏住小苗的臉蛋,又拉又扯。而小苗則完全任憑學姊施為,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至始至終我都是她主人,並沒有變過喔~」

「什⋯⋯什麼?」我愕然道,忍不住望向小苗問道:「那我算什麼?」

「自然是什麼都不算,如果不是我的命令,她是不會聽從你的。」

「可是我拍的那些影片……」

「妳說你拍的奴隸宣誓影片嗎?」學姊微微一笑問道:「那又如何?順帶一提,整個橋段都是我想的喔,喜歡嗎?」

「這⋯⋯」

想起先前和小苗拍的那些重口味性愛影片,這些都沒關係?

怎麼可能?

真的不怕我散佈出去?

看學姊意味深長的表情,我突然領悟到重要的關鍵--對方是我喜歡已久的學姊。

一位非常了解我個性的學姊。

所以她鐵定明白--我絕對不可能這麼做!我沒有這麼狠心讓小苗身敗名裂,更何況我也不能保證我能全身而退,我……沒有勇氣。

「怎麼了,有什麼想問的嗎?」學姊笑吟吟地道。

「⋯⋯為什麼妳要這樣對我?」

學姊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喜歡我嗎?」

「問這個做什麼?」

「因為我在乎。」

「……老實說現在的我沒辦法回答妳,但我曾經是喜歡的。」

「我的話,我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你。」

「咦?」我錯愕地瞪大眼睛,好半晌說不出來,沒想到學姊會突然這麼直球的告白,好不容易我才反問道:「那……妳當時為什麼要拒絕我?」

「你忘了嗎?我當時說『個性不合』啊?」

「個性不合……」我猛然抬頭驚道:「難道妳是指這種事嗎?」

「沒錯!但人家喜歡你,所以才想要試試解決個性不合的問題囉~」學姊說完,便放開抓住小苗頭髮的手,瞥了她一眼,然後憑空而坐。

只見小苗立刻俯身四腳著地爬到學姊身後約一步的距離定好。當學姊坐下時,屁股便正好坐在小苗的背上。

可怕的是過程中學姊完全沒說出任何命令,小苗便立刻做出反應,用自己的身體充當學姊的座椅,而且整個過程流暢無比,這究竟是花了多少時間練習而成的啊?

看來學姊確實沒有騙我,小苗真的是她的奴隸⋯⋯

「將小苗交給你,一方面是試探,想確定你是否是我想要的那個人,另一方面也是在訓練你,讓你成為我心目中理想的調教師⋯⋯」學姊伸出拳頭用力敲向小苗的屁股,在小苗的痛呼聲中一字一句地道:「哪想到你竟然對她告白?」

「這⋯⋯」

學姊站了起來,轉身一腳將小苗踹倒在地上,然後用腳死死踩在小苗臉上,厲聲罵道:「操妳的爛婊子!為什麼要勾引他?妳明明知道我喜歡他,找死嗎?」

「對……對不起,主人。」小苗的聲音發顫,顯然非常畏懼學姊生氣的樣子。

「媽的沒見過這麼下賤的女人,妳是多賤?一定要罵妳才開心?賤貨!」學姊踩在小苗臉上的腳不停地轉動,小苗忍不住痛呼起來。

「真的真的非常對不起……」

我瞠目結舌的看著學姊踢打小苗,沒想到平時溫柔的學姊兇起來這麼嚇人,不過我總不能就這樣看著小苗被學姊這樣欺負,所以趕忙上前把學姊拉開。

「別這樣,是我主動和小苗告白的,不關她的事!」

「才怪!我當初只是要她成為你的奴隸,聽從你的命令而已,其餘各種討好你的舉動,讓你對她有好感,全都是這個賤貨的選擇,怎麼會無關?」學姊冷冷的看著我道。

「這……」

「……對不起。」只見小苗對著我小聲的道了一歉,接著又爬到學姊面前將自己的臉貼在她腳前。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我愣愣地看著小苗主動用自己的臉貼到學姊腳底讓她踩,頓時一陣無力感湧上心頭。

「你心疼她嗎?」

「嗯。」我老實地點點頭。

「勸你不要,因為我討厭她,只要我還是主人,我就不會讓她好過。」

「……我不懂,小苗是不是得罪妳什麼?為什麼妳要這樣對待她?」

「我是小肚雞腸的女人,而我喜歡的男人竟然和別的女人告白,難道我不能對那個賤女人生氣嗎?何況她還只是我下賤的性奴隸,這又如何能忍呢?」

「這……這個……問題是其實妳一開始就不用把小苗交給我啊?」我想了想又道:「妳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想要我喜歡的人,和我有同樣的嗜好和慾望。我想知道你有沒有這個潛質,是不是我心目中的那個人。」學姊笑了笑,接著道:「如果你真的喜歡我的話,就狠狠欺負她吧,如果我滿意的話——我就答應和你交往,而且把小苗也送給你。」

「送給我?」

「沒錯!既然都送給你了,到時你要怎麼對待她自然是隨你便,看是要繼續留她在身邊或是放她自由我都管不著,如何?」

學姊笑容不改,但說話的內容卻帶著一絲冷意:「但在此之前,你必須代替我狠狠調教這個賤貨,殘酷的折磨她、虐待她,讓她後悔成為女人,如果不讓我滿意,我是不會把她送給你的。」

「……我不想答應,我不想這樣對小苗。」

「那也很簡單……」學姊冷冷一笑,指著小苗道:「看到這個賤貨身上的字沒?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會讓她一直待在這裡,嗯嗯……也許還會擺一些有趣的姿勢,直到明天上課為止。」

「妳是認真的?」

「沒錯,我隨時都能命令她讓自己身敗名裂,然後拖著你下水,她會一口咬定這是你變態的命令,而最近你和小苗的相處狀況,想必大家都會相信的⋯⋯」

「妳!為什麼做得這麼絕?」我對學姊怒目而視,沒想到外表平和溫柔的學姊內心竟然這麼黑。

「別這麼說,這只是可能性而已,我相信你就是我心中的那個人,所以那種可能性是不會發生的。怎麼樣?願意接受挑戰嗎?」

我吞了口口水,忍不住開始思考這個選項,實話說這好像對我沒有什麼壞處,不但可以繼續當小苗主人,而且還可以得到學姊,雖然對小苗好像殘酷了點,但畢竟這本來就是她主人的意願,即使我不答應,她也會這麼對待她,好像也沒什麼分別,而也許最後我真成了她的主人,之後要再放她自由也不是問題?

「妳不在意我成為小苗的主人嗎?那個……妳不會吃醋嗎?」說著,我偷瞄了小苗一眼,但她背對著我,所以也不曉得她是怎麼想的。

「我不介意和男友共享一個女奴,你上她我也無所謂。」

「⋯⋯」我沈默一會兒,雖然不甘心但似乎也沒更好的選擇了⋯⋯

「好吧,我答應妳了。」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