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十八)告白

上一章

沒過多久,浴室突然響起最近很紅的一首動漫音樂。

手機?

只見浴室門開啟,小苗雙手拎著一條大毛巾向前平舉,巧妙地遮住自己的身體。

她曼妙的身軀隨著音樂擺動,但偏偏總能擋住我最想看見的地方。

在舞動的過程中,小苗時不時地將毛巾一點一點往上捲,在我期待的目光中,白皙的大腿越露越多。然後再巧妙地微微俯身,讓毛巾的長度又剛好能擋住自己最私密、最誘人的部位。

而在我心癢難耐忍不住喘息時,一轉身,露出自己毫無遮掩的美背和渾圓的屁股,讓我盡情的欣賞。

但真當我打算一口氣看得痛快時,她又俏皮地扭了兩下屁股,便溜回浴室。

與此同時,她並沒有完全關上浴室的門,只是半掩著。

於是快要忍受不了小苗誘惑的我,禁不住站了起來,想要偷偷溜進去。

而彷彿看透我想法的小苗,卻先一步從浴室裡伸出自己的玉手,對著我勾了勾。

既然如此,那就上吧!

收到邀請的我大步向前,衝進了浴室。

沒想到我ㄧ進浴室就被小苗推到牆上,手裡被塞進一台正在一邊播放音樂一邊錄像的手機。

她讓我將鏡頭對著她,然後用光裸的身體緊緊貼著我,並用手中的毛巾溫柔的為我擦嘴。

「等等……妳的身體都是奶油……」

「哎呀,這位客倌真不好意思,這就為為您洗乾淨。」小苗嬌笑著,輕柔地解開我身上的衣服並扔到一旁,然後扭開身旁的水龍頭,對著我們直沖水。

「妳的手機!」

「不怕,防水的。」

「我的衣服在地上!」

「不怕,等會兒為您洗乾淨。」

只見她將沐浴乳塗在自己身上笑道:「客倌還有什麼遺言要說嗎?」

「沒、沒有了。」

她將身體貼在我身上,緩緩地上下擦洗。

用沐浴乳潤滑過的皮膚光滑細膩,我舒服的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這時我聽見小苗小聲地說:「小奴不知道如何安慰主人,所以只好交出自己的身體了。」

「⋯⋯」我看著小苗,一時間難以言語,接著猛然將她緊緊抱起來接吻,不是吻額頭,不是吻臉頰,而是嘴對嘴接吻。

「啊⋯⋯嗯嗯⋯⋯」在最初的驚慌和困惑後,小苗也開始熱情的回應著我。

我恍然發現這竟是我第一次和小苗進行這麼純粹的接吻,明明自己已經和小苗相處這麼久了⋯⋯為什麼呢?難道我還在顧慮什麼嗎?

難道是因為學姊?大概是了⋯⋯原來她影響我這麼深⋯⋯

不過無關緊要了,既然她已經明確拒絕我,我又何必在乎呢?

「說起來妳的衣服是不是拿去外面陽台洗了?」

「是啊,客倌猜的真準。」

「既然餐送完了、表演也結束了、最後連澡都洗了,那妳是不是該回去了啊?」我邪笑道。

小苗楚楚可憐的看著我問道:「您忍心?」

「當然忍心,小苗外賣快滾,讓我的寶貝小苗回來!」

似乎詫異於「寶貝」兩字,小苗一愣,接著立正站好,大聲道:「小苗回來了!」

「妳回來真好。」

是啊,沒人規定要用什麼方式對待奴隸,我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誰又能管得著呢?

仔細想想我對她是什麼感覺?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我想要的不只是一個玩具,而是能陪伴我一生的伴侶,那我該用什麼方式對待陪伴我一生的伴侶呢?

***

這天晚上,她又準備用衣服鋪地睡覺,而我則直接衝過去,用棉被裹住她,接著在她的驚呼聲中,隔著被單一把她抱起然後一同撲倒在床上。

我一手隔著被單緊緊抱著她不放,另一隻手則拉開棉被讓小苗的頭露出來,她的嘴唇紅潤微濕,我忍不住一把吻了上去。她沒有拒絕我的接吻,只是喃喃的說:「……不可以睡床啊。」我強硬的回道:「少廢話,沒人問妳意見。」

「……嗯。」

過了許久,她終於忍不住開始掙扎起來,把身上的棉被扯開,坐起身子,露出迷人的美背。

我不解的看著她。

「好熱!」她嘟著嘴說。

「誰管妳熱不熱!」我又跳起來抱住她,再度把她撲倒在床上。我左手伸過去讓她能夠枕在我的手臂上,她背靠在我的胸膛,我右手把棉被拉過來,蓋在我們身上。

「這樣還會熱嗎?」

「還好。」

然後我就這樣一直抱著她,靜靜地聞著她的體香,其他什麼事也沒做。

「我會好好疼妳的。」

「嗯。」她小聲的回道。

「還有……我喜歡妳,妳願意當我女友嗎?」我有點不自在的對著她說。

我思考了很久,我發現我對小苗的想法已經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了。

我想要照顧她、守護她,我喜歡和她相處的感覺,即使未來她年老色衰也沒關係,我就是想要和她在一起,我希望⋯⋯能有更進一步的關係。

「⋯⋯」小苗沈默許久,不發一語。

「沒⋯⋯關係,妳可以慢慢想,不用急著回答我。」

「不,主人這個問題奴不需要想。」

小苗掙脫我的手,坐起身來跪在我面前道:「前主人曾說過,當主人有兩件事非常重要:一是『勿忘初衷,一切為了娛樂』,二是『勿忘本份,別愛上自己的玩具,也別讓玩具愛上自己。」

「妳……這是不願意的意思嗎?」

「對不起,奴和主人的身份是不同的,奴對主人沒有反感,而且也滿喜歡主人,但奴隸就是奴隸,主人值得更好的女人。」

「⋯⋯」我突然覺得有點惱怒,我自認我可以接受小苗的拒絕,畢竟她本來就有不接受交往的權利。

但我不能認同她是因為我是主人,她是奴隸而拒絕我。

媽的!既然小苗只當自己是奴隸,那我不是本來就該擁有她的一切不是嗎?

因此我激動之下,對著小苗命令道:「小苗,那我命令妳當我的女友。」

小苗似乎有些愣住,她想了想緩緩的道:「是的,主人。」

「⋯⋯不過如果小奴因為主人的命令而成為您的女友,這和奴隸又有什麼區別?」

「這⋯⋯」我不禁啞口無言。

「⋯⋯對不起,奴還是睡床下好了。」她下了床,然後想了想,忽然又道:「突然想到舊家還有衣服沒洗,奴還是先回去好了,可以嗎?主人?」

「啊⋯⋯好。」

我呆呆的看著小苗收拾一下東西,打開房間的大門離開,眼睛似乎有點濕濕的。

幹!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