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十六)小苗家

上一章

我和小苗一同來到她租的房間拿衣服,雖然先前聽她約略提過大概的位置,但我還沒實際造訪過。

那是一棟別緻的紅色建築物,用鑰匙打開大門,眼前是一條長走廊,裡頭乾淨明亮,顯然平時就有在打掃。小苗領著我沿著走廊來到一個墨綠帶著暗金色條紋的房門前對著我道:「這就是小奴住的房間。」

我心想這裡環境不錯,不禁開始期待小苗實際住的房間究竟如何?

「好臭!這是什麼味道?」打開房門,頓時一股酸臭味直衝入鼻。低頭一看,發現門內走道正中間放著一隻污黑難聞,散發著酸臭味的舊球鞋。

來不及開口詢問,便見小苗就在房門口前跪下,恭謹地低下頭對著球鞋用力吸兩口氣,接著用雙手捧起來,對著明顯更加噁心的鞋底深吻了至少足足五秒鐘,才小心翼翼地放下球鞋。

「妳……妳在幹什麼啊?」

她轉頭向目瞪口呆地的我解釋道:「這支球鞋是主人命令小奴從路邊的垃圾桶咬回來的……親吻它是為了提醒小奴,即使是外頭撿到的破球鞋也比自己尊貴。」

「呃……」我一時間不知道該回什麼,只好示意小苗先進去,沒想到小苗卻不馬上進門,而是先將身上的薄外套脫下來交還給我。

我不明所以的望著她,只見她在就在房門外一件一件除去自己全身上下所有衣物,然後就這樣赤條條的跪在門外,將自己脫下來的衣物整整齊齊地疊好放好,並直接墊在舊球鞋下面。

她還特地將自己的內褲裡側外翻,放在衣服的最上層,直接貼在球鞋骯髒的鞋底。

我感覺到小苗好像進入了某種特殊的狀態,一點也不像她平常的樣子。

「主人規定小奴入房時,身上不可以穿任何一件衣服。衣物只能存在於鞋櫃或是鞋底下。」小苗解釋道,她的神情動作從容,彷彿自己是身處在家裡的私人更衣室裡,而非赤身裸體的待在這隨時可能有陌生住戶經過的走廊上。

「奇怪?妳好像在我房間都沒這麼講究?怎麼回到妳自己的房間好像反而更……」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主人常說奴隸獨自待在房間,容易忘記自己的身份。因此特別要求小奴在房裡的規矩,以便無時無刻提醒自己卑賤的身份。」小苗恭謹的解釋完後,繼續道:「主人可以先進房等著,奴可能還要花一點時間……」

她將自己的包包放在衣服旁,接著便扭著屁股爬進房裡的門廊正中間跪好,接著拾起地上的梳子和化妝用品,對著放在地板上的鏡子開始打理自己的儀容。

在家裡還要打理儀容?

「呃……好吧。」

看起來小苗確實還要花一下時間,所以我決定聽從小苗的話,先一步進房間等她。

房裡所見正是我想像中的女孩子的房間,裡頭雖有些零亂,但大致還算乾淨整潔,幾個淘氣的裝飾和玩偶分別放在桌子和櫃子上,顯示其主人可愛的一面。

但仔細一瞧,頓時發現了其中怪異之處,明明房間正中間就有一張床,地板卻又擺了另一張半人大小的床墊。

「這裡不只妳一個人住嗎?為什麼有兩套床具?」

「不,這裡只有小奴住。床上的床具不是小奴能用的,小奴不能用床,只能睡地板。」

「所以床上那件花紋可愛的棉被不是妳的?」

「沒錯,那是主人的。」

「呃……好喔。」

這時小苗似乎已經整理完儀容了,她四腳著地爬入房間,而她進房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將所有的窗戶開到最大,並且把窗簾都打開。

「……妳現在又在幹什麼?」

「主人訂了三條奴在房裡必須遵守的規矩:一是小奴在房間不得直立,除非有特別的要求或是拿取物品,否則不可高於主人的下身;二是小奴不可以使用任何家具,包含床、椅子、衣櫃等……當然主人允許時例外;第三則是不可關……」

「不可關?」

「窗戶不可關,廁所門不可關,就連房間的大門也不可以完全關上。」

「這……這是什麼意思?」

「奴不被允許有任何個人空間和隱私,只要奴一進房,所有的窗戶就必須全部打開,不管天氣多冷都一樣;無論上廁所還是洗澡,浴室的門也都保持打開的狀態;最後房間對外的門也是如此,只能稍微用東西頂著。主人要求任何人都要能隨時進出小奴的房間,觀賞正在洗澡或上廁所的小奴。」

我不可置信的望著小苗,她的前主人也太誇張了吧!?

「萬一真有人進房怎麼辦?」

「主人有說該怎樣就怎樣,上廁所就繼續上廁所,洗澡也繼續洗澡。如果他想知道奴的身份,奴就如實以告。」

「如果他想對妳……」我有點說不出話來。

「如果他想要奴提供『服務』,奴就提供『服務』給他。」

「……妳主人竟然要妳當妓女?」

「不是妓女,是更下賤的存在,奴不收錢,也不用問奴的意願。」小苗的表情淡然,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時小苗拿起一張擦拭布,對著櫃子上的攝影機的螢幕仔細擦拭幾下,然後對著床的位置開啟電源,接著又走到床頭拿起另一個攝影機做同樣的動作。

「為什麼要放這麼多台攝影機?」

「主人開啟電視就明白了。」

「……好吧。」我隨手拿起桌上的遙控器打開電視。

「這……這是什麼?」

我瞪大眼睛,只見電視沒有任何節目,竟然全是用分隔視窗顯示,以各種角度對著這個房間的監控畫面。我猛然抬起頭,驚覺天花板幾乎每一個角落都設置著攝影機,而且就這樣大剌剌擺在那兒,沒有絲毫要隱藏的樣子。

「天花板三隻,書桌前一隻,對著床各個方位的也有三隻,淋浴間上對下兩隻,平放的一隻……對了,還有馬桶旁一隻。其中大部分都是插電的,只有一部分是用電池,所以就需要到家後打開……」小苗詳細的解說。

原來,這就是小苗所謂沒有任何隱私的意思?

我不可置信地說:「就這麼直接……」

「這是理所當然的,小奴的一切都必須在主人面前完全公開,這是小奴的本份。為了方便主人看清楚,小奴還得時常調整拍攝角度、擦拭鏡頭才行。」

入了房間以後,小苗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回答我的問題時,都一定會停下手邊的事情,恭謹且詳細的回答我的問題。

「先前因為都待在主人房間,所以未向主人報告,您現在可以用房裡提供的 WiFi 連線試試看。」

「什麼鬼?」我疑惑地拿起手機,發現手機已經自動連上 WiFi 了,看來不需要密碼就能連上,只是似乎無法正常對外連線。我打開瀏覽器,發現會直接導向一個網頁,網頁內容只有一句話:「有好東西,點我下載。」

「這看起來像病毒的東西是什麼?」

「這是一個手機應用,您下載安裝一下就知道了。」

「好吧。」於是我點擊下載安裝,並等待安裝結果。突然我瞪圓雙眼,發現這個應用程式名字赫然是「房號 102 性奴隸小苗生活全紀錄」。

我趕忙打開這支應用,發現應用採分頁的設計,下面有多個按鈕可以切換到不同的分類。第一個分頁是小苗的自我介紹,上面是一張小苗的裸體全身照,接著還有她的各項身體數值, 包含身高、體重、三圍、甚至陰道長度都有。

最驚人的是還有她的真實姓名、年紀、地址、身份證字號、興趣愛好等資訊,也都大剌剌的公佈在頁面上。

更扯的是應用其餘的分頁,其中一個分頁上寫著「小苗的房間」,點開來看,裡頭正是我在小苗房裡的電視看到的攝影機畫面,而且這一切竟然都不用密碼!

「為什麼要做這種鬼東西!?」

「這樣主人才能隨時觀賞小奴。所以小奴平時回來住的時候,主人也可以用這個觀賞,如果有那個角度不好或是畫面不清楚,可以傳訊息要求小奴調整。」

我又點開上面有一個廁所圖案的分頁,畫面是一個長長的列表,第一條上面紀錄著:「時間:2019/10/02 08:24:26,種類:小便,用時:1 分 24 秒,外觀:淡黃」,點開這個紀錄,上面竟然還有小苗用手機自拍,自己蹲在馬桶上小便的照片和馬桶尿液的照片。

我訝異的回頭看向小苗,小苗有些羞赧地說:「原本是因為不方便管理小奴獨自在房間上廁所的行為,所以前主人特別准許小奴在房間可以隨自己意願上廁所,但必須一一紀錄並且向主人彙報,隨著時間過去,後來就變成情況允許,每次上廁所都得紀錄。」

「……妳的前主人真是……」

「……主人似乎不太高興。」也許是看出我凝重的表情,小苗忍不住開口問道。

「是嗎?」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我勉強露出微笑,但想了想,終於還是開口道:「……也許吧,我確實感到憤怒。無論是不關門或是公開 WiFi,這些都完全不顧妳的安全。要嘛是不負責任,要嘛是真不當妳是一回事,不把妳當人看待。我認為無論是哪一種,都不配當主人!」

……而且總覺得房間內的小苗和房間外的小苗是完全不同的奴隸,是另一個主人的奴,一想到這些,不禁令我更為反感。

「不對,小奴有義務維護主人的名譽,這一切都是小奴的太過下賤,主人不用附任何責任。」小苗抬頭盯著我的眼,平靜地說道:「這一切都是奴自願的,奴願意服從主人的任何命令,只要是主人的願望,即使要求奴立刻用最痛苦殘忍的方式自殺也不會絲毫猶豫。就和奴隸宣示一樣,奴已經將一切全獻給主人了。」

「夠了!」我打斷她,但卻不知道該回什麼,我從沒想過這如色情小說般,增添情趣的性奴隸宣言竟是如此的沉重,小苗的奴性如此強烈,估計不管說什麼,她一定會說那是她自己的問題,我嘆了一口氣,最後只好說:「……我們回家吧。」

「好的。」

離開時,我注意到房門的把手上有一淡淡的手寫字跡,上面寫著:「門沒鎖,隨時可進。」

我忍不住暗罵一聲:「死變態!」

但不知為何,暗暗也開始感到恐懼……

說不定再這樣當小苗的主人下去……

會不會--這就是未來可能的自己?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