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十五)KTV

上一章

一路上,小苗不時的拿起手機,對著自己戴著帽子的模樣自拍。雖然我承認帽子不錯看,和小苗也非常相配,但也僅此而已,卻沒想到小苗這麼喜歡。

「帽子裡還有一條臭內褲呢,有什麼好拍的呢?」我忍不住取笑她道。

「反正又看不見,重點是帽子很好看啊!」小苗認真的說。

由於是臨時起意沒有預約,所以來到附近的 KTV 後,我們只能跟在別人身後排隊。

排了十幾分鐘來到櫃台前,才知道原來這家 KTV 最近在舉辦一個叫「情侶週」的特別活動,難怪今天特別多人。我問了一下店員具體的活動內容為何?店員笑著對我們說:「現在情侶包廂特惠,情侶現場接吻可以直接打 9 折喔!」

「9 折?聽起來挺不錯的。」我忽然親了小苗一口,並對店員問道:「這樣可以嗎?」

「哈,你的女友臉都紅了。」店員笑道。

「哈,哪有可能?」我滿是不信,她平常這麼開放……尤其是在家裡,哪這麼容易臉紅?

沒想到轉過頭去,卻見她真的變成大紅臉,她似乎一臉震驚,但又帶著一絲羞怯的眼神看著我,呃……反應怎麼這麼強烈?不就裝個樣子而已嗎?只見她雙手夾著臉,好似害羞的小貓。

於是我忍不住想逗逗她,調笑道:「怎麼?有意見?」

「沒……沒有。」

「不行,我覺得妳有意見,為了公平起見,現在換妳親我了。」

「這……」小苗猶豫了一下,似乎是看出我堅定的眼神,顛起腳尖對我的臉頰親了一小口。

附近的眾人紛紛拍手叫好。

***

進了包廂,我們點了幾首,也唱了幾首,不知怎麼,從剛剛開始小苗就一直放不開,只坐在我身旁陪著哼,像隻溫馴的小貓。沒想到小苗似乎意外的在意我們假扮男女朋友這件事,難道她……真的有這個意思嗎?我收起念想,稍稍試探道:「怎麼?做我女友這麼不樂意?」

「並不是,是因為淫賤的小奴太過淫蕩,配不上主人。」

「怎麼會?看妳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位清純的女孩呀?」我故作驚訝道。

「可是人家現在下面真空,頭上正頂著沾著尿的臭內褲喔?」

「我才不管妳戴著什麼,我就瞧妳是清純可愛的乖乖女。」

「可是人家明明很淫蕩!」

「我說妳清純就清純,有意見?」

「……可惡!人家明明就是十足的賤貨!」小苗氣鼓鼓的嘟囔,但不再反駁我。

「是說……妳是不是其實不會唱歌啊?」我有點開始擔心是不是來錯地方了,萬一如此,那確實是挺掃興的。沒想到小苗叉手道:「太小看奴了,奴可是最淫蕩最下賤的性奴,自然必須是最好的演員,也是最好的歌手。」

「性奴和會不會唱歌有什麼關係?」

「哼!呻吟聲不好聽,怎麼取悅主人呢?」

「是嗎?那我想看淫蕩的性奴歌手,秀給我看我就相信妳。」我揶揄道,表示不相信:「我相信也許淫蕩是真,但唱歌估計是不會的。」

「討厭!秀就秀,誰怕誰啊?」小苗氣鼓鼓的嘟著嘴,走上包廂前的小舞台。接著她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又跑進旁邊的廁所。

過了好一會兒,正當我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小苗在裡頭幹什麼的時候,下一首的前奏響起,小苗打開廁所的門走出來。

雖然她的打扮一點也沒變,但我卻覺得眼前的小苗突然青澀許多。她一本正經地走到台上,彷彿初上舞台的新人。她拿起麥克風,對著台下敬了九十度的禮,怯怯地道:「大家好,人家是小苗,今天想為大家唱首歌,希望大家會喜歡。」

正好主歌開始,她便開始唱起歌來,她的聲音平和溫柔,卻十分有力,原本的求愛勁歌被她唱得帶著一絲軟意,聽起來十分舒暢,原來小苗是真的練過唱歌的,我甚至有些意外的覺得她唱得比原唱還好聽。

快到副歌的時候,情緒開始激昂了起來,小苗一反最初的含蓄,漸漸開始奔放起來。

「不知怎麼,看到台下的男人,人家突然覺得好熱好熱啊。」只見小苗突然笑道,接著一手解開連衣裙上面的鈕扣,露出深邃的乳溝,並隨著節奏輕輕的搖晃臀部。

她的動作也開始有了變化,她一手拿著麥克風唱著,一手在台上除去鞋子,接著一步步走下舞台,來到我面前的桌子。原先只是稍帶煽情的歌詞竟被她唱得滿是情慾,彷彿還能聽見她微微的呻吟聲。我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換了個坐姿。

「我……想要男人的棒棒……」

趁著歌詞的間隙,小苗伸出舌頭隔空舔拭著手上的麥克風,彷彿那是男人身上的那根硬物,吐舌、輕舔,用眼神勾著我。

忽然,她掀起裙子,露出一條雪白渾圓的大腿,將白皙小巧的右足搭在桌上,那誘人的裸足對著我微勾,像是迎合著歌曲對著男方求愛,又似在勾引我狠狠地蹂躪她的小腳。但正當我忍不住伸手去抓時,卻又靈巧縮回讓我搆不著。

只見小苗嘻嘻一笑,腳離開了桌子,邊唱邊跳,接著又繞著桌子來到我身旁,對著我伏身露出深邃的乳溝。然後拉著我的右手伸進她的衣領,握住她的渾圓緊實的乳房。

小苗環繞住我的脖子,微閉雙眼,似是在享受我的揉捏,然後在我耳邊道:「主人,人家是不是很淫蕩啊?」

「一點都不淫蕩,我的小苗還是純潔可愛的小女生。」我一邊使勁蹂她的乳房,一邊搖搖頭道。

「睜眼說瞎話!哼!」小苗撇過頭,拍開我的鹹豬手,起身拾起桌上的手機,又回到台上,趁著樂曲漸停的時候,一本正經的開始朗誦方才我在公園傳給她的色情小說。

「滿是慾火的小靜不停地喘息,用力的甩頭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小苗用飽滿的情感訴說著,身體隨著小說的內容扭頭、伸展。但她的樣子根本不像是想要冷靜下來,而是在誘惑著我。

「怎麼辦?我好想他,真的好想他,我想要他用強壯的臂膀緊緊擁抱我……」小苗閉上眼,扭著身,就像是故事裡的寂寞少婦,想著她的男人。

原先的歌曲變成了背景樂,台上正上演著小劇場,

「啊,實在是受不了了,人家好想……快來幹我啊……」麥克風將小苗的聲音放到最大,讓滿是情慾的語句充斥著整個 KTV 包廂。連我都開始擔心旁邊包廂的人會不會聽見小苗的淫語。

「不行!我必須冷靜下來,他還不會這麼快回來,我必須忍!」只見小苗摘下頭上的帽子,扔到旁邊的椅子上,然後拿起她方才喝到一半的飲料杯,就直接往自己的頭上倒。

飲料直接染紅了她頭上的內褲,順著頭髮流到身上的連衣裙,原本就很薄的連衣裙立刻就變得通透,連奶頭都看得清清楚楚。劇情中小靜是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而潑水,但在小苗身上卻只有純然的誘惑。

「唉,還是去洗澡吧。」小苗下了台,隨手將飲料杯一扔,走到我面前,蹲下用力一掀,整件連衣裙便被她脫了一下來,就在我眼前,終於全裸了。

這時剛好接到下一首快歌,小苗又嗨了起來,拿起手上的裙子在空中大力甩圈,立刻從剛才的怨婦變成現在的浪女。

她的身體大力的搖,奶子用力的甩,一波又一波的乳浪,都快把我淹死了。

她忽然手一鬆,將自己唯一的衣物用力丟向門口。現在如果有人進包廂,要穿也來不及了。KTV 的包廂門是不能鎖的,服務員隨時都可能進來,但小苗彷彿不擔心這些,盡情的放縱,一點也不怕被別人看見。

「哈!還是不夠淫蕩,讓老子來教妳怎樣淫蕩!」

被氣氛感染的我也忍不住起身,推倒小苗,讓她用手撐在桌上,用她雪白的屁股當鼓,大力拍打,並讓她繼續高歌。

到了歌曲的高潮,隨手拿起冰塊對著小苗的乳頭用力按下去,用小苗的尖叫飆高音,嗨到後來,冰塊也免了,直接用力捏住乳頭,享受小苗最刺耳的尖叫聲,我們都瘋狂了。

「哈啾--」

「哈哈啾--」忽然小苗打了好幾個大大的噴嚏,接著又連續打了幾個噴嚏,「啊,對不起,主人哈啾……」

不知為何,在這一霎那,我突然心冷了。

突然……覺得一切都變得不好玩了……

為什麼?

是為什麼呢?

我到底在幹麻?

為什麼變成這個樣子?

是說我原本只是想要和小苗普通來一場約會,怎麼最後變成這個樣子?

「對……對不起主人,小奴不該敗壞主人的興致的。」小苗見我突然冷了下來,非常驚慌失措,立刻跪地求饒。

我連忙扶起她冰冷的身子,安慰道:「不,妳今天表現超棒的,不用緊張。」

我拿出包包裡的薄外套,緊緊抱住小苗給她溫暖,接著用鼻子貼著她的鼻子道:「玩歸玩,我不許妳感冒著涼,聽見了沒?」

「聽見了。」

冷靜下來後,才發現剛才有多不理智,小苗身上唯一的連衣裙都被飲料淋溼,待會怎麼讓她回去?總不能就這樣一直讓她裸著吧?

為了怕她感冒,所以先讓她穿回內衣,然後披一件我帶來的薄外套,想想又覺得不妥,只好在外套內再穿回連衣裙,帶著她匆匆離開。

「妳家不是就在附近嗎?回妳家拿衣服吧。」

一路上,行人看見穿著溼透的連衣裙的小苗,忍不住紛紛回頭,我則不停暗罵先前不顧後果的自己。

也暗自驚訝我好像比我原先想像中的還在乎她,她顯然已經不在只是我生命中小小的豔遇,而是某種……更特別的存在?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