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十三)公園

上一章

藝術這種東西很神秘,似乎只要冠上「藝術」,什麼奇怪的事情就都可以說得通。

第二天下午,小苗拉著我的手來到我家附近的公園,讓我站在一旁看她表演,只見她羞怯地走向一名陌生的男子,說:「先生,可以請你摸我胸部十秒鐘嗎?」

「什麼!為什麼?」那名男子表情錯愕。

「摸完以後,想請你填一份問卷,不用三分鐘,很快的。」

那名男子露出一附瞭然的表情,我不禁搖頭。

藝術,多少人假汝之手行……這種趣事呢?

「我……我可以怎麼摸?」

「這是一個藝術表演,你可以隔著衣服,或……伸進去摸,可以摸十秒鐘,但會有不包含臉的攝影,可以嗎?」小苗紅著臉,羞怯地說。

我不禁佩服小苗的演技和心計。有機會的話,真有男人會只願意隔一層衣服嗎?

所以不到兩小時,小苗就成功達成我的任務。

「被妳搞得超不好玩的啊!」我抱怨道。

「可是人家的咪咪畢竟還是被別人摸了啊!再說人家還多加攝影的部分,之後還可以讓主人看清楚,看人家多貼心!」小苗得意將手伸向我說:「……所以小奴要錢錢!」

「好吧,之後再給妳。」

「可是我們已經在街上了耶,不能先給嗎?」小苗嘟嘴道。

「少廢話,我當時只是隨口說說的,誰曉得妳真的可完成啊?」我沒好氣地道。

「隨口說說?主人要說話不算話嗎?討厭!」

「我……」我惱羞成怒,罵道:「臭小苗,欠調教就對了?讓我來好好修理妳!」

「哼!誰怕誰啊?」小苗毫不示弱,示意我放馬過來。

「哼!等會兒要妳好看!」

不過說歸說,既然來到公園,自然還是要逛一下,我遞了一瓶水給她喝,然後手拉著手,像情侶一般,漫步在滿是綠意的公園裡。

我們一路走到一個小廣場,廣場正中央排列著數個圓形的孔洞,會在每個準點時間噴出一道道水柱。很多家長會帶著小孩來這邊玩。這裡小朋友會四處追著水柱,在孔洞噴水前踩住阻止它噴出來。當然,有沒有踩到無關緊要,水噴在身上,小孩子們還是笑得很開心。

小苗似乎很喜歡小孩子,一直緊盯著他們不放,我站小苗旁邊陪著她,一起享受短暫的平靜時光。

我忽然注意到由於天氣炎熱,有些小女孩喜歡直接站在孔洞上面,微微張開腳,讓清涼的水柱直接衝進裙內。

我來了興致,拉著小苗指向那些小女孩,並對她露出邪惡的笑容。

小苗皺著眉盯著我嘆了口氣,苦著臉點點頭。

我笑咪咪地比出禮讓女士的手勢示意小苗出發。

玩水的不乏小苗一般年紀的女孩,所以小苗走過去並不顯得突兀。不過通常這年紀的女孩不會讓自己被噴得全身溼,只會讓手腳碰碰水,驅散夏日的炎熱。

小苗就這樣直直走去站在其中一個孔洞之上,雙腳微微張開。等了一會兒,噴出的水柱直直衝進裙內,小苗的表情微微一變,但仍然一動也不動,任由水柱打溼自己的裙子和腳襪。等這一波水柱結束,濕黏的裙子緊緊依附在小苗豐滿的大腿上,透出迷人的線條。

有幾名路人注意到小苗的情況,忍不住停下來觀察她。小苗臉頰羞紅,好不容易待水柱平息便趕忙小跑回來。

「怎麼樣?」

小苗低頭想了想,羞怯地回答:「……其實蠻舒服的。」

「嘿嘿,妳這個小色女……對了,妳看看妳的下面。」我指著她溼透的連衣裙,裡頭的內褲清晰可見,小苗驚叫,趕忙捂住下體。

這時我突然注意到附近有一張隱僻的長椅,我拉著她的手過去,命令小苗坐在上面,而我則坐在對面的座椅上,然後讓她拿出手機開擴音接收我的指示。

從這邊看過去,裙子不用掀起來也能看清小苗內褲,如果看仔細一點,甚至能隱約看見黑色的陰毛。不過為了看得更清楚,我還是傳訊息給予指示:「把溼內褲脫了吧,放在旁邊曬比較快乾。」

「喔,好的。」小苗一手拿著手機,微微起用另一手除去內褲,她左右張望了一下,現在身上除了連身裙和內衣外,什麼都沒帶,自然也沒有地方可以藏她的衣物,所以她將內褲藏在裙子下面。

「裙子內都是妳的淫水,這樣內褲怎麼會乾?放在椅子上才能曬內褲呀。」

「嗚,討厭!」小苗稍微起身將內褲抽出來,然後將內褲揉成一團丟到椅子的另一端。

「搞啥?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內褲?妳和內褲都是我的東西,妳們是平等的,不許妳這樣對它!」

「對不起嘛,那小奴該怎麼做?」

「既然是平等的,自然是並排著坐,主人我要清楚的看見一件妹子的內褲堂堂正正的鋪在妳旁邊,懂嗎?然後別忘記和人家道歉喔!」

「懂~」小苗嘟著嘴,認命的起身拾起內褲,將內褲展開平放在椅子上,然後對著自己的內褲面前規規矩矩地道歉:「對不起內褲,不該亂丟妳的。」

然後小苗讓內褲佔一個位置,自己坐在內褲的旁邊。

「好乖,這樣就能很好的曬內褲了。我想經過的路人應該都會覺得這件內褲是妳的,恐怕還會覺得妳是好色的變態呢~」

「哼!」小苗紅著臉,不安的看向四周。

「我剛剛想到一部小說很適合現在的情況,傳了一章給妳,妳念給我聽。」

「嗯嗯。」小苗拿起手機,開始閱讀上面的文字,「小靜想起了他健美的身體,情不自禁的伸進裙內開始自慰,渴望他今天晚上能夠撲倒自己……嗯嗯,小奴以為主人會傳變態的凌辱小說呢。」

「當然,你把我想成什麼了?啊!對了,那個女的怎麼做,妳也要照做喔。」

「可是她是在家裡幻想……」

「不管,照做就對了!」

「果然還是變態……」

「妳說什麼?」

「沒有!」小苗對我扮了個鬼臉,學著小說女主角,一手伸進自己的裙內愛撫自己的陰蒂。

「……到了動情處,小靜將腳伸上椅子,讓裙子滑落到腰間,露出白色的內褲,右手粗暴的撫弄自己,光是想到他俊美的臉龐,就覺得自己快高潮了……可是人家沒內褲啊?」

我沒有回應,只看著她,小苗臉色越來越紅,面有難色地看了我一眼,在椅子上縮腿抱膝,然後面對著我的方向,緩緩張開,露出自己最神秘的花蕊。

在這個白天隨時有人進出的公園裡,小苗一邊神色緊張的左右張望,一邊看著手機對著我露穴自慰。

「她對著自己溼透的內褲拍一張自拍照,傳給他,告訴他自己有多想他……這個女人有沒有毛病啊!老娘可是沒穿……」小苗忿忿不平的將手機伸向自己的跨間,一手捂著臉,對著鏡頭拍了一張小穴照。然後撥弄了一會兒,我的手機也接到通知。

「粉紅穴穴之白天公園的淫蕩自拍照。」

這是她之前註冊過的成人論壇的手機通知,表示「粉紅穴穴」剛才發了一篇新帖,不用說,自然是剛剛照的。

我曾要求她每次拍色情照時都必須上傳到論壇,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然後她就去上廁所,準備晚上的行程……所以小奴現在是要去廁所嗎?這個……不知道是不是剛剛下面沖水的關係,人家也確實有點想尿尿了。」

「嗯嗯,我們去附近的公廁吧。」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