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十二)日記

上一章

等上完廁所回來後,我忽然注意到小苗的位置旁有一本小本子,隨手拾起來一瞧,發現是一本日記本,於是拿到小苗的眼前問道:「這是妳的日記嗎?」

「是的,那是小奴的日記兼筆記本。」

「喔?好像挺有趣的,不過我好像沒見過妳寫日記?」

「因⋯⋯因為都是在唸書時偷偷寫的。」

「不想給主人知道?」

「沒⋯⋯沒有,主人。」

「嘿嘿。」我正打算拿起來瞧瞧,卻忽然有點猶豫,總覺得這樣看別人的日記好像不太好?不過既然我是她的主人……

我想了想,還是對著小苗問道:「我可以看妳的日記嗎?」

「主人……當然可以看……雖然小奴有點害羞……」

「拜託。」我低下頭,看著小苗倒過來的臉裝可愛道:「人家想看啦!」

「好啦!不過主人本來就是想看就看,根本不用小奴允許啊。」小苗被我逗笑,答應了我無理的要求。

我將擱在小苗屁股上的教科書丟回桌子,改放上小苗的日記本。

翻了幾頁後發現內容和我想像的有點不太一樣,上面其實不只有她每天的日記而已,裡頭還包含了她的行事曆、學習筆記等,整理的非常有條理。

寫的字也清秀好看,用可愛的少女口吻書寫,如果不仔細看內容,就會覺得小苗的文字一如她的外表,俏麗可愛。

但仔細一瞧,就如同小苗異於常人的內在一般,內容也是非常特殊,滿是淫邪色情的內容。

日記開篇便寫到主人要求用筆記本紀錄奴隸學習心得,任何教訓和體悟都必須寫在上面,內容必須詳實,並且不得隱瞞。而她對此感到羞恥和不安,也擔心自己無法做到這項要求。

「……這是妳前主人的要求嗎?」

「是的,主人說過好的奴隸要懂得自省,心中所想也不能隱瞞主人,每天都要在日記中誠實的寫上自己的心情和想法,所以其實嚴格來說,寫這本日記的目的本來就是給主人您看的。」

「哼!還說不希望給我看?」

「對不起嘛,不過人家確實不希望主人看啊,覺得很害羞。」

「哼哼,等會兒妳就知道麻煩大了。」

我繼續翻閱裡頭的內容,其中書頁上有一個叫「規矩」標籤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翻到這一頁,發現這一區塊所佔不小,上面詳細條列了奴隸必須遵守的規矩,像是每天必須比主人早起床、比主人晚睡覺等生活規範,看得出裡頭的內容時常刪改,小苗似乎會默默地將我對小苗的要求,甚至玩笑也寫進去,而且寫得無比正式,其中一項「當主人因偷懶無法承擔職責時,奴必須暫代主人調教自己」,這分明是先前「要求小苗想懲罰自己的內容」這件事情。

想起之前小苗曾對我說:「如果小奴的行為讓您不滿意,您可以建立一個新的規矩,要小奴遵守。」

「規矩?」

「小奴的行為會盡可能的遵守主人定義的規矩,如果小奴做錯了,您可以嚴厲的懲罰小奴。」

「……當然即使不用小奴做錯,主人也可以隨意懲罰小奴,不過這樣主人的懲罰就可以更加理直氣壯!」

「這樣呀。」

我一直以為「規矩」只是小苗取悅主人的說法,卻沒想到原來對小苗來說「規矩」不只是說法,而是真的需要一條條寫下來的「規矩」,不管內容多麼淫邪、變態,都必須完美實踐的最高準則。

至於最後就是我最有興趣的日記了,我猶豫了一下,看了小苗一眼,還是屈服於自己的慾望,決定繼續讀下去,雖然一方面是好奇心,但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藉此多了解小苗的內心世界。

***

日期:9月23日 天氣:晴

感覺主人很溫柔,或者說太溫柔了一點,嘻嘻。可惜雖然小奴不討厭這種感覺,但這不是主人對奴隸該有的態度,小奴雖然想提醒主人,但又覺得奴隸怎麼能夠對主人指手劃腳?結果晚上小奴因為一時衝動,逾了規矩,但卻成功讓主人覺醒,狠狠地調教小奴一番。

主人還直接尿在奴臉上,感覺自己好下賤啊,嘻嘻。

日期:9月24日 天氣:晴

天啊,今天主人竟然幫奴提東西,到底把奴當成什麼了啊?招人疼的學妹?等等,也許是因為在外人面前,所以才刻意這麼做的,在外面是疼惜學妹的學長,但在家裡就是讓學妹光溜溜背著洗衣籃爬出門洗衣的主人?聽起來好邪惡啊,不知道晚上他又會怎麼對待人家呢?有點期待呢~

日期:9月25日 天氣:晴

感覺主人在調教的時候確實有了主人的威嚴,但平時感覺還是對小奴很好,似乎真的把小奴當成普通的學妹?又或是刻意在營造這種感覺,然後在關鍵時狠狠踩在小奴臉上呢?覺得有點期待,但總覺得主人不是那種人?

……

日期:10月01日 天氣:晴

主人最近大有改變,調教的手法也開始有了不同的花樣,越來越喜歡欺負小奴了,所以人家好像也越來越可憐了呢,哭哭。不過一定是因為小奴太淫賤的關係,今天主人讓奴選吃茄子還是不穿內衣褲,奴下意識竟然選不穿,事後超後悔,結果下午的時候,還被一個男生看到激凸,超慘的!

小奴發現早餐店旁的服飾店有一頂可愛的帽子,好可愛喔!可惜現在生活費都沒了,只能乾瞪眼,哭哭。

***

「小苗,妳家裡不是不缺錢嗎?為什麼沒有生活費?」想起之前小苗給我看的存摺,我突然有點好奇地問道。

「可是小奴所有的錢和存摺都給主人了呀。」

「對喔!?」小苗對於認我為主人這件事執行得非常徹底,即使我沒膽用照片、影片威脅她,她沒有證件、存摺也一樣也只能事事依賴我。

「想要我還給妳嗎?妳好像喜歡那頂圓帽?」我曾見小苗在那間店駐足許久,但沒想到小苗竟然這麼喜歡?

「小奴當然非常想,不過奴之前交予主人的東西都已經是屬於主人的了,所以主人也可以選擇不給。只是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主人能提供一個讓小奴贏得零用錢的方式。」

「這樣啊……」我背靠著椅,腳趾撥弄著小苗的乳頭開始思考,沉吟道:「是說妳好像嫌我對妳太好是吧?」

「呃……有點……」小苗感到不妙,趕緊試圖補救道:「不過小奴覺得主人已經越來越有主人樣了。」

我笑了笑,雖然小苗認為我對她太好,但我沒打算改變我的態度,我認為情趣就是樂趣,本質就是互相追求快樂,性奴隸其實就是什麼都肯陪你玩的朋友,既然是朋友,自然應該你開心、我開心才對。

調教時雖然我會罵她是下流的賤貨,是比我還低等的女人,但這些只是在玩樂,平時她對我來說依然是一位聰穎招人疼的學妹,我會用我的方式好好憐惜她,這兩者並不衝突。

不過在調教的時候,主人的威嚴確實是很重要的……

「不行,老子不爽,所以給妳一個大大的難題!」

「給妳明天一天的時間,讓三位妳完全不認識的男生揉妳淫蕩的奶子,而且手要直接碰觸,不能隔任何東西,最好還要能碰到奶頭,過程至少十秒鐘以上。只要妳做到,我就給妳足夠的錢買帽子!」

「這太難了吧?」

「活該!妳這個沒錢的窮鬼還想買東西?想得美!」我誇張地大笑,然後抱緊小苗,臉埋進小苗水密桃般翹挺渾圓的屁股縫中不停地磨蹭。

「嗚嗚……明白了,主人。」小苗呻吟道。

在這之後,我們一直玩到凌晨一點多才回家。

被我罰站了這麼久,小苗幾乎已經站不起來了,所以我只好放她回自己的家。

現在小苗雖然每天都還會來我家問安,但平時還是會回去老家睡,這樣換洗衣服會比較方便。

我想小苗應該也是要有自己的生活,需要一點空間放鬆,不用把自己逼得死緊,目前小苗現在大約有兩成的時間會回去她的房間睡,剩下的時間才會過來陪我。

我刻意保持這樣的比例,以免小苗壞掉,因為我隱隱然覺得,小苗在某方面來說……似乎不太正常。

希望只是我的錯覺。

希望。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