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七)走廊

上一章

幾分鐘後,小苗跪在我面前,低頭默默等待我做下一步的指令。

她身上的尿液也已經清得差不多了,但她的精液內褲被我的尿液沾溼後,變得更加難聞。

「對了,妳的襪子怎麼脫了?不是懲罰項目嗎?」

「小奴的襪子髒,怕弄髒地板,所以……」

「我有問妳理由嗎?」

「對、對不起。」

「既然妳嫌衣服髒,那就來幫我洗衣服吧。」

「好的……嗯?記得這裡的洗衣機好像是在房外對吧?」

「沒錯,這層樓外面陽台有一台公用的三合一洗衣機。」我不懷好意的微笑。

小苗明白我的意思,紅著臉點點頭道:「小奴這就幫您去洗衣服。」

她起身收拾一遍房間,將房裡的待洗衣物全都扔進浴室旁的洗衣籃,便提著洗衣籃房門外走。

我本以為身上身上除了項圈,僅穿著滿是異味的男用四角褲的小苗,開門前至少會糾結一下,卻沒想到她這麼大膽,看也不看就直接打開房門,似乎一點都不擔心是否會被路過的行人看見。

於是我連忙跟上去,隨著她來到房門外。

走廊目前空無一人,所以小苗似乎也不急著找洗衣機,她回頭對我俏皮一笑,道:「對了,外面不怕地板髒,所以奴得穿回襪子才行,免得主人不高興。」

於是她慢條斯理地從洗衣籃翻出先前沾滿自己尿液的襪子,在我面前穿上,她試著走幾步路,對我嬌笑道:「地板好滑,這樣碰到人也來不及逃了。」

看著她的笑容,我這才突然領悟到小苗這妮子也許是在和我爭奪主導權……

嘿嘿,這妮子……不過我自然不會輸給她,畢竟全身光溜溜的人可不是我,誰怕誰啊!

這層樓的走廊呈現丁字形,我的房間在橫向走廊一端的盡頭,另一端是大門,中間的走廊則通往陽台,即是我們的目的地。

也不知是運氣太差……或該說太好?

正當我們將要往中間的走廊前進時,就聽見前面左側的房門開鎖的聲音,只見一名年輕的男房客從房裡出來,往大門的方向走去。

小苗身子一僵,緊張起來,連忙後退幾步,以免被前面的房客發現。

我自然不會讓她好過,所以用身體擋住她後退的步伐,我在她耳邊悄聲道:「不是膽子很大,不怕被人看嗎?繼續走。」

「好吧,主人說得算。」小苗嘟起嘴小聲道,她放慢腳步,小心翼翼地跟在那名房客身後,等到他走到大門口前,小苗也差不多來到走廊中央了,只要再兩步路轉進往陽台的岔道,小苗就安全了--這時卻變故陡生,那男房客在打開大門時,忽然無意識地回過頭來,小苗來不及反應,剛好打了個照面。

他驚恐地瞪大雙眼,發現一位幾近全身赤裸,戴著鮮紅項圈和奇怪丁字褲的女孩子就跟在他身後。

「我操!我……」他指著小苗張大嘴,緊接著一個沒留意,手一滑,大門頓時「碰」一聲重重關上。小苗似乎也嚇得雙腿發軟,捂著身子坐倒在地。

好死不死,這時住在最靠近大門的房間的另一位男房客大叔突然打開自己的房門,憤怒地對站在大門前的男房客大聲罵道:「王八蛋,關門小聲點!你們年輕人都在搞什麼東西?一個個都吵得要死,還都這麼晚回來,讓不讓人睡覺啊!?幹你娘的!」

幸運的是這名罵人的大叔住的房間門開啟的方向在另一邊,所以沒發現小苗的存在。

「對……對不起,我下次會小心的。」那男房客一邊道歉,一邊偷偷盯著小苗這邊,但他也很好心的沒有提醒憤怒的大叔,他身後有難得一遇的美好景象。

等到大叔罵完關門後,小苗似乎也冷靜了下來,她回頭看了我一眼,站起身,也沒再試著遮擋自己的身體,而是張開提著洗衣籃的雙手,大大方方露出自己無暇的胴體,對著他彎腰鞠躬,無聲的感謝他幫忙掩飾。

他對我們笑著點點頭,對我們豎起大拇指,便匆匆忙忙打開大門離開了,似乎有急事要趕,所以沒有留下來觀賞,難得有機會能在路上看見漂亮的裸女暴露狂,我想他一定覺得很可惜吧?

經過了這段插曲後,我們來到陽台,小苗將所有衣服全扔進洗衣機,然後將洗衣籃放在機器上頭。

「主人,人家身上的內褲要洗嗎?還是您希望奴一直穿在身上?」

「拿去洗好了。」

「好喔,主人。」小苗甜甜地回道,便在陽台上優雅地褪去自己身上剩餘的遮蔽物,然後丟進洗衣機。

終於小苗如同初生的嬰兒般,完全一絲不掛了。而且她帶來的所有衣物也都在洗衣機裡面,短時間即使想穿也沒得穿了。

雖然和先前其實沒多大差別,但渾身赤裸的小苗明顯害羞起來,她下意識地縮著身子,轉頭嬌聲道:「怎麼辦?現在人家一件衣服都沒有了呢。您不保護小奴,幫人家擋一下嗎?」

對於小苗的誘惑,我忍不住撲上去,從背後抱住她白皙柔軟的身子,她輕扭著身體,象徵性掙扎了一下,便任由我欺負她軟嫩的乳房。

我將雙手貼在她的胸口上繞圈,感受到她的乳頭漸漸挺立,雖然不是第一次碰觸,但觸感依然美好,我逗弄著她挺立的乳頭,不時揉捏幾下,她開始輕聲嬌吟起來。

我開口調戲道:「剛剛被人看到會讓妳興奮嗎?」

「是啊,淫賤的小奴覺得很興奮,心臟跳好快,下面也溼溼的,主人有感覺到嗎?」小苗將雙手伸到背後,往下一探,輕輕按摩起我下體的硬物,「小奴想回去了,來幹奴嘛~」

這時夕陽照射下來,灑在小苗白皙無暇的身軀上,我才想起我們這裡是陽台,而且只是三樓的陽台,再加上陽台的欄杆全是縫隙,樓下的人只要稍稍抬頭一望,便能將小苗美妙的裸體看得清清楚楚。搞不好剛才的房客其實正躲在下面偷看也說不定。

我越想越興奮,邪惡的靈感源源不絕地冒了出來,讓我更想欺負她了:「哪有這麼簡單?妳把我的房間當成什麼?妳必須穿著整齊才能回去。」

「咦?」

「所以妳得等到衣服洗完、烘乾,並且穿回衣服才能回房喔。」

「什麼!?」小苗瞪大眼睛,忍不住看了陽台外面一眼,哀求道:「至少別在陽台嘛。」

「在哪裡等不是一樣嗎?這裡還不用跑來跑去。」我故作疑惑的問道。

「嗚嗯,反正人……人家就是不喜歡陽台嘛!」小苗忍受著我手指的騷擾,一時沒想到理由,突然撒起嬌來。

「好吧,那我們去別的地方好嗎?」

「好啊。」說完,小苗就歡天喜地的拉著我回到樓內側。

回到室內,她鬆了一口氣,任由我在後面推著她前進,不過走著走著,小苗越走越慢,表情開始緊張了:「主人,我們要去哪兒?」

「房間不准進,陽台妳又不想待,自然就是出去逛逛囉。」我笑著指向面前這層樓對外的大門道。

「人家可以反悔嗎?」小苗哭喪著臉道。

「當然不行。」我把小苗拉過來摟住,在她耳邊說:「來,自己打開門走出去。」

小苗點點頭,微縮著身子,向前輕輕打開大門,涼風襲來,小苗抖了一下,躡手躡腳地來到了樓梯間。

「做什麼?當小偷啊?」

「討厭!人家很緊張耶!」小苗東張西望,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路過的行人發現。

「走,我們去頂樓逛逛。」我推著小苗的身子道。

「就這樣走到頂樓!?」

「別緊張……通常都沒人的。」

「……通常?」

「是呀,通常、可能、大概、或許沒人,所以我們快出發吧!」我邪笑著催促小苗。

「好嘛,主人!」小苗嘟著嘴,開始一步一階的上樓。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