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三)共夜

上一章

不知道過了多久,浴室的門打開,散著熱氣的小苗裹著大白毛巾出來,她在浴室門前的腳踏墊上原地跳兩下,弄乾雙足後。一手拎著白巾,一手拾起桌上的項圈戴上自己白皙的脖子上。

轉頭見我正看著她,便對我露出嫵媚的笑容,將身上的毛巾隨手丟到一邊,不遮不掩,大方的展露自己無暇的胴體,優雅地走到我面前跪下,伏身對著我的腳趾輕輕一吻,嬌聲道:「主人,小奴洗好澡了。」

她抬起頭,似乎注意到我的疑惑和不自在,便主動解釋道:「吻腳是奴隸很重要的基本招呼禮節,如果情況允許,無論何時何地,小奴見到您都必須跪下來,親吻您的腳,以顯示對主人的尊重。」

「……妳不用這麼不用這麼拘謹啦。」我搔搔頭,老實道:「這樣我會緊張。」

「身為奴隸,禮節規矩非常重要,無規矩不成方圓。」

「但是……」

「哈啾!」忽然小苗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一個還沒完,還連續好幾個噴嚏。

也難怪,剛洗完澡就這樣赤條條的吹風,當然會想打噴嚏。只見她脹紅的臉,尷尬地道:「對不起主人……哈啾!哈啾!」

我突然覺得好笑,心裡放鬆許多,交給她幾張衛生紙,道:「行了,我這裡沒這麼多規矩,我又不是教授那個老古板……對了,如果妳真的不想穿衣服,可以先躲進棉被裡,不然著涼就不好了。」

小苗擤完鼻涕,看我笑著看著她,似乎有點惱羞成怒道:「誰說人家不想穿啊?還不是要給主人看!還是說……主人不想看?」

「這個……呃……」

「躲到棉被就看不見了喔?下好離手!」

「呃……少廢話!快去!」

「是的,主人。」小苗上了床,用棉被裹住自己,只露出一顆頭。

「說起來……妳是不是曾有別的主人。」

「是的,只是主人命令奴,去找另一個男人當主人。」

「咦?為什麼?」

「小奴只是隨手可丟的玩具,不敢猜測主人的意圖。對於奴來說,當任何人的奴隸都是小奴的榮幸。」

我仔細觀察她的表情,看不出小苗是高興還是悲傷,我決定轉移話題:「既然妳現在已經是我的奴隸,那我現在可以對妳……」我有點說不出來。

她歪著頭想了一下,忽然噗哧一笑道:「嗯……像奴這樣跑到主動跑到別人家當性奴的賤貨不是說有就有的,說不定還能搶到主人的第一次?」

「呃……嗯嗯。」

「耶!處男取得!」小苗恬不知恥地道,接著她露出嬌憨的笑容,故作天真地問道:「請問您想對人家做什麼呢?」

「那我……我想看看妳,可以嗎?」

「當然可以,既然是主人的第一次,奴會負責帶領主人探索人家的身體……」小苗微微掀開被褥的一角,隱隱露出還微溼的裸體和雪白的雙乳。然後微微一搖,一付任君採用的模樣,我再也忍不住,微顫的雙手伸向她的酥乳,小苗不躲不閃,任由我手指輕握,宛若手捧著珍寶一般,我細心體會其中的觸感和重量。

過了好一會兒,我深深呼一口氣,開始輕柔地揉捏起來。

她微閉雙眼,似在享受,又似在忍耐著害羞,忽然她放開撐開棉被的雙手,用她纖細的小手引導著我的手逗弄她挺立的乳頭。

「您現在摸的是人家的乳頭,如果站起來表示人家有感覺……嗯嗯……」小苗閉上雙眼,微微的吐氣,過了一會兒,她偷偷盯開眼,見我在盯著她,忍不住羞得用手遮住臉。看著她嬌羞的模樣,我忍不住順勢一把撲上去,雙手伸進棉被開始亂揉亂抓,沒法掙扎的她,微微偏頭,用頭髮遮掩,忍耐著羞意。

我對著她可愛的小嘴親了幾口,看著她的臉蛋越來越紅。

「……嗯嗯……剛剛是人家的咪咪,現在是人家的小屁屁,用力打沒關係……嗯嗯……」她一邊嬌吟,一邊誘導著我撫摸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並像產品說明一樣,詳細地介紹自己敏感的地方。

「還有……人家最喜歡被碰觸耳朵,很舒服……」

於是我便咬住她的耳朵,在她耳朵旁吹氣,她小力地掙扎,這更加刺激我的本能。忽然她拉住我的手穿過有些潮濕的芳草,來到裡頭最神秘的地方,並用略帶鼻音的聲音喚道:「主人……」

「什麼事啊?」

「幹我。」

這似乎成了藥引,讓我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獸性,在她的導引下一桿進洞……一陣風雨後,我終於告別了我的處男。

***

「小奴想睡了,明天還得早起。」

「妳今晚真要住這裡嗎?」我有些好奇。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畢竟是第一天當主人的奴,還不知道主人平時的生活習慣,因此必須隨侍身邊,才能滿足主人的任何需求,只要一小片地板即可,不會妨礙主人的……如果主人還是覺得礙眼,奴可以睡在門外,幫主人看門,有需要時再喚奴進來服侍。」

「怎麼可能?當然不會!」

「感謝主人的厚愛。」小苗微微一笑,接著手指向保險箱問道:「主人允許奴借用原先穿在賤奴身上的衣服嗎?」

「啊?這問我幹麻?……喔?對,我才知道密碼……」我笨拙地從保險箱拿出她原先的衣物,交予到她手上:「衣服以後就不用鎖箱子,太麻煩了,妳要直接當睡衣穿嗎?」

「不是的,性奴應該習慣裸體,所以自然是光著睡,這些衣物是奴的床具,主人。」小苗將上衣的部分平舖在床邊的地板上並側躺在上面,然後將內衣、內褲等物捏成一團拉到頭下方充當枕頭,再用短裙當作棉被蓋住自己。

「妳在幹麻?我這可是雙人床耶?」雖然小苗盡可能小心地縮起身子讓將自己能夠躺在衣服上面,但顯然太過勉強,至少大腿以下的部分仍被迫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怎麼看都不舒服。何況短裙更是只夠剛好蓋住肚子,這樣睡覺晚上可是很容易著涼的。

「若非主人寵幸,性奴是沒有資格和主人睡同一張床的。」

「這邊晚上滿冷的,妳著涼怎麼辦?」

「主人不用擔心,裸體忍受寒冷本來就是性奴隸的日常功課……晚安,我的主人。」

「這……好吧,妳高興就好,晚安。」見她語氣堅定,而且還在地板上對我比出勝利手勢,我也只能哭笑不得的任由她去了。

結果我晚上完全睡不著,在床上輾轉反側,滿腦子都是她火熱的身軀。最後我終於忍不住轉頭偷看她,意外發覺她竟然好像也在偷偷看著我。一發現我在看她,小苗便立刻閉上眼睛裝睡。

睡不著嗎?也對,就這樣跑到明明自己不是很熟的學長家做奴隸,還裸體睡在地板上,夜晚天氣陰涼,地板又這麼硬,怎麼想都不可能睡得好,她究竟是何苦要如此作賤自己呢?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我依然睡不著覺,又忍不住偷瞧她,小苗的呼吸規律,已然進入夢鄉。我盯著她白玉似的胴體,感覺心中有火在燒。猶豫了一下,起身從衣櫃裡拿出多的棉被為她蓋上,一方面是怕她感冒,一方面是眼不見為淨。我見她在睡眠中露出淺淺地笑容,忍不住偷親一口,就這樣偷偷摸摸回床上睡了。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