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二)認主

上一章

正猜想著眼前這位漂亮妹子會不會接著從懷裡掏出刀子向我勒索時,方才還落落大方,甚至有些強勢的小苗卻沉默了下來。她盯著我好一半晌,似乎才下定決心,深吸一口氣道:「明白,現在開始認主儀式,床借我一下,可以嗎?」

沒等我回答,她便起身站在床中央,將棉被、枕頭全踢到一旁。見我望著她,微微一笑,在我詫異的目光中一件一件除去自己身上所有衣物……隨著她優雅的動作,她美妙且雪白的胴體一步步展現……終於,彷彿初生嬰兒一般,小苗的身上再也沒有任何遮蔽,一切都盡在我的眼前。

接著,她雙手交握搭在腦後,面向我直直跪下。接著在我的目光下,張開自己的雙腿,露出自己最隱密的部位,一付全然不設防,任君觀賞的模樣。我目盯口呆的瞪著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

我忽然衝到房門口,由窺視孔查看有沒有人在外頭,沒有!

接著又衝到窗戶旁,檢查窗外是否有奇怪的事物,同樣沒有!

我隨手把窗戶關上,平復一下自己紛亂的心情。

小苗默默地看著我的舉動,等我又回頭看她時,她才囁嚅地說:「接下來要繼續認主儀式,你準備好了嗎?」

「接下來要做什麼?」

「接下來你要開始錄影,將人家身體的一切全部記錄下來,然後將影片傳到我不知道的地方。」

我吞了一口口水,顫聲道:「妳……妳是認真的嗎?」

「是的,將來如果有個萬一,你可以拿來當籌碼威脅我,或直接散布出去。所以如果我真有什麼陰謀,我也會陪著你一起身敗名裂。」小苗語氣平靜,似乎一點都不在意這樣會有什麼後果。

「這……」

「反過來說,這樣你就會明白我有多認真,對吧?」

「……對。」

「所以你快拍!」

被她的氣勢壓倒,我只好乖乖拿出自己的手機,對著她拍照。

「不對,照片容易偽造,影片則相對困難許多,所以請你用錄影的方式。」

「呃……好吧。」

「請拍仔細一點,我的眼睛、耳朵、嘴巴內部,甚至是鼻孔內側,從頭髮到腳趾,全身上下每一個細節都要拍攝到。影片畫質要足夠好,毛細孔都要能看得清楚,如果你手機鏡頭不夠好,可以用我的手機。」

「好好好……」我發現我幾乎不能專注在手機畫面上,眼前誘人的裸體讓我幾乎移不開視線,手機實際拍了什麼我都不曉得。

拍攝接近到下半身時,小苗很自覺的坐回床上,扒開大腿,擺成 M 字型的模樣,雙手分別將兩片陰唇掀開,鮮嫩的肉色在房間的燈光下一覽無遺。我越拍越近,最後乾脆直接趴在她的兩腿間拍攝,就連肉縫間些微的顫動都拍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我拍完她嬌小玲瓏的雙足後,小苗身體的一切,在我面前已經沒有秘密可言了。

「別急,還沒完,先等我一下,鏡頭繼續對著我。」小苗俯身將自己帶來的行李箱抱上床,並且在我面前打開。裡頭意外的沒什麼東西,只有一個女用皮包、一隻手機和接著狗鍊的紅色項圈。

她拿起自己的手機,告訴我她的號碼,要求我撥電話給她。等她的手機響起,她先是切掉我的來電,然後撥弄了幾下,將自己的手機交給我,手機畫面顯示剛剛的未接來電的名字為「主人」。

當我要將手機還給她時,她搖搖頭,說我應該檢查她的通訊錄,簡訊和信箱內容。我拗不過小苗,只好一手繼續錄影,另一手約略看過一遍她手機裡的內容,裡頭沒什麼特別的訊息,只有一些生活瑣事,和一些朋友的聊天紀錄。

接著她將皮包的證件一一拿出來,對著鏡頭展示,並要求我確認上面確實是小苗的本名。

過程中,我漸漸明白了她的用意,這樣一來,她的一切真實身份資料,包含手機號碼都全錄到影片中了,一旦散布出去,後果不堪設想,她……竟然真的不給自己留餘地?

接著她下床直直的跪在我腳前,對著鏡頭大聲道:「我的名字是『苗姿宜』,我在此宣誓放棄自己身為人類的所有權利,將我所有的一切全交由主人引導。我將無條件全心服從主人的任何指示,並堅決執行主人每一道命令。如有違反,可將這段影片散布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一切皆為我的自願,主人不用承擔任何後果。以上宣言,永久有效。」

她戴上行李箱內的紅色項圈,然後伏身將臉貼在地上,並用手將狗鍊的握柄盡可能高舉,道:「我將自己的一切,包括意志、尊嚴和身體的掌控權,全交給主人,請點收。」

等了好一會兒,震驚於這一切的我才領會了她的意思,拾起她手上的握柄,她才終於鬆了一口氣,示意我可以不用繼續拍攝。

「認主儀式完成,您現在已經是奴的主人了,希望您會喜歡。」

「還……還行。」我還沒從震驚回復過來。

「其實這個行李箱其實是一種防盜保險箱,除非有密碼,不然打不開。現在密碼是八個零。您可以將奴的東西包含衣服全放進箱子裡,然後改掉密碼,這樣奴全部的錢財、衣物和所有與社會的連結全在主人的掌握之中了。」

「另外,建議在使用小奴之前,先將奴的宣誓影片放在奴不知道的地方,而且最少要有兩處備份。」

小苗不知道的地方?我愣了一下,一時之間也想不出應該放那裡比較好。

「需要給您一點時間嗎?請允許小奴先去洗澡,再回來服侍您。」她恭謹的語氣與先前剛進門時的她判若兩人,即使認主儀式完成,也依然保持跪伏臉貼地的姿勢。

「……好吧。」

「但只要項圈還繫著狗鍊,小奴就是隻母狗,不能隨心走動,只能被牽著走,所以奴想請您解開狗鍊。」

「……好。」我為她解開狗鍊,並看著她進入淋浴間。

我坐回到電腦前,將影片上傳到電腦,加上密碼,分別傳到幾個雲端的空間。弄好這一切後,我緊張的心情略為放鬆,開始胡思亂想,我想仔細思索這整件事,但一時間只覺得茫然無頭緒。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