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小說戀奴虐

戀奴虐 – (一)遊戲

天氣晴朗,微風徐徐。

我鼓起勇氣,面對暗戀已久的學姊說道:「我喜歡妳!」

「……對不起,可是我們個性不合。」學姊還是如一往的溫和,但卻給了我令人無比痛苦的答案。

***

心情鬱悶的我回到實驗室,手中的書拿起又放下,雖然期中考快要到了,卻一點念書的心情都沒有。

說到底我為什麼要在期中考前告白呢?無論成功還是失敗,估計我也沒心情讀書了吧?也許是因為考試壓力太大,所以才會做這種不成熟的舉動?

我嘆了一口氣,撇眼見到實驗室新來的學妹小苗正巧也走進實驗室。

說起第一次見到小苗,應該是在教授導師聚會的時候吧?原本導聚的目的除了慶祝教授生日,也有讓我們與這些新進的專題生交流的意思,而我們這些學長自然也趁著機會和這位漂亮的學妹獻殷勤。

當時聊天的氣氛還不錯,但也僅此而已,我對她沒有特別的想法。導聚後,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本來研究生和大學生就是兩個圈子。她平時很低調,平常會在實驗室裡靜靜地讀書、寫筆記,除了教授交下來的功課外,也不會主動和我們這些學長姊交流。

但不知為何,我覺得她似乎有點神秘,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所以一旦她來實驗室時,總會多注意兩眼。

而今天我卻發現她似乎和往常似乎有點不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的神色好像有些徬徨不安。我偷偷注意著她,但又看不出什麼明顯的異常。到了晚飯時間,實驗室的其他同學陸陸續續的出去吃飯,她似乎也想跟去吃,但卻站在實驗室門口發呆了好久,又像是在思考,有種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感覺。

「有什麼問題嗎?」我終於忍不住走過去,看似隨口問了一聲。

本來也不期待會得到什麼具體的答案,女生自有自己的小圈子,真有問題也不會來找我,不需要我來操心。

沒想到小苗還真的回應了我,她看了我一眼,猶豫了半晌才道:「我需要被引導,你可以幫我嗎?」

「幫妳?大概可以吧?」我對「引導」這個詞感到怪異,但既然學妹有事要我幫忙,我自然義不容辭。

「請問我今天晚上該吃什麼?」

「啥?這……這個……餛飩麵怎麼樣?聽說前幾天巷子開了一間新的麵店,好像還行的樣子?」

「真的嗎?實在太感謝你了!」小苗對我輕輕一鞠躬。

「呃……不客氣?」奇怪?小苗之前有這麼客氣嗎?我心想。

「那我之後可以繼續讓你引導我嗎?」

「呃……大概可以吧?」

引導?

「好喔!」她笑著揮揮手,便跑下樓,只留下滿是錯愕的我。

本以為只是她無聊的玩笑,因此晚上在家裡當我聽見敲門聲,疑惑地打開大門時,完全沒料想到小苗會出現在門口。

「學長,你好,我來找你了。」

「小……苗!?妳怎麼知道我住這裡?」

「查一下不就知道了?所以學長願意讓可愛的學妹進來嗎?」小苗笑吟吟地道。

我稍一猶豫便側身讓她進房,畢竟好歹小苗算認識的人,總不能就這樣把她晾在外頭。不過她竟然就這樣一個人直接跑來我家,就不怕我把她吃掉嗎?唉,這年頭的小女生都不知道在想什麼?雖然我也不過大她兩歲……

小苗就像來到自己家,進房便直接將自己帶來的小型行李箱往床邊一放,大咧咧地躺上我的床,然後旁若無人的四處張望,好似在審查我的房間。

「搞什麼?這麼晚找我做什麼?」我皺眉道,心理有點不高興。

「問我為什麼?學長之前不是答應願意『引導』我嗎?難道是騙我?」小苗在床上翹起二郎腿,任由裙子滑落到大腿根部,我忍不住偷看了一眼,接著問道:「妳到底在說什麼?而且這和妳跑來我家有什麼關係?」

「我正急著尋找引導我的人,碰巧遇到你,而你也答應引導我,所以晚上我做好準備便趕著來了,因為只有這裡比較方便……」不知道小苗是否注意到了我的眼神,但她又好像不介意,輕輕的搖晃雙腿,讓裙子落的更靠近根部……

「妳一直提的『引導妳』到底是什麼?」

「引導就引導,引導我的行為,糾正我的行為,讓我的行為轉向你期待的方向,這既能使我圓滿,也許還能帶給你樂趣……對你而言,或許就是一場遊戲吧?」

「什麼遊戲?」

「簡單來說就是我會聽你的話,你覺得怎樣好就怎樣,我都聽你的。」小苗坐起身,笑著看著我。

「聽我的話?什麼意思?」我覺得一時有點跟不上,迷糊的問道。

「比如說你現在要求我學狗叫,我就會叫給你看。」說完她便「汪汪」兩聲學起了狗叫。她的雙手還作勢放在胸前,看來可愛極了。

「啥?我要妳聽我的話幹嘛?我還要寫作業……」

「那……這樣如何?」小苗突然打斷我,緩緩地解開自己襯衫的頂端三、四個鈕扣,湊到我面前俯身露出那淡紫色的胸罩和誘人的乳溝,還俏皮地左右搖了一下,見我愣愣地看她,便問道:「想看嗎?」

「妳……妳這是什麼意思?」我吞了口口水,忽然想到了別的可能性,眼睛忍不住開始偷瞄她的身材,皮膚白皙,腰身纖細,胸部傲然挺立……想到這裡,胯下隱隱鼓脹起來。

「只要你引導我讓你看,我就會給你看,你覺得想不想看呢?」

「呃……有點。」

「有點想什麼?」

「想……看妳穿胸罩的樣子。」我一陣侷促,小聲地說。

小苗忽然露出嘲弄的表情笑道:「有這麼一位美少女在你面前,你卻只想要看穿胸罩的樣子而已嗎?」

「咦?可是……」我一陣面紅耳赤。

「膽小鬼!」看到小苗得意的表情,我惱羞成怒,忍不住回嘴道:「好吧!我說我不但想直接看到妳奶子,而且還想摸,行了吧?」

「那你就來啊?」

「我……」手正要伸出去,事到臨頭我還是軟了下來,不得不承認我還真的不敢就這樣對一個妹子動手動腳。

「果真是膽小鬼!」沒想到她卻反而主動惡狠狠地抓起我的雙手拉向自己,帶著我的手穿過胸罩上緣,扎扎實實地讓我握住那兩顆鼓脹飽滿的肉球。我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由於完全沒有任何布料阻擋,可以直接感受到那飽滿的肉感。

「抓好。」小苗瞪著我,然後將自己衣服的鈕扣全解開,並將自己的胸罩往下拉。期間我手一直抓著她的乳房,一動也不敢動。

「哼!臭男人!你這樣抓著人家的胸部,看得到嗎?」

「咦?不是妳要我抓好嗎?」

小苗一瞪眼,我趕忙放開我的手,面紅耳赤的道:「啊……對不起。」

「有意見?」

「沒……」我小聲嘟囔,同時偷偷盯著那兩點嫣紅。

「看仔細了。」

「嗯……」

「好看嗎?」

「好看。」

「摸過了嗎?」

「摸過了。」

「所以明白了嗎?」

「呃……明白什麼?」我愣愣回道。

「人家要和你玩的遊戲另一種比較粗俗解釋就是--你當我的主人,我當你的奴隸,聽懂了嗎?」小苗很刻意地嘆了口氣,彷彿我的遲頓讓她十分不滿意。

「啥!?」

她緊盯著我的雙眼,放慢語速,一字一句清晰的說:「就是只要你願意,人家就當你的奴隸,隨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人家會無條件服從你的所有命令,無論是打掃、煮飯,要我做什麼就做什麼,甚至……任何色色的事情。」

「妳在玩我嗎?這種玩笑不好笑。」

她將整個身子靠向我,小臉正對著我的臉約二十公分,距離近到我甚至可以聽到她微微的吐氣聲,身前的兩點嫣紅隨著呼吸晃蕩,她舔舔嘴唇柔聲道:「人家的咪咪給你摸過了,也給你看過了,你還不肯相信嗎?」

「為……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是第一個願意『引導』我的人,總之就是本姑娘想選你。雖然我想多數男生不會拒絕,但如果你不願意,我立刻就走,如果願意,我們就把儀式完成,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她坐回床上踢著腿道:「這樣你滿意嗎?」

「這……」我猶疑不定,畢竟這一切實在太詭異了。一名年輕漂亮的女孩,突然跑到男孩子房間裡,吵得要做性奴隸,這事真的有可能發生嗎?不是遊戲?真不是陰謀?

「要,或不要?」

反覆回味手上的觸感,幾番掙扎後,最後我還是忍不住點了點頭道:「要!」

下一章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