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筆記 – 左右互搏

沉寂了一段時間,最近開始瘋狂的參加活動,好似要把先前缺失的補償一番。

先前一些日本繩師來台交流時,我總會覺得不知為何他們在做繩縛時,都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流暢感」。

因此我自己在實踐時,都會思索究竟該如何做到那種「聲光效果」?

有一次我在抽繩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幾乎都是用右手抽繩,那如果我用左手抽繩會怎麼樣呢?因此我便嘗試使用左手試試看,結果發現……有點卡卡的。

等等?但我他喵的是左撇子耶?右手比較順是哪招?

現在想想,說不定這就是我沒辦法做到那種特殊的流暢感的原因?如果某個動作只習慣用左手或右手做,碰到不合適的位置就會覺得彆扭,要嘛用不合適的手做, 不然就是得用不習慣的手做,自然會覺得卡卡的,不流暢。

身為左撇子,一直以來我都會盡可能的平衡左右手使用,有意識的分配事情給不同的手做,而非全使用左手,因此很多人一直都沒發現我是左撇子,因為我連打球都是用右手,而我幾乎隨時會拿在手上的螢光筆也一直都是用我右手拿的。

但這其實是一個假象,我雖然是用右手轉筆,但我還是用左手寫字,分兩隻手的好處就是可以一邊寫字一邊轉筆,兩不相誤,完美!

只是嚴格說起來這種做法並不叫「平衡」,只是分配不同的事情給不同的手做而已,雖然兩手都有事情做,但一件事還是只有一隻手能做。

之所以會如此,一方面是因為減少練習的成本,另一方面是因為有太多事情只能使用右手,所以根本做不到真正的兩手平衡,只能說無奈生在這個滿是右撇子的世界,我也只能放棄。

據說全世界有十分之一的人是同性戀,雖然是「少數」,但其實數量眾多,需要大夥兒關注他們的權益,為他們發聲。但其實同樣也據說全世界有約十分之一的人是左撇子,不知為何好像也沒多少人在乎我們這些少數民族的權益?嗯嗯,值得深思。

呃……扯遠了,回來!

總之這個方法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我發現一件事到底該分配給左手還是用右手,其實很不容易判斷,而在很多領域中,一旦我做了選擇就很難改變了,好比說打球,因為學習的過程中還必須伴隨著腳步配合等種種因素,因為要配合的地方太多,學完一套下來之後就很難再做切換了。實話說練到現在,身為左撇子的我,現在右手反而還比較有力,當初平衡左右手的初心早就被現實的種種因素被打破了。

不過說了這麼多,幸好在繩縛這個領域中,似乎並沒有限制某件事只能用某一隻手才能做的情況。因此理想的情況是右手可以做的事情,左手應當也要可以做才是。而更進一步的,未來也許還可以學一下 Soa 的精神,練練單手或是用嘴巴之類的,不過那是後話了,現階段我的目標是左手要能用得多一點,至少要能做到「順暢」才行!

學繩到現在,實話說我已經不是被熱情,而是某種內心的執著所驅動的了,簡單一句話就是:「老子都花這麼多錢和時間了,沒有學到一定成果不甘心!」

但怎樣叫做有成果呢?

前陣子看了一本書,叫做「極簡閱讀」,內容我就不細說了,總之作者花了不少篇幅強調打造自己的知識體系的重要性。那我的繩縛知識體系是什麼?似乎沒有整理過,我似乎應該花時間整理一下自己會的和不會的,每一個細項自己是不是能夠紮實的完成?

我學繩到現在,自認其實會的也不少,但--到底是多少?不知道。不會的有多少?也不知道。

這些知識我能寫得出來嗎?我知道我的「邊界」在哪裡嗎?

在這個體系中,我還缺的是什麼?我該補些什麼?

現在回想,即使是單純繩縛本身的基本功來說,我其實也不是所有方向的本結都打得很順,不小心還是會出差錯,而且我也沒辦法隨意的打出指定方向的工作端,我沒辦法左右手交換使用,我沒辦法閉上眼睛用各個角度打本結。

不會的東西太多了!

之前看一篇文章提到有人問:「雖然是業餘的,但我平常一直都有在打球,這麼多年算下來一樣也可能超過十萬小時,但為什麼就是比不過專業的球員?」

那是因為專業球員專練不會的,專練不熟悉、不擅長、甚至不喜歡的動作。

所以說專業的球員,即使是相對不擅長的項目,往往還是強上一般人一大截,不會有真正明顯的弱項。

但現在如果眼前有個漂亮妹子要你綁她,你會怎麼做?

會用你最擅長的方式綁她,博取她的好感;還是冒著被她討厭的風險用你不熟悉的綁法綁她呢?

我想答案應該很明顯,而學繩到一定程度,要避開自己不熟悉的綁法並不是這麼困難。

本結的方向不熟的就直接用快速撐人結代替。

不熟的套路直接避開,所以都是用同樣或類似的套路,整天打安全牌。

結果熟的永遠都是那幾招,不熟的也永遠都不熟。

……我不想這樣。

話雖如此,雖然整天玩耍不會進步,但整天練習卻也沒了樂趣,反而忘了初心。

所以說要取得練習和玩樂之間的平衡,合理的安排練習時間。

比如說--綁男的就練習,綁女的就……開玩!非常合理,結合了男女平等和個人私心的好方案!

又或者如果就是完全不想綁男生,覺得碰到男生就過敏,那其實也有可以另一套方案,那就是認準一個妹子,只針對她練習,把「沒有形象」限制在最小範圍,然後習慣被她嗆,被她鄙視就行了⋯⋯咦?怎麼寫著寫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再不然,其實也可以單純自己在家苦練即可,畢竟不是每個項目都必須要有繩伴才能練習。

……像是練左右手便是如此,也就是說前面寫這麼多都是廢話,這檔事在家自己練習就成了……嗯嗯。

(也許某天突然秀出來,表現自己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

之所以要寫這些其實只是宣示!

宣示我新的一年要練左右互搏!

宣示新的一年我又重新開始寫部落格了!

宣示新的一年我又要快樂的寫廢文了!

請多指教,以上。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