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Soa 繩課練習 9 – 矇眼後高手小手縛

這次繩課做了前所未有的新嘗試,那就是矇眼做後高手,這是一場非常特別的體驗。

人的五感中,視覺是最重要的,據說人有百分之七十是靠視覺來接受外界訊息的。也就是說一旦封閉視覺,就等於封閉了人百分之七十的感官,感覺立刻就變得很不一樣。

原本用眼睛確認繩子本身的狀態,用眼睛確認繩子的繩路和位置,用眼睛確認受縛者的反應和感受……這一切皆可用視覺包辦,也就表示大部分的情況下,我可以忽略其他感官傳來的信號,因為使用視覺差不多就足夠了。

但現在我卻必須使用別的感官來補足原先視覺的功能,感受原先那些不曾在意的信號。其中,我最能感受到差別的是觸覺的回饋,我被迫用更多身體的接觸來感受縛者的狀態,包含她呼吸的起伏和情者、繩結的鬆緊和位置,甚至是繩子本身的觸感。

身為繩手,我似乎忽視了繩子本身,雖然我時常綁在自己身上練習,但我在意的是繩子接觸受縛者身上的反應,我練習的目的也是確認自己的綁法會不會讓受縛者不舒服。但卻不曾認真的親自品位繩子本身,其粗糙的觸感,滑過身體的感受。這次雖然我同樣是在綁別人,但其實也是在綁我自己。

特別這次練習,我接觸到更多,也注意到過多先前不會特別注意的事情,也許透過觸感的輔助,也許之後我的繩縛還能變得更為細膩。

但就結果而言,我的矇眼後手縛並不成功,雖然我盡可能的用手做確認,但最後成果還是歪的,有趣的是我特別確認的點也確實都是正的,所以表示我確認的點數量還不夠,換言之其實還是有很多細節是我沒注意的。

另外,因為受縛者也在學繩,所以我一邊綁,一邊同時也在說明,我發覺自己似乎有點分心,這也代表雖然我滿常練習後者縛,但仍沒成功練到身體記憶。

就結果而言,除了綁的有點歪以外,我一開始忘記讓對方挺胸,下胸繩有點緊而且沒順好。但我想我這次最大的錯誤是最後綁完後,我沒聽到對方手不舒服,我太急著紀錄方才矇眼後手縛的缺失,卻沒注意到對方舊傷復發。我一開始也沒問清楚對方舊傷的確切位置,我一直以為是手腕,卻沒想到原來是靠近肩膀的的地方,所以我自以為是的幫她舒緩時卻反而動到她舊傷。

我想這裡面我犯了兩個錯誤:一是我一開始沒問清楚舊傷的確切位置,以至於綁的時候我雖然有注意,但卻搞錯方向;二是我在綁完後精神太過鬆懈,沒注意到只要沒有拆繩都還是有風險。

而後的太股縛練習就比較沒什麼了,但我在綁自己的時候,做得太鬆了,下次需要注意。

以上。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