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Soa 繩課練習 5 – 親自體驗高手的繩縛

一直以來,沒固定的繩伴上繩課,雖然讓每堂課都得多花時間熟悉繩伴,但好處是可以迫使我習慣綁不同的人,體驗不同受縛者之間的差異 (雖然可憐的 Soa 必須幫忙約不同的人來練習就是了)

像這次的練習便是助教親自下場,對我來說就是一場非常不同的體驗,首先是尊敬(敬禮)!

……不過感覺更多是不習慣,其中一個明顯的差別是她的身體更嬌小,嬌小的身子也讓我產生沒地方放繩子的感覺,而且因為我比較高,她又是坐著被綁,所以在綁的過程中,她的身體會向前傾,我沒注意到其中的差別,導致前面的胸繩綁得太上面。

她穿得也比較少,直接綁縛在裸露的肌膚上感覺非常不同,而豐滿的胸部更讓我在順下胸繩時感到無從下手……感覺自己對女生,尤其是敏感部位太縛手縛腳,過程中還被助教鄙視,結果最後竟然連胸前的沙漏都忘了。

不過 Soa 老師提點了我們真正最大的問題--就是根據他的觀察,每個受縛者在被我們綁的時候,全是一副眼神死的樣子。

隨著我們技術的熟練,我們似乎太過在乎繩子綁得怎麼樣?結怎樣才能打得好,打得結實?但忘了我們是在綁一個人,而不只是一個物件。

Soa 把我叫上去,讓我實際體驗被綁的感覺,第一次是模仿我們綁的方式,第二次是身為繩師真正應該綁的方式。兩種綁法差異之巨大,讓我幾乎難以用言語形容,這是我第一次被真正的繩師綁,才終於明白真正的繩縛應該是什麼樣的感受。

一直以來我都單純只是覺得繩縛「美」,學繩的初衷只是想要學習如何親手展現這種「美」,其實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有人能如此醉心於被綁,甚至能綁到哭出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透過這次的實踐,我想我大概可以理解了。

(個人覺得每個學生都應該體驗看看,好評推薦!)

不過我認為其實大家也都不是笨蛋,也並非一定要強調才知道原來對方是個人。但是我們缺乏的是交流的工具和手段,想要給對方的東西,不知道如何傳達給對方,好比說我第一次綁穿這麼少的妹子,所以我綁的時候一直很小心的用手擋著繩子,然後一點一點地慢慢抽,怕自己不小心弄傷她細嫩的皮膚……沒想到她只覺得我動作很慢,也許還很無聊(只是沒說),這就表示我的想法沒有成功傳達給她,而這件事本身也是不必要的,但我卻沒有領會。

所以其實這次給 Soa 綁完,從最初的震撼回過味來後,我的收獲更多是--原來可以這樣!

呼吸、節奏、接觸,到鬆緊的變化到速度的快慢,還是有技藝性的東西在裡面,只是服務於不同的目的,不是繩子,而是人。原來我其實有這麼多可以溝通的方式,只是我之前都不知道而已。

後頭我們開始學新的東西--腰跨縛,這個和之前和 Ar Tong 教的版本不同,明顯比較單純,這個版本全部都靠腰來撐,光是想像都覺得很痛。根據 Soa 的說法,這種綁法其實根本不能用,但卻是最基礎的原形。不過雖然看起來簡單,但其實也沒這麼容易,至少對我而言,因為……助教的打扮真的讓我非常有壓力啊啊啊啊!

接著我又再嘗試了一遍 Ar Tong 教的版本,發現自己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他的版本相較起來真的難上許多,尤其是一開始直接綁在髖上,就表示必須一步到位,而髖的位置既不好抓,而且也很難將結綁到正中間,一直沒掌握好。

在之後磕磕絆絆的練習中,我也體悟到如果沒把技術學好,我其實也不太可能達成更進一步的東西,畢竟如果我無法把這一切練成身體記憶,我又有什麼心力和受縛者交流呢?看來我得先把 3TK 練到腦袋放空都能輕鬆綁完才行,下次來試試看。

(Soa 示範)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