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練習 – 新的啟發

原先以為只是一場例行普通的練習,卻沒想到意外給了我重大的啟發。

這次練習完整嘗試了幾次蝴蝶縛,總算是掌握了這種綁法的基本技巧。學到了兩種版本,一種據說是來自德國繩師的原本,另一則是修改版,但個人覺得兩者差別不大,只有些許的不同。

但在調整綁法的過程中,留了太長的繩尾,所以嘗試了幾種收繩的方式,沒想到意外弄出了一個像把手的玩意兒。看著那漂亮的把手,讓我忍不住想起花瓶,既美觀,又可以拿來用……   然後我就突然領悟了。

我一直覺得我理解的繩縛好像少了什麼,不應該只是拘束,而應該還有些別的東西,但又實在說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但現在我才知道少了「支配」。綁她並不是因為她想被綁、想被拘束,而是因為我想支配她,繩子只是輔助,與繩子結合,成了精美的玩具,才能方便供主人賞玩,繩子是讓她更完整。

把手,是讓主人支配的象徵。

不過也就是同時,我也才發現這不是我的欲望,這不是我的追求。

我時常在思考繩縛到底美在哪?我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繩縛?

我到底和受縛者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我一直覺得我不太像一個 top,對於支配的慾望很淡。

那麼明明我並沒有奴役對方的慾望,為什麼會想把人家綁起來呢?

這次因為找了朋友的 bottom 練習,我忽然有所啟發,我想起了先前朋友之間開玩笑關於「捆工」的說法,我發現我其實很喜歡這個概念,我其實是在服務我的客戶,只是客戶並不是被縛的人,而是她的主人。我是在為客戶完成作品,為此我費盡心思,完成同時也是我的作品,完成……一件精美的玩具,供其主人賞玩。

就像是磨刀匠,完成作品後,最終還是需要它的主人拿來砍人才完整。我所能做的,是盡其所能的將刀磨利,期待主人確實能順暢的揮砍。

也許因為我本來就是創作者的身份,我最大的成就感來源本來就並非掌握一門艱深的技藝,或是討好別人,而是完成作品,並且別人願意使用我的作品,喜歡我的作品,這似乎才是我追求的東西。

整理一下,所以我追求的東西是啥?

呃呃……嗯嗯……呃……所以我的追求是當捆工?呃……嗯……好吧!

就決定是你了!努力朝當捆工的目標邁進啦!!!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