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BDSM 實踐相處日常

繩縛手記 – 打打日常2

過去,我時常會有關於自己對 BDSM 自我認同的問題,到底怎樣才算入圈?怎樣才算 BDSMer?

從很多種角度來看,我似乎就只是個普通的好色男子,喜歡女人,也喜歡對女人做很多糟糕的事情——但這不是絕大多數男人都有的嗎?

一方面我既覺得自己不是 Bottom ,但同時我也沒啥當 Top 的慾望。

其實在玩繩縛的時候,我就時常有這種感覺,我覺得我其實是服務業的,我好像更常思考的是對方喜歡被怎麼綁、想被怎麼綁?而非我自己想要怎麼綁。

不過這可能也要依對象而定,如果是面對女友,我會更傾向於滿足自己的慾望,會想要好好的欺負她。

也許是她散發的 Bottom 之力太過強大,不斷散發出「快來欺負我!廢物!」的氣場,或者也可能只是——因為是她,所以我才會想欺負?

總之,雖然我有過自我認同的問題,但女友就完全沒有這種煩惱,因為即使用多種不同的標準來驗證,都可以得到完全相同的答案——她是變態!

妥妥的變態!

標準的變態!

變態中的戰鬥機!

總之,女友的屬性就是 Bottom,喜歡被打打。

而我呢?就是打打服務員,專門服務女友,努力的打,用力的打,在其猛烈的打打需求下求生存。

有時上個廁所回來,就會發現女友在床上屁股翹高高,棍子在一旁⋯⋯

我還能怎麼辦?也只能認命的打囉~不然陪她一起在床上屁股翹高高嗎?

對我來說,幾天一次的幹幹是樂趣,每天一次的幹幹是功課,但如果是一天數次的幹幹——就是責任了。

幸好女友雖然是變態,至少在性這方面沒這麼狂野,但若論及打打,對我而言就是責任,非常重大且沉重的責任!

我必須時常用自己可憐的肉掌,和她的屁股硬碰硬,而我只能不停地磨練自己,忍受著痛苦,與恐怖的鐵屁屁相抗衡⋯⋯

有許多 Bottom 喜歡被打打,而喜歡的原因卻各有不同,有的是因為主人喜歡所以自己也喜歡;有人是喜歡被處罰,喜歡的是「被處罰」本身;但也有一種人單純就是戀痛,喜歡疼痛的感覺。

而我女友則是偏向戀痛的類型,而我個人覺得這種類型好像通常也更加耐痛。

所以打的時候不太需要留力——或應該要說要盡可能別留力,用力揍就對了!

說真的,即使是看似嬌小柔弱、細皮嫩肉的妹子,可能也遠比想像中抗打。

剛開始的時候,總免不了會將自己的感覺帶入,覺得這樣對方會很痛,不要打得太過份之類的⋯⋯

但這其實是個天大的誤會!

自己不喜歡痛沒錯,但對方很喜歡啊!她可是變態!

她叫、她掙扎不是要你停下來,而是她在爽!

在爽啊!兄弟!

只要別打到骨頭,皮肉傷其實沒啥問題,不用擔心太多。即使真的打出瘀青也不會怎麼樣,因為有些人就是喜歡瘀青!

不要把自己的感覺帶入,她可是變態!是變態啊啊啊啊!

(深呼吸)

不要太多自以為,有些人就是喜歡被粗暴的對待。

就是有人喜歡被扯頭髮、甩巴掌、踩臉、被揍被踹、被掐脖子⋯⋯假如被別人看見我對女友這麼幹,我絕對有理說不清,會被社會性抹殺,家暴男這個標籤會被貼的嚴嚴實實,甩都甩不掉。

但——她就是喜歡。

所以有時直面慾望,她反而會比較開心,好比說我喜歡她幫我口交,但通常她都不怎麼樂意這麼做。

但有時如果我真的順從自己的慾望,直接粗暴的抓住她頭髮,直接塞到我胯下,她反而會願意用嘴巴為我服務。

實話說,這對之前的我是完全無法想像的。

所以不要想太多,狠狠的打就對了。

只是正如我前文所述,戀痛的人似乎通常也更加耐痛,有位屁股太過耐打的女友——真的很花時間!

時常打個一個小時還是沒打夠,明明手已經酸到不行,她卻可能還是沒滿足,簡直就是體力和耐力的雙重考驗!

說是這樣說,相處到現在,其實我也慢慢學會了一些生活的小技巧,可以減少所耗費的時間。

比如可以採用「預處理」的方式。

有些事情就是很麻煩,我們無法省略,也無法避開,甚至也無法控制發生的時間。對此我們就得預先做好準備,以便當事情來的時候,不至於手忙腳亂。

所以找一天晚上,好好花個時間把女友的屁股打到瘀青,這就是「預處理」。

這樣一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當她需要的時候,只要打瘀青的地方,就可以得到顯著的效果。

簡單來說,如果是平常的打打,可能天天要打三十分鐘才夠。但如果改成第一天花一小時徹底打到瘀青,之後的每一天可能只要打三分鐘就搞定,非常省時間,而且女友的掙扎也會更加賞心悅目。

愉悅。

又或是換種思考方式——戀痛,戀的是「痛」,雖然不一定每一種痛都喜歡,但不一定非要打強悍的鐵屁股才能爽。

打大腿外側、大腿內側、打胸部、甚至打臉都行,反正對方喜歡的地方都可以打。

既然實力堅強的屁屁拼不過,拼大腿還不行嗎?

柿子要挑軟的吃。

只要對著大腿使勁打幾下,瘀青就會有了,也不用花太多時間,女友的掙扎同樣也是賞心悅目⋯⋯

滿足。

不過說起來,女友雖然酷愛打打,但其實抓抓、摸摸也都喜歡,事實上她要求我幫她抓背背的次數並不會比要我幫她打打還少。

所以其實她同樣很喜歡身體的親密互動,對她來說,「打打」顯然也是親密互動的一部分。

也就是說,很多時候她想要打打並非為了痛,而是「打打」這個行為本身。

所以我們時常一邊看著電視,一邊隨意的打屁股。這並非調教,也不是為了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當她在洗東西時,我經過時就會順便打幾下屁股;要出門前,也會打個幾下意思意思,這已經成了專屬於我們的儀式了。

一種關於何時就應該打屁股的儀式。

比如洗完澡,她在洗內衣的時候,我就一定會過去打幾下屁股,而且左右兩邊都要打。

總之,有事沒事就打幾下屁股,就當愛的表現吧?

如果問我有什麼心得,如果你有一位戀痛的女友,我想求生存之道就是在於有沒有好好利用空閒,盡量分散好打打的時機,保留好體力,不然一次打真的又累又花時間⋯⋯對了,還要記得練好鐵沙掌。

以上。

贊助商連結

作者:

BDSMer|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 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