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手記 – 成人展

不知為何,這個性保守的國度卻有成人展,而且還能年年辦,印象中還不只一場。

一直都不清楚,為啥會容許這樣的展覽存在?難道和印象的不同,我們的社會其實非常開放嗎?

顯然是錯覺。

若真的去成人展瞧瞧,就會發現內容可能和原先想像的不太一樣。顯然已被施以嚴格的緊箍咒,非常保守。

明明號稱是成人展,明明在表演泡泡浴——但卻是三點不露,有人洗澡是這樣洗的捏?

甚至會覺得許多女郎穿得也不比某些動漫展的 Coser 還少,這成人展明顯名不符實。

也許這就是能年年辦的原因吧?算是取得了開放和保守之前的平衡⋯⋯嗎?

自然還是錯覺。

在開放和保守之間,往保守之路走顯然更不會引發反彈。反正這是一個性保守的社會,沒見過世面的人多的是,所以不管內容多垃圾,甚至越來越垃圾,還是會有許多傻子買單,比如說——我。

2016 年,我剛失戀,不知道該做什麼,所以打算做一些原本自己不會做的事,於是決定當個傻子,去參加那年的成人展。

為了避免遇到認識的人,我還特地請假,星期五去看。

畢竟是衝動下的行為,也沒做多少功課,所以我是相當意外的覺得展覽竟然會這麼——無聊。

正如前文所說的,即使是表演泡泡浴也要遮三點,又能期待其他的表演能有什麼激情?

與其說是一場展覽,不如說是一場 AV 女優粉絲見面會。可以很明顯可以看出主辦單位的重心,其實是請眾多 AV 女優來做粉絲互動。

不可否認,這對許多男性來說似乎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選擇。

可惜我和很多人不一樣,雖然為人沒多正派,但基本不看 A 片的,所以沒什麼粉絲心裡。

我其實不太懂,就算我有看過她們的 A 片,但我為啥要對「有穿衣服的版本」的她們有興趣?

還是其實他們喜歡的是⋯⋯演技?

真⋯⋯真有人看 A 片是為了這種東西??!

又或許是因為參加粉絲互動可以更了解她們,了解她們是一個真實存在、有血有肉的人,看她們的 A 片會更有感覺?

這方面女友比我還像異男,看的 A 片也比我還多,也許她更懂吧?不過我也沒興趣問就是了。

反正我個人是不喜歡。

總之,既然主辦方要搞見面會聚集粉絲,自然要好好削一下粉絲的錢包啦。

所以現場同時也像是大型情趣用品拍賣會,只是⋯⋯價格有沒有比較便宜不知道,但我為什麼要特地花錢去一個展覽再花更多錢買這種其他地方也買得到的東西呢?

(而且後來接觸多了以後才明白,其實展覽很多賣的東西根本就沒有授權,不尊重版權到了極致,更不會想支持了。)

領悟到這一點後,原本我是相當失望的,但走到某個展區,眼前的一切卻讓我眼睛一亮。

那是我與繩縛第一次相遇。

眼前是小林繩霧和漉露的繩縛表演。

構圖簡簡單單,就是一個展台,幾個吊點。小林用熟練華麗的手法,搭配著音樂把漉露用麻繩綁起來,然後吊在空中。

就這麼簡單。

但我卻意外的看見美,整個展覽,衣不蔽體,面容姣好的妹子到處都有,但我只在這裡看見了美。

這對我意義深遠。

我沒有想到原先以為只是一種情趣玩法的繩縛竟然可以讓我得到美的感受,這對當時的我是完全不可想像的。

而造成的衝擊,竟然能使我下並決心投入一個我不了解,甚至有點害怕的領域。

畢竟這並不是大眾都可以接受的世界,而很多地方也確實不符合傳統道德的想像。

但卻給了我一種歸屬感。

這深深改變了我,無論是很多事情的想法還是思考方式。

原本展覽我只打算看第一天就好,後來發現展覽無聊就更沒有動力看後面兩天了。

沒想到我不但第二天還是去了,第三天也去了,最後竟然三天全勤,

三天都只去一個展區,從頭坐到尾,沒去任何其他地方,就是去看繩縛表演。

我也才知道,不同人表演的繩縛,竟然可以給人這麼不同的體驗!

有華麗有溫柔,有狂野有力量。

到了最後,激動而無處發洩的我還和他們買了一條當時不知道能幹嘛用的麻繩和兩本書。

一本是《緊縛少女》,關於繩縛的寫真書;另一本正是鼎鼎大名的繩縛教學書——《繩縛本事》。

最後我甚至還鼓起勇氣分別找了小林繩霧和漉露要了簽名。

在之後的多個日子裡,我時不時還會拿出繩子,想像如果是自己把它綁在女人身上這會是什麼模樣?

這種強烈的慾望,促使我開啟了一場 BDSM 的探索之旅 。

這對我來說並不容易,就像是一口氣跳了好幾層同溫層一般。身邊自然也沒有任何人可以陪伴,我是真的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走入這個圈子的。

我嘗試參加許多場相關的表演,試著參與,試著和表演者聊天,進而瞭解更多的活動,這對本質孤僻的我,是個巨大的挑戰。

我參加過表演、參加過畫展、參加過音樂會⋯⋯才知道原來 BDSM 可以和各種元素結合。

我還試著自己看書學習繩縛,然後靠北覺得書講不清楚⋯⋯雖然也是在後來我正式學繩後才明白——書還真的沒辦法講清楚。

做菜如果可以看書自學已經很厲害了,但如果只是憑空想像自學,那叫做夢。

沒有實踐,是不可能學會這種需要身體力行的東西,即使有人可以練習,沒有人教也很難做得好。

沒聽過哪個名廚是完全自學而來的,大部分也是花了很多時間找師父練習基本功,最後才開創自己的事業的。

道理顯而易見,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意識到這一點。就算能,也不一定有足夠強烈的衝動願意花費時間和大量的金錢學習這門技術。

現在回頭想,我其實已經記不清當初為什麼會喜歡繩縛?感覺現在要我從來一遍,我估計也做不到了。

也許當時純粹是表演本身的魅力使然,也有可能單純只是被綁的妹子太漂亮,太對我胃口罷了?

過去的記憶已漸漸模糊,可以確定的是這些總總經歷成為現在的我。

當時每次看 BDSM 表演,我都會寫下心得,甚至將整個過程都記錄下來。

但這樣的內容,實在是找不到一個平台抒發。

雖然我寫過超過十年的部落格,但有些東西是不能發出來的。

因為各種社會、平台等的規範,想說但說不出口。

而隨著時間記憶淡忘,過去的東西就這樣慢慢消逝不見了,總覺得還是挺可惜的。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價值,但一個變態發現自己是變態,然後決定好好當個變態,應該也算是蠻獨特的人生吧?

終於,忍受不了,我建立了分身帳號,從臉書開始一點一點寫,後來想寫的東西越來越多,乾脆直接再開一個新的部落格 ,所以現在終於比較可以盡情的寫想寫的東西。

(比如說炫耀女友的可愛!)

回到成人展,後來我又去了幾年,總覺得不但沒有進步,反而還越來越糟了,也許我當年的感動,再也沒法見到了吧?

其實活動和表演一直都有,也沒非要在成人展才能見到,這些活動也沒這麼可怕。

只是我覺得成人展是非常好接觸大眾的機會,不是每個人都有足夠的勇氣走進一間破舊的小公寓裡,在簡陋的房間裡看表演的。

我認真為 BDSM 表演者的努力感到欽佩,因為至少在這塊土地上,就我了解這並不能賺到多少錢。

如果當年沒看到那場表演,也許我就會變得和現在完全不一樣,也不會交到現在的女友,不像現在一樣這麼快樂了吧?

所以我一直希望成人展未來能一直辦下去,然後越來越好。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可以得意的對外國友人這麼說——

「我們這裡有一個超棒的成人展,要不要來看看?」

作者:

大類|BDSMer|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 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