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筆記-我不怪,所以我有話要說

我一直認為我屬於正常人中稍微比較怪的人,或是勉強算是怪人⋯⋯中比較不怪的那一個,距離——真.怪人,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走進圈內,舉目所見皆是怪人,有人是怪中之怪,有人是怪上加怪,還有人是怪中巨怪,史詩級的怪中霸者。反正各種怪人都有,搞得我正常的像是個怪人⋯⋯

事實是——再怎麼樣也不能老在自己的文章裡說自己是怪人吧?

我想做人還是需要一點自我認同的。

但沒事說別人很怪,又好像是在攻擊人,感覺也不是挺好。

所以想來想去,還是只能說我的寶貝女友怪了。

非常有針對性,不會誤傷別人,非常好!

如果她有意見,打爆她的屁股就行了。

一方面我就多了打她的理由,不會因為時常要被迫打她而心理不平衡;一方面還可以當作運動,在疫情期間,適當的運動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說我的這位寶貝女友到底哪裡怪呢?

我只能說——哪裡都很怪!

呃呃⋯⋯我錯了,換個問法——今天要聚焦在這位怪怪的女友的哪個部分呢?

「屁股!」

「因為我喜歡她的小屁屁!」

「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屁股!」

呃~這裡不是在問嗜好,而是她怪的地方?

「沒問題,她哪裡都很怪,屁股自然也是奇怪的。她的鋼系屁屁,縱橫天下,舉世無雙,據說巨石砸落也能毫髮無損。美軍曾嘗試要將她的屁股帶回去做研究,想要製造下一代的坦克裝甲,可惜我還是拒絕了,畢竟是我的寶貝女友——的屁股,不能割愛⋯⋯」

⋯⋯

⋯⋯

不過我今天想說不是她小屁屁有多強悍,而是她的小屁屁為什麼這麼渴望被打?

這種渴望對我來說,就是一種神秘不可解的事物,奇怪的源頭。

記得前陣子去上了 C傅的幾場活動,這種感覺便更加強烈。C傅說話風趣,內容也足夠豐富,我個人是學到不少東西。

女友甚至還寫了一篇精美的心得文出來。

C傅:高強度玩樂的風險-生理到心理的壓迫學_2020年皮繩愉虐邦〈華麗色情冒險〉講座

(因為太精美了,所以我也失去了認真寫心得的動力)

實話說我確實有意外的發現 DID 還是挺有趣的,只不過並不是這種玩法有趣,而是單純的覺得和妹子打架很有趣,看她在自己的壓制下掙扎扭動,令人十分滿足。

或著明確的說,看女友掙扎的樣子讓我覺得很有趣。

(果然只要是欺負她的項目我都喜歡!)

但其實真正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反而是講師想要示範打人時,我看見一群妹子神情雀躍的想被打的模樣,這對我來說已經完全進入了不可解的領域了。

在進行 BDSM 實踐時,我一向以自己喜不喜歡來當做衡量標準,自己喜歡的對方不見得喜歡,但自己討厭的,對方通常大概率也不會喜歡。

而我也喜歡被綁的感覺,所以我可以想像如果是自己被綁的時候,希望能有什麼樣的感受,並依此為標準改進自己的技術。

這種判斷標準雖然不算準確,但通常也不會出什麼大錯,反正不對人做自己討厭的事頂多只是「沒做對的事」,但至少「不會做錯事」。

即使對方不喜歡,那也只是沒做到對方喜歡的事而已,服務不周到,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如果不小心做到對方討厭的事,那也許直接就被拉黑了。

只是有了這位寶貝女友後,這種方法受到了嚴峻的挑戰。

因為我現在做的事——大部分我自己都不喜歡啊啊啊啊啊!

我不喜歡被打,所以無法理解想要被打的心情,我不喜歡自己的屁股被打到瘀青啊啊啊啊啊!

到底為什麼會有人這麼喜歡把自己的小屁屁打到瘀青呢?

這樣我不就看不到美麗的小屁屁了嗎?

(明明原本就很好看惹⋯⋯絕對不是因為男友視角的關係!)

我不喜歡的事情有很多,比如說我不喜歡插花、不喜歡刺繡,但我還是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喜歡,我不會覺得這件事很奇怪,因為我至少可以理解樂趣在哪裡。

如果說自由的界線是不對別人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但假如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對方很喜歡怎麼辦?

以己度人,我非常非常非常討厭被勒脖子,就連衣領稍微緊一點都不行,所以我基本不會穿高領的衣服,因為覺得高領的衣服也非常勒脖子。

曾經青澀的我,一直以為不會有人真的喜歡被勒脖子,雖然我早知道有人說自己喜歡,但網路上、活動中什麼人都有,喜歡也有很多種,可能是為了各種原因喜歡,為了伴侶而喜歡、為了被支配的慾望而喜歡⋯⋯我也沒想到有一天我真的會得到確切的答案。

原來真有人是純粹的喜歡。

有人喜歡被掐脖子、有人喜歡窒息、有人喜歡被踩臉、有人喜歡被打打⋯⋯什麼怪人都有,而這些怪人也可能正是同一個人。

畢竟對象是自己的女友,有時也不得不承認⋯⋯好吧,這個世界上真的什麼怪人都有。

女友是我遇過第一個純粹的 M。

(不管她的自我認同為何,至少在我面前是這樣)

遇見她,我才真正知道有人確實純粹的喜歡被打,不用特別是誰,也不用是調教,也不需要是性慾望,就是單純想被揍。

好⋯⋯好喔,長見識了。

所以世界上確實有人喜歡自己不喜歡的事情。而有些時候,我就是得做自己不喜歡但對方很喜歡的事。

因為我必須要滿足我小寶貝。

你說為啥?

因為她是我的小寶貝啊!

所以我不但要打,而且還要把她打哭。

接著我還要問,哭得開心嗎?

這女人可以不幹幹,可以不玩玩,但是一定要打打,而且打打還喜歡被打到哭。

我實在不懂——為什麼會想被打到哭?

哭不是不開心嗎?

為什麼要特意打到哭?

為什麼會想被打到留瘀青?

留瘀青到底哪裡好看了?

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屁股打得看起來像披薩一樣????

(是說披薩看起來也挺好吃的,難道這就是原因?好吃的屁屁!)

雖然我知道我和女友的審美觀一直都不太一樣,她喜歡的照片我不見得喜歡,反之她不喜歡的照片搞不好我超愛。

(嗯嗯⋯⋯)

但我還是一點都不明白留瘀青的樣子到底哪裡好看?尤其是有些瘀青實在太超出常規了,絕對不是我的審美觀有問題!絕對是這樣!

我覺得暴虐摧殘漂亮的妹子,可以有滿足感,可以有性快感,但不覺得這就是美感啊啊啊!

我認為被摧殘的妹子之所以好看,首先是因為她是漂亮妹子。

(我的寶貝女友就是漂亮妹子!)

傷痕是點綴,可以突顯她的美,但傷痕本身不是美!

既然是點綴就要有個度,用繩子把妹子完完全全的綁起來,不留一絲縫隙,這不叫繩縛!

而是一坨繩子!

明明就是美美的小屁屁,為啥整天都想要被打成瘀青呢?

一定是她怪!不管啦!

只是話是這樣說,回到原點,為了讓女友開心,為了不想被她用奶嘴塞嘴巴,我有時還是得不得不做出違心之舉。

與此同時,在滿足她願望的時候,要注意的也有很多,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雖然要打她,但不能打得太過頭,免得一個不小心,就會變成名符其實的暴力,送去醫院還百口莫辯。

勒脖子自然也是如此,畢竟勒太過頭的話,我就得找新女友了。

除了打以外,踩她要記得踩臉,因為她很喜歡,也要注意自己的平衡,以免跌倒⋯⋯

最麻煩的是上述的一切行為根本的目的就是要讓她爽!

爽!

所以太謹慎也不行,打得太小力,她會說這是在拍拍,不是在打打,要打打不要拍拍!

不對!拍拍也行,但她現在要打打!

何況她還喜歡被粗魯的對待,太小心就不夠粗魯了⋯⋯

最重要的是,做完這一切後,還不能讓她老媽發現⋯⋯

總之,要求很多,也很複雜。所以搞到最後,倒是讓自己累得半死,名符其實的服務系。

感覺自己的服務項目越來越多,這年頭當個繩手真不容易,什麼都要學,就像萬能的小七店員,不好當啊。

總之,她就像是最尊貴的奧客,總是會提出一堆麻煩又莫名其妙的要求,但偏偏這位麻煩的奧客正是我的寶貝女友!

因此她當奧客自然是天經地義,這個世界的真理正道!而我也只能臣服在她腳邊,讓她盡情的當奧客,當好當滿!

只能說沒辦法,人生就是要不斷前行。

放下繩子,拾起貓掌。 (打人用的)

我正式轉職為女友專屬的小 Sub 了!

作者:

我是執著於繩子的大類,立志成為服務用心, 客戶滿意的捆工,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