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相處日常

繩縛手記 – 出遊之樂

我和微米真正進入關係,是從出遊開始的。

忘記什麼時間點,我鬼使神差突然想請假約微米出去玩,而她竟然也答應了,我們一同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旅程。而自從那次出遊後,一切都進展得很快,我最後也成功抱得美人歸。

所以約女人一起出去玩似乎確實是關係進展的好手段,雖然老套,但看來挺務實的?

也許因為交往的契機是旅行,所以我特別重視每一次和她出遊的機會。

我不是富二代,只是苦逼的上班族,沒本事請太長的假,所以平常出遊沒法去太遠的地方,因此我很喜歡時長三天的短期旅遊。

只要一個週末加上請一天假,就可以去某座城市好好玩一陣了。兩天通常太短,畢竟交通也需要時間,三天可以確保我們可以好好玩上一整天。

最初我們出遊會訂出遊計劃,我個人命名為「瘦皮猴互助會第 x 次出遊」。

準確來說,其實是微米會訂計劃。

記得第一次見到她訂的出遊計劃,我大受震驚——耶!我以後再也不用訂計劃了!

她的計劃詳細到當下我便直接決定未來一切都交給她訂就好,事情讓專業的來,閒雜人走開!

當然,那時自然是沒想到真正交往後,她會如此堅定不移地朝著小廢物的路上前進,連年紀也越來越小⋯⋯

「微米七歲歲!」

「微米三歲歲!」

當事情被迫發展到我好像是在帶寶貝女兒出去玩的現在,自然也不用期待她會訂出遊計劃了。

不過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疫情,我們其實也只能在國內短期旅遊,實在也沒啥好訂的。

於是我們從最初的詳細訂計劃慢慢朝著另一種極端前進,到了現在我們的出遊已經變成了坐車的當下都還沒決定要去哪裡玩的地步了。

我覺得旅行就是要放鬆,事情盡可能簡單就好,行程隨性也無所謂,所以這樣好像也挺不錯。畢竟明明就是出去玩,何必搞這麼麻煩?也許到我這個年紀(18歲,永遠的 18 歲),出遊的重點已經不是玩,而是休息了。

為了讓一切都變得簡單,我的行李也非常精簡,連衣服都不怎麼帶,這也是我喜歡三日遊的原因,只要兩件內褲就搞定了。

而後我才知道微米竟然比我還厲害,上次她和我出遊,竟然兩手空空就出發了,連一件衣物都沒帶。

「只要不穿,不就不用帶了?」

「好⋯⋯好像有點道理?」

對此根據我鹹豬手的反饋,我是不會有意見的。

只是後來我才知道一個秘密——其實她和我出門並不是真的什麼都沒帶。

我的側背包有很多小口袋格子,但我大多只用中間最大的空間和外層的一個次大的空間,至於其他的口袋我則從來沒用過。

直到某天我才發現,原來微米其實默默放了許多東西進去,她默默的放,默默的拿,也不知道寄生了多久,裡頭有各種小東西,甚至連她的駕照也都在裡面,因此成功塑造了她啥也沒帶的假象。

好⋯⋯好喔。

總之,雖然我行李很精簡,但還是有一些基本的東西是一定要準備的,好比說身為一個繩手,麻繩自然是必須的。

畢竟在外頭可以不用在意地板會被麻繩弄得都是毛不好清理,所以可以快樂的玩繩縛,快樂的綁綁,畢竟隔天就閃人掰掰了,這對於一個懶鬼來說非常有吸引力⋯⋯原本啦。

直到某天我才領悟到一個真理,對於真正的懶鬼來說———不帶更有吸引力!

畢竟要帶足以綁到盡興的麻繩需要不少包包的空間,重量蠻重的,拿出來很麻煩、收起來也很麻煩,明明是輕鬆的出去玩,為什麼要這樣麻煩自己呢?

實話說現在已經不太在乎自己是繩手了,只想當個普通的變態。

平常出遊帶熱熔膠就好,沒什麼重量,拿出來和收回去都很容易,隨時隨地都能揍微米的小屁屁,事後也不用清理,非常方便。

話說回來,雖說我們基本不安排行程,但至少還是會先安排旅館。

我選擇一間旅館除了價錢,通常我都會考慮有浴缸的房間,雖說不是必須,但如果有浴缸的話我和女友就能一起洗鴛鴦浴了!

(當然就算沒有浴缸我們還是會洗鴛鴦浴,只是不能一起泡在浴缸裡當廢人罷了)

過去有浴缸的房間通常會比較貴,所以我雖然喜歡浴缸,但也不是每次都能狠下心來訂。

但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訂房的價錢其實比以前便宜許多,更容易住到比較好的旅館。

記得上次出去玩,一進當地旅館,旁邊竟然就站著整整一排服務人員對著我和微米打招呼。

這立馬嚇死我這個窮光蛋,以為不小心走錯,來到哪間住一晚就能讓我們傾家蕩產的頂級旅館?

結果傾家蕩產沒有,不但相當便宜,房間還被免費升等。

這年頭旅館房間動不動就升等,上次出遊訂的每間房都被免費升等成三人房,只能說這年頭旅館也真是拼了,而受惠的便是我們這種沒有太多閒錢的旅客。

除了浴缸之外,我對旅館其實沒什麼特別的要求,畢竟我個人經驗也沒很多,自然不會形成特殊的偏好。倒是我女友可說是旅館的達人,畢竟她時常和她主人上旅館,顯然經驗豐富,她偶爾也會幫我寫一點心得,有興趣可以瞧瞧。

(傳送門:美代溫泉飯店休息泡湯——朝日套房 )

通常我進旅館房間除了拍照以外,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視掃遍每一台鎖碼頻道的 A 片。

沒錯,就是 A 片。

不過我之所以會這麼做,其實並不是因為我愛看,我好像是相當少數不怎麼愛看 A 片的男人,恐怕連我的女友看的 A 片都比我多不少⋯⋯

(嗯⋯⋯該說是我看得少還是她看得多呢?)

而我之所以會對這些鎖碼頻道的 A 片有興趣,主要是因為幾年前曾聽說第四台好像已經開放可以看無碼的 A 片了。

這勾起了我的興趣,我很想知道是否真是如此,但當時實際去旅館看後卻失望地發現——A 片還是都有打馬賽克。

為什麼呢?

查資料才知道如果從日本引進的片源原本就有打馬賽克那就沒救了,畢竟原始就有打碼的影片自然不可能憑空生出無碼的版本。

但我想短時間沒有,不代表之後這些平台的業主不會想去弄無碼的片源吧?

畢竟他們再不努力,要怎麼爭得過網路上大量的免費 A 片呢?所以未來一定能在第四台看到無碼的 A 片!

為了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我進旅館就會打開電視,看這些鎖碼頻道到底何時能出現無碼的 A 片?

多年過去,這也成了我的習慣。

是說既然叫鎖碼頻道,自然就是要鎖密碼的,有趣的是不知為什麼,好像許多有申請這些鎖碼頻道的旅館業者,都不會告訴旅客密碼為何,房裡也找不到相關的訊息。

彷彿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知道密碼鐵定就是預設的 0000,事實上果真也是如此,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去過的旅館還沒碰到過非 0000 的情況。

除了查看電視,另一件事就是拍照了,我習慣用我的單眼相機拍旅館房間的各個環境和設施,一方面是生活紀錄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也可以拿來當作寫文章的素材。

沒錯!什麼都懶得帶的我,出去玩一定會帶我的單眼相機!

你以為我是拍照愛好者?當然不是!我出去玩基本上不會拍風景的!我帶單眼的目的不是為了別的,正是為了拍我的寶貝女友!

趁著微米睡覺的時候偷拍她,正是我最大的樂趣。

她是愛睡覺的小懶鬼,早上只要不要刻意叫醒她,她是絕對不會自己爬起來的!

這種時候她不會遮擋、不會掙扎,表情非常自然,擺什麼動作也不會反抗,可以盡情拍非常多令她非常嫌惡,稱之為「男友視角」的難看照片,對此我只有一句話想說——

爽啦!

而且更邪惡的事——只要我不說,她也不會記得,嘿嘿~

而這些照片就會成了我個人的邪惡收藏,一想到自己是如此的糟糕便覺得非常愉悅⋯⋯嘿嘿~我果然非常糟糕!

不過說是這樣說,但其實我倆的照片都會存放在家裡的 NAS 裡,她要看也是看得到,但一般她都不會有興趣看我拍的「糟糕難看」的照片,所以到目前為止一切相安無事。

說起來雖然我對旅館沒有太多偏好,但卻非常喜歡住旅館,我非常享受待在不一樣的空間、體驗不一樣的設施、不一樣的床,感受每一間房的不一樣。

最重要的是在旅館就可以盡情的享樂,無論是打是幹都很好,微米很會叫,在旅館她可以盡情的叫、大聲的叫、淒厲異常的哭叫!不用擔心造成鄰居的困擾。

(至於其他房客的困擾就不在我的考量範圍內了)

雖然我還是覺得她的叫聲多少讓我有點毛毛的,畢竟很多旅館的隔音實在不怎麼敢恭維,有時忍不住會擔心玩到一半警察突然破門而入,衝進來問說:「發生什麼事?是不是有重大暴力事件?」

接著再看到我手上的「行刑器具」,馬上有理說不清,「糟糕到極點的家暴男」的帽子便妥妥的戴上了。

為了避免被當成糟糕的家暴男,我自然還是要和微米做一般情侶出遊會做的事,像是和她一起到處去吃好吃的。

至少這樣就不能隨便說我是「單純糟糕的家暴男」,而是「懂得陪伴、貼心的家暴男」了。

不過我們倆喜好的差異時常讓此事變得有些難辦。

我想伴侶的喜好不同應該是相當常見的吧?至少我和前任的喜好也不太一樣,非常合理。

只是我萬萬事沒想到我和微米的喜好竟然可以相反到如此程度,只要我喜歡幾乎就可以肯定她不喜歡;只要我不喜歡的那麼她多半就會喜歡。

聽起來雖然有點哀傷,但老實說其實意外的也不錯,因為她反而成了我歷任女友最了解的一位,至少想禮物就簡單多了。

想送她禮物?送我最不喜歡的就對了!

雖然喜好是如此對立,但我們選擇一間餐廳倒是不太會打架。因為我們雖然喜好相反,但對一間餐廳是否為好餐廳通常還是會有同樣的看法,只是我們會選完全不同的食物罷了,所以大體來說還算相安無事。

只是千萬別隨便吃她點的餐點就是了,記得她曾經特地南下去一間她很喜歡的餐廳吃一種叫「舒芙蕾」的東東。

(原諒我過去真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兒?)

總之我試吃了一次,這從此成了我的惡夢,沒想到竟然有東西可以甜得這麼恐怖?

第一次對一種甜點感到這麼驚恐,感覺這其實是一種酷刑的方式,再一次對微米當殘暴的 Top 的潛質感到驚嘆!

總之,我得到的結論是別隨便亂吃她的東西,尤其是看來特別「神秘」的食物更是如此。

所以我們的日常就是點完菜後互相鄙視對方的食物,我嫌她的奶茶太甜,她嫌我的啤酒太臭。但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不吃她的東西倒也相安無事。

除了吃,我們自然也會到處去晃晃。

我很喜歡走路,女友小小的,看來像高中生,有時甚至像國中生,但在我身旁她就能成功長大升等看起來像大學生。至於我的部分,反正我本來就是只有 18 歲,所以倒是差不多。

至於走去哪裡反而不重要,我通常不會對要去的景點本身有什麼興趣,而是更享受要去景點的過程,我喜歡漫步在路上,隨意欣賞路上的各項人事物,像是觀察剛剛路過的妹子有沒有穿內衣之類的⋯⋯

(緊急嚴正聲明,在微米面前,我不太會看別的女生!)

總之,去哪裡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尤其是和自己喜歡的女人在一起,就是特別精彩。

即使我倆喜好不同、想法不同、喜歡去的也不一樣,但只要是微米在身旁,不管去哪裡我都覺得開心,做什麼都有樂趣。

我們一起放閃光給別人,手動放女友福利給別人,做什麼都無所謂——反正都是開心。

我想出遊的樂趣不是去哪裡玩,而是和誰玩。也許能和自己心愛的女友出去玩,這本身就是最大的樂趣了。

贊助商連結

作者:

BDSMer|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 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