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手記

繩縛手記 – 奶奶子姐妹花和開放式關係

雖然自己的介紹欄寫著「開放式關係實踐者」,但我卻不曾在文章中提及開放式關係,所以這次我決定來談談我對這種關係的看法。

開放式關係,一種別人比我們當事人還在意的特殊關係。

我不是在嘲諷或抱怨什麼,我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所以我只是在陳述事實。

我也不敢說自己才是對的,也不敢保證這樣的關係就一定能長長久久,我也一樣用我的人生去嘗試。成功的話--也許能當別人的借鑑;至於失敗的話……我也只能說失敗就失敗,下一個會更好。就算是一對一關係,又有誰能保證不會分手呢?

我想每一種關係都有其問題,我也不敢說誰比較少誰比較多。

我和女友是開放式關係,我女友不只有一個伴侶,我是她男友,而她還有另一位主人。

對我來說,這是我女友的選擇,而我也接受她的選擇,並非我想要這樣做。

同時,我也不只有一個伴侶。

除了我女友,還有另外兩位紅顏知己。

她們和我女友同進同出,形影不離,感謝她們陪伴著我度過許許多多的夜晚,其中左邊的我稱為「左奶奶子」,而右邊的則是「右奶奶子」。

雖然是雙胞胎姐妹花,但仔細研究可以發現觸感和大小還是有細微的區別。

不過你問我更喜歡哪個?我會說——兩個我都喜歡!左擁右抱!一手一個!

無論是左奶奶子還是右奶奶子,我兩個都不想放手!

這也是我的選擇,我女友因為愛我,所以也容忍了我左擁右抱,讓我既有了她,還有一對雙胞胎 姐妹花。

當然啦,建立關係易,但經營相處難,這個道理大家都明白。

我也不是情場生手了,所以我也花了不少精力在處理相處碰到的種種問題。

我想開放式關係最困難的應該是當最親密的伴侶不只一個時,要怎麼平衡兩者的關係而不會互相衝突?如何做到不偏愛?如何做到不會讓有一方覺得自己受委屈?

為了做到這點,我平時都會同時抓兩個奶奶子,如果不能?我也會抓完一個再抓另一個。

但即使我盡可能小心,女友卻還是說我比較常抓左奶奶子。

也許是因為我是左撇子的原因,又或者是女友個人感受問題。

事實是只要我們都還是人,就無法真的做到不偏不倚。

我想開放關係的難就在於此,如何做到兩者的平衡,如何解決伴侶可能提出的質疑——「妳出去玩的時候,為什麼找他不找我?」

這可能是最大的困境。

雖然我個人的獨佔欲似乎很弱,不介意我女友有另一位男性伴侶。但我也還是會吃醋,需要女友來安撫,不管方法是什麼,她總是得解決我的情緒才行。

也許有人會覺得我是綠帽控,但其實差異很大,可以接受女友被別人幹,和喜歡女友被別人幹是兩嘛子事。

所以事前的約法三章很重要,我對女友的要求是--不能有誰比我還重要,可以和我一樣重要,但我一定要是最重要的,只要能達成這個要求,我可以接受她找別的男人做她想做的事。

而她對我也有她的要求--她的角色一定要是獨一無二的。我可以找別的妹子,只要不和她的角色重覆就行了,因為她是我的女友,所以我不能再找別的女友,但可以找別的女奴、男奴什麼的,就是不能是女友。

在這個框架下,我和她主人施行的是錯位的競爭。

簡單來說就是不要比一樣的東西。

好比說我和我老哥就是走完全不同的路,他搞藝術我搞工程,因為領域完全不一樣,所以我永遠不需要被比較為啥我哥畫得比我好?

一樣的道理,女友可以親可以抱,而奶奶子姐妹花則是可以用來抓用來揉,兩者毫不衝突,甚至可以同時進行。

至於我和他,我是男友,他是主人,我是女友「唯一」的男友,我沒有另一個疑似「男友」的對象需要吃醋。

而他則是女友「唯一」的主人,他也沒有被別人分享去他的權威。

我們不是敵對零和關係,我和他分別滿足女友不同的需要。

就像是媽媽和女友我都愛,但不需要只愛一個,他們是不同的關係,兩者角色不一樣。

女友需要他來「強迫」她,需要我來「寵」她;需要他來滿足自己被奴役的慾望,需要我來滿足她被寵愛的慾望。

坦白說,如果這兩個角色是同一個人,不覺得很怪嗎?

對我來說,她是我選的,我相信我沒看錯。這其中的關鍵不是那個男的好不好,有沒有比我好,我不需要去爭輸贏,關鍵是她是否值得我信任,既然她選了我,而我相信她,那就夠了。

我發現這樣的關係其實還帶來了另一個好處——女友需要大量的陪伴,但我不一定有空。

巧的是我和對方都是悲慘的工程師,忙到彼此有空的時間沒有交集,剛好可以互補。

每次面試別人的時候,看見的都是一顆又一顆的肝。

「哎呀,是新鮮的肝!」

「這個肝好新鮮,不錯不錯⋯⋯」

「這⋯⋯唉,這肝不行,估計黑了⋯⋯」

連看人的角度都被扭曲成這樣,確實也沒精力爭風吃醋。

有了他,我們就不用成天黏在一起。雖然她需要相當多陪伴,但我不需要,我需要的是獨處的時間,可以讓我創作和思考。

我是個孤僻的人,她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就是我自由的時間。

當然啦,理想是如此,但並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這麼美好,因為不管是什麼關係,都還是需要獨佔的時間,這個好像就只能溝通了。

我想說出自己的需求也是很重要的,必要的時候她必須安撫兩者,既然選擇不只一個,那這件事就成了義務。

當然了,我有不滿她也會有不滿。

我不是剛出社會,對愛情懵懵懂懂的年輕人,知道相處絕對不會完美,情緒需要出口。

所以我們每個月都會有檢討的時間,我稱之為「關係改善會議」,時間是每月第一個週五。

我們雙方傾訴與對方滿意和不滿意的地方,藉此希望我們的關係能不斷地更好,我才能更知道她腦袋清奇的迴路,而她也能確認我確實是如她所想的木頭。

但老實說,我相信不是每個想法都能輕易和對方說出口的,有時反而正是因為我是她男友,所以才說不出口。

剛好,除了我以外,她還有一個親密伴侶可以說,而不是另一個莫名其妙的「閒雜人」。某方面而言,反而可以降低我們關係破裂的風險。

除此之外,既然知道我不介意她和別的男人做色色的事,她也因此不用對我隱藏。

她最近對誰暈車,她也都會和我坦白,我反而不用擔心她會突然偷偷和誰私奔,而是……光明正大的--公開奔!

而且她也是大人了,知道與其選一個,不如兩個都要,所以她也會回來。

既然不互斥,傻瓜才只要一個,當然全都要!

假設未來她不幸離開我,也不會是因為有「某個他」比我好,選他不選我。

而是因為我哪裡不好,她無法忍受,和另一個伴侶無關。

實際實行下來,好像沒有想像中困難?

相處一定有摩擦,而我們的關係能借鑒的也不多,再加上年齡、背景、社會環境因素等因素,我無法預知未來會如何,不敢保證這個方法一定能成,我只能盡力去確保一切能順利。

但可以確定的是——我現在過得很愉快,覺得自己很幸福。

以上。

註:不過我最近的身份好像從她的男友變化為她的大狗勾了?

作者:

大類|BDSMer|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 微米的大狗勾

繩縛手記 – 奶奶子姐妹花和開放式關係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