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手記

繩縛手記 – 裸奔露營

某天女友突然吵著要參加一個 BDSM 圈內的露營活動,既然領導有旨,自然要滿懷感恩,恭敬的接受。

這是一場私約的活動,大約有十多人參加。

雖然圈內不同類型的活動我已去過不少,但我個人卻從沒參加過露營。準確來說,是我從來沒露營過,一次都沒有,無論圈內圈外。

童年因為沒啥錢,所以沒參加過多少出遊類的行程,因此成年後,我特別喜歡去這類童年想去但是沒機會參加的活動,像是遊樂園玩、動物園參觀之類的,有點像是自己對自己的補償吧?

對於傳說中的露營,我自然是十分期待。

期待露營、期待搭帳篷、期待生火、期待鳥鳴綠葉、期待烤肉、期待在大自然中剝光女友!

然後我得了腸胃炎。

剛好就在露營前兩天。

為此還特別請假去看了醫生,拿了幾天的藥,醫生還特別叮囑我別亂吃東西⋯⋯

好⋯⋯好喔。

反正露營的時候不能吃⋯⋯我還是可以搭帳篷吧?呵⋯⋯呵呵⋯⋯

終於來到露營那天,早上好像有下過雨,地上有點濕。原本擔心會影響我們出門,但當我和女友實際騎著機車出發時,天已經放晴了,雨過天青,溫度適中,非常好!

一切都很順利!我們按時出發,沒意外的話中午十二點就能準時到達目的地。

感覺老天爺都在祝福著我們的露營之旅!

然後我們就迷路了。

卡在山上的泥濘路中動彈不得。

Google 地圖很神奇的引導我們到一條奇怪山路。

下過雨的泥巴路異常難走,需要手動用力推著機車才能勉強前進⋯⋯

本來我們還在遲疑是否走錯了路,正準備回頭時,碰巧遇到前方相向而來的遊客對我們說前面還有看見兩台機車,因此我想應該只要再撐過這一段路就行了吧?

我們就這樣傻傻的繼續前進,直到發現原來前方所謂的「機車」其實是專門用來翻山越嶺「越野摩托車」⋯⋯

顯然老天爺的祝福不包含交通的部分。

好⋯⋯好喔。

只能說人生就是由許多誤會構成的。

總覺得再寫下去就要變成悲傷的恐怖故事了,所以讓我們快轉到我和女友費盡了千辛萬苦,還闖過了一條看似很兇,實則為膽小狗的考驗後,花了整整三個小時,我們才終於成功到達了營地。

雖然才剛到,但總覺得自己就像是已經露營完了一樣累⋯⋯

原以為我和女友會成為場上的焦點,畢竟我們不久前才經歷了一場艱困且不可思議的旅程,甚至主辦人驚訝的語氣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你們到底是怎麼走到那邊的?」

沒想到只見有人在生火、有人在看書、有人在裸體學狗爬,就是沒什麼人理我們。

大家自己玩自己的,享受著屬於自己的露營。

雖然有些意外,但我其實更喜歡這樣的氛圍。

在來之前我對活動就有諸多想像,老實說我最怕就是還搞一個需要召集所有人的團康活動,若是如此我下次就不會想來了。

既然是來放鬆的,我就不太想要消耗社交能量,我更喜歡和女友躲在角落廝磨,不用花費大量的心神和別人社交。

雖然不用太多社交,但因為知道彼此都是圈內的人,不少都是見過多次面,相當熟悉的同伴,所以能夠非常放鬆。

我們開始專注地搭帳棚,女友一個口令我一個動作,很快就搭好一個看來像模像樣的帳篷。

老實說意外的覺得搭帳篷好像沒有想像中困難?

但我也不確定如果只有我一人能否搭的起來?這方面女友厲害的很,童軍的經歷讓她在這方面駕輕就熟,而我可沒有。

只是我也沒打算好好學,保持當個廢物就好,事情就讓專業的來!

平常做事最討厭上面不懂的人在那邊指手劃腳,我自然不能犯一樣的錯誤,好好當個老爺,享受女友的服侍就好!爽啦!

話雖如此,我依然有出力,因此成功搭起帳篷後,還是有感受到心中小小的成就感。

聽女友說現在有一種新式的帳篷,只要打開就能自動搭好了,看來時代真的在不斷進步呢~就不曉得搭那種帳篷還會不會有樂趣?

接下來則是重頭戲,女友準備的秘密武器——叫化雞!

她前陣子碰巧看到一個 Youtuber 在做叫化雞,看起來好像很棒,所以決定自己也來嘗試看看。

她事先弄了一隻土雞,又去一間中藥行買了幾片荷葉,準備在露營時大顯身手!

一切準備就緒,我們開始動工,女友負責弄雞、加調味,而我則負責洗荷葉,然後讓女友將土雞整個包起來。

接著我們將附近挖出來的泥士弄濕,然後黏在這隻包覆著荷葉的土雞上。

萬事俱備,接下來就是要烤了,本來女友的計劃是在地上挖個洞就好。

沒想到現場剛好有人很會弄,他很輕鬆的幫我們挖好了洞,讓我不禁質疑起自己存在的必要?

當洞挖完,我以為可以準備燒火時,他卻沒有停手,而是持續改造這個洞。

我就在一旁傻傻的看著洞持續的進化,變得越來越華麗,直到連旁邊的通風口都出現後,我終於切切實實的肯定自己的存在——確實沒有必要。

看起來真的就是像模像樣的窯!太強啦!

敢情圈內的人個個都身懷絕技?這太厲害了吧?

窯有了,再來就是生火。

我們放好可以用來燒的木材並點好火,接著就是我這種廢物也可以上場的時候啦~

我們一起從附近撿來許許多多孤枝和枯葉丟到裡面,找到什麼丟什麼,

而有的枯枝看來什麼都沒有,但一扔進去就會湧出一片黑暗,原來是螞蟻受熱而往外逃竄的模樣⋯⋯不知怎麼,我的心中就會產生某種同樣黑暗的喜悅,哼哼~

一直燒到足夠的熱度後,我們把雞放進去,再把整個窯弄倒,用泥土壓實,接著就是漫長的等待了。

兩個小時後,時間來到晚上七點十五分。

滿懷期待的我們重新把泥土挖開,結果發現事情不太妙,因為泥土不夠熱,雞顯然是沒有熟。

⋯⋯好吧,我們只好趕緊進行補救方案,他們另外找了一個可以把雞裝起來的容器,倒一點水,然後放在另一個用磚頭堆的好像也是一種窯的東西上蒸,我女友告訴我這叫甕仔雞。

我不知道那是三小,不過聽起來感覺很厲害。

老實說當下的我並不在意具體的做法是什麼,因為我陷入了和自己內心的天人交戰。

是說——我得了腸胃炎,我究竟吃雞還是不吃雞?

我應該很苦逼的吃我自己帶來的白吐司看著大家吃雞?還是放下執著先吃雞,然後再了無遺憾的去拉肚子?

我感到十分的糾結。

又等了不知道多少時間,終於看來是熟了,我們期待萬分的打開荷葉,發現實在是香到不行。

我對吃不在行,不知道厲害在哪裡,但實在是超香,荷葉搭配雞的香味撲鼻,我都不知道怎麼形容才好?

我忽然覺得⋯⋯好像也沒這麼糾結了?

同時我也醒悟了一個重要的道理——這可是我寶貝女友做的,能不吃嗎?

不能吧?

是不是很棒的藉口?

反正我是信了。

所以我吃了。

真的很香。

肉不錯,但實話說沒到非常好吃,但就是香到不行。

等雞吃了一半後,有人心血來潮,於是又把這隻雞插上鐵叉再拿去營火上面烤。

於是甕仔雞再變成烤雞。

正式得道成為了一隻完全不一般的雞!

不但超香,而且看起來也很好吃。

而事實上呢?

也還是如此!

這次口感大進化,有點焦脆的雞皮口感超棒,總覺得接下來拉肚子也值了。

可憐的雞,被我們如此殘暴的對待,也許上輩子真的欠了我們很多吧?

但至少最後被烤得很好吃,也算是死得其所了,阿門。

除了吃,我和女友也有在營地附近走走,附近的山景非常漂亮,微風吹起來十分舒服。

營地旁邊有一個相當巨大,估計可以容納十幾個人的白色帳篷,說是可以讓我們玩樂用。

雖然好像大家都在忙著吃吃喝喝,沒有什麼人在用,不過我和女友還是有進去捧場一下。

裡面備有床墊,直接把女友扔上去就可以開打了。

大帳篷就在營火旁,用手掌打屁股響亮的聲音應該可以傳很遠,相信能讓大家都聽見,最美妙的結果就是讓我的寶貝女友害羞。

我對打人屁股不會產生多少樂趣,不但手酸還會手痛,但我非常喜歡讓她害羞,用什麼方式都行,只要能讓她害羞就會讓我很開心。

不過她的害羞機制有點神秘,我也不確定是怎麼運作的?

她會害羞,但卻不覺得裸體應該害羞,如果不是怕被抓走,她在外頭脫光光也不會覺得害羞。

但不知為何,仔細盯著她的屁股就會害羞,盯著她的乳頭則不會。

在我面前上廁所會害羞,在我背後則不會。

在外面親親抱抱給大家看不會害羞,在我面前發情不會害羞,但被我看見她的水水卻會害羞。

老實說我不太清楚她哪些會害羞哪些不會,總覺得我們的價值觀有很大的分別,也不知道是她奇怪還是我奇怪?

總之,實測證明——讓大家聽見她被打屁股的聲音她不會害羞,結案。

呿。

今天的宵夜是女友煮的媽媽麵,這是我第一次吃到傳說中的媽媽麵,我覺得麵相當 Q 彈,還不錯吃,不過也有可能單純只是因為是女友做的,所以怎樣都好吃。

睡前我和女友又來到營火前,這時營火旁的大燈已經關掉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色下,只有營火發出昏暗的微光。

畫面很美,女友突然想拍照,所以脫光衣服,開了燈拍了幾張。

拍完之後,女友提議把大燈關了,讓大家把衣服都脫掉,大家一起圍在營火前。

燈關了後,每個人都變得朦朧起來,因為互相看不清對方,脫衣服就顯得更自在。

前方溫暖,身後寒冷的感覺非常特別,不知怎麼特別有寧靜之感。

忘了到多晚,也許時間並不重要,單純就是某個時間點,累了,我和女友便悄悄地回帳篷睡了。

其他有人熬夜看星星,有些人通宵烤火,而我只管窩在小小的帳篷裡,抱著我心愛的小寶貝睡覺。

隔天早上,陽光撒下,我打開帳篷的門,發現早晨的陽光爆幹舒服。

我小心翼翼的爬出帳篷,以免吵醒隔壁的貪睡蟲。

我找了一個舒適的位置,坐上躺椅,悠閒的看著閒書。

陽光、自然、微風,好不自在。

也不知過了多久,轉頭一瞧,發現女友出了帳篷,穿過草地,裸奔而來⋯⋯

啊~這就是人生!

樸實無華,這就是我的小確幸。

她光溜溜的晃了營地附近一圈,徵收走我坐的躺椅,然後——又睡了回去。

啊~這還是我的小確幸。

沒關係,馬上來偷拍。

(因為是私人場地,所以只好碼光光)

就這樣,離別的中午很快到來。

離開前,在眾人的慫恿下,我還是來了一場小小的繩縛讓我的女友領導開心。

當然糟糕還是必要的!

糟糕起來!

以上。


咦?問我最後有沒有拉肚子?不告訴你~

作者:

大類|BDSMer|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 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