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繩縛紀錄

繩縛手記 – 打打日常

宅男的夢想,就是交到一個漂亮的女友。

女友,簡單兩字,承載著許多人的夢想。

總覺得只要擁有了,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可以有各式滿滿的好處。

對男生來說,最重要、或通常也是相當重要的好處就是可以滿足色色的需求。

這方面我可以很自豪,甚至可以很得意說——我的女友非常能滿足我!

⋯⋯或者可能有點過於滿足了?總覺得平時都處在被榨乾的邊緣,似乎只要再稍微糟糕一點點,我就會直接乾枯在床上,從此世界上就少了個變態⋯⋯

但有時還會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好處。

交往前,我絕對不會想到有一天,我竟然可以光明正大的發出家暴宣言!

可以大聲的說,有些妹子就是欠揍!

極度政治不正確,甚至可能會被人道毀滅⋯⋯

但沒辦法,因為有些妹子——就真的十分欠揍!

就算哭著說不想打了,她還是會堅定的看著你說:「快揍我,廢物!」

所以家暴對我們來說,某種程度來說不但不是什麼糟糕的事情,甚至可能還是必備的要求。

一開始沒有經驗,還真的不知道要用多少力打,畢竟正常的情況下好像也確實不需要這種⋯⋯特殊技能?

覺得萬一不小心打受傷了該怎麼辦?

如果對方不高興了又該怎麼辦?

有時妹子嘴上說不生氣,背地抱怨倒是一大堆,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尤其女友喜歡被打到瘀青,被打到哭這點實在違反人類直覺,生物的生存法則。

她老人家心情好會哭,心情不好也會哭,被打到哭更是會大哭特哭!

我到底能怎麼辦?

沒辦法,身為男人,有時就是得負起責任,不會也得會!不行也得行!

只能拿出實驗精神,一步一腳印,研究要怎麼好好的進行家暴。

怎樣才不會進醫院?

怎樣不會進法院?

該怎麼樣才能家暴的恰恰好?

戀痛的人,不代表什麼痛都喜歡,喜歡屁股痛不代表喜歡牙齒痛。

痛也有分舒服的痛和不舒服的痛。

(不要問我這是什麼詭異的句子?我他媽的哪知道?)

總之,即使同樣是打屁股,不同的道具打起來感受也會不一樣,所以有可能喜歡藤條但不喜歡熱熔膠;或是喜歡散鞭但不喜歡皮鞭,總之什麼可能都有。

標準不一定和疼痛程度有關,像是女友喜歡手打勝於更痛的皮鞭抽,但她同時也喜歡光是看起來就超痛的貓掌。

(貓掌)

我最早是從熱熔膠開始嘗試,我覺得熱熔膠可說是童年的惡夢。

可說是考試成績不佳,處罰的代名詞。

感覺就很痛,實際⋯⋯當然也很痛!

在我眼中,她有一對嬌嫩挺俏的小屁屁,感覺一個不小心就會弄受傷了。

可實際去打,就會發現真要打到瘀青可沒這麼簡單。

人的屁股比想像中的還要強悍,小時候認為最殘暴而且還是粗的那種熱熔膠用力打,晚上睡前打足一小時,第二天起來就幾乎看不見了,要打到嚴重瘀青可不容易。

也是在有了女友後,我才知道雖然熱熔膠打起來好像很痛,但是因為重量不夠沉,所以其實也不太會打出太嚴重的傷。

原來小時候老師用熱熔膠打其實是有道理的!學到了一項知道了也不知道幹嘛用的知識了呢!

打太輕沒感覺,打太重又撐不久,好像也沒有所謂的適中的力道,力道不夠重就是不爽,力道太重就又會回到上一句撐不久。而如果打得不夠久,她就又會感到不滿足⋯⋯

我覺得有點類似男人的做愛,如果刺激太弱就沒什麼感覺,如果太強太快結束就會覺得空虛一樣的道理。

為了滿足她強大的慾望,我的思維模式漸漸也發生了改變,每次去賣場,只要看見稍微接近長條形的物品,馬上就會開始思考--這玩意可不可以用來打打?打起來感覺怎麼樣?

比較過不同的道具後,我還是最喜歡用手打,我覺得關鍵在於用手打是實際用身體接觸,倆人受的力道是一樣的。

雖然我不戀痛,而且手其實更痛,但是我喜歡,這會讓我覺得比較安穩。

對我來說可能也是從學繩來的習慣,如果沒被綁過,怎麼敢綁別人? 需要試著學習感同身受,才能把事情做好。

幸好手打雖然不痛,但她也很喜歡用手,也許是覺得更有親密感吧?

只是時間會改變一切⋯⋯

相處久了後,知道她的習性,當她在哇哇叫餓時,我就會直接拿出貓掌開揍!誰在給你慢慢打?

直接用貓掌打爆她!不浪費時間,更快,效率更好,而且⋯⋯手他媽的真的很痛。

所以目前貓掌第一,它夠重夠痛,對我來說也比較省力,拿來叫她起床非常有效。

說到叫女友起床,這已經成了一種儀式,我的女友很愛賴床,所以叫她需要費不少心思。

首先要先躺在床上,慢慢抱起她,讓她趴在我身上。接著調整成合適的位置,然後打她屁股。

先是輕輕打,接著慢慢用力,最後到打到用全力也無所謂,她的鐵屁股經過千錘百鍊,普通的手掌可沒這麼容易打傷她的⋯⋯雖然能打傷她也許還會更高興?

總之,如果力道足夠大,她就會開始呻吟,覺得打得差不多了,再抱著她慢慢坐起來,讓她靠在肩膀上,如果位置合適,還可以繼續打一會兒,最後再緊緊抱一下即可完成儀式。

先抱、再打、起來再抱、再打、再抱,搞定!

總歸而言,抱抱是王道,打打則是催化劑,是啟動起床儀式的基本燃料,又或者說是供品。

有了供品,她起床就會 Happy,那麼我自然也會很 Happy,所以起床儀式是非常重要的。

雖然這樣寫好像會覺得我的女友多難搞,但其實如果趕時間的話直接拿貓掌直接用力開揍,事實上起床也是挺快的⋯⋯

而且我的女友還有許多好處。

我是一個容易焦慮的人——或準確來說,我「可能」是一個容易焦慮的人。

用比較 fancy 的說法,就是我沒有「病識感」,我本人不覺得我有焦慮。但身體慢慢出現狀況、再加上身邊人的提醒,我也「姑且」相信了這個說法。

有問題就去解決,這對我來說非常合理。

所以我開始在晚上睡覺前練習冥想,我看了一些禪修方面的書,學到了一些技巧,像是「數息」,簡單來說就是從一數到十,接著在從一數到十,不停的反覆,慢慢心就會平靜下來,直到後來就會慢慢連數量都忘記,達到忘我的狀態。

但練習的過程中,我總覺得數數,應該要敲個什麼東西才對吧?雖然這似乎是一種不必要的「執著」,但特意忍著不去敲好像也是另一種「執著」?

敲就敲吧,有人規定冥想的時候不能敲東西嗎?

至於敲什麼呢?當然是女友的屁屁啦!

不覺得那渾圓的屁屁和木魚有 87% 像嗎?

身為專業的屁屁,充當木魚自然也是駕輕就熟、游刃有餘的。

所以她會美美的一邊趴睡,一邊享受被當木魚敲的快樂,是一條喜歡當木魚的女友呢~

而身為工程師,我一向講究效率,總覺得幹一件事就能達成多個目的是很棒的事情。而且不知怎麼,敲著她的屁屁,心情確實能平靜下來……阿彌陀佛。

很神奇。

她的屁屁能有效激起我的性慾,同時也能使我平靜下來,所以我為她的屁屁專門取名為——屁屁子,已表達對她的敬意。

我和屁屁子有很多重要的回憶,陪伴著我度過各種喜怒哀樂。

開心的時候?打她!

不開心的時候?打她!

起床打!

睡前打!

沒事都在打打打!

累的時候可以趴在上面睡覺,醒的時候可以靠在上面看電視。

上面的腦袋和我鬧彆扭的時候,只有屁屁子對我不離不棄,不會在親親的時候咬我。

憨厚樸實,任勞任怨,而且還彈性十足!是我最忠實的夥伴!

至於隔壁的雙胞胎奶奶子姐妹花,其實我和她們也有很多故事,這個我之後再說。

⋯⋯其實我也是很想說的,但我剛剛就覺得背脊有點陰寒,不知何時我的頭上就有一個大大的「危」字,而且字樣還越來越明顯⋯⋯

我不確定是為什麼,但我覺得我可能有必要再拿出貓掌來好好安撫我的小祖宗了。

以上。

作者:

大類|BDSMer|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 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